《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8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凝海神色一寒:“小子,你威胁我?”
  “有愔愔在,您就是我必须尊敬的长辈,威胁这种事情永远都不可能发生。”萧晋摇头,“我只是在跟您讲事实摆道理,为了您口中的一个下人,我都不惜得罪本该巴结的您,那您就该相信,不管愔愔将来会不会一直和我在一起,我都将护她一生安稳。”
  夏凝海冷笑:“这么说,你是打算要老子拿脸面来交换喽!”
  萧晋还是摇头:“不是交换,是牺牲,希望您能为了愔愔再牺牲一次。在以往,您是龙朔、乃至江州省金字塔顶端的那个人,但在以后,这个人必然会变成我,而我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胆敢在我的家门口伤害我家人的。
  因此,既然撞枪口上的是您的堂弟,那为了已经成为我身边人的愔愔同样不会被人轻易骚扰,让您损失一些面子并不为过吧?!更何况,我还给予了您一定的诚意补偿,哪怕今后夏家少了夏承福那芝麻绿豆大的产业,您也一点都不亏。”
  夏凝海闻言沉默良久,最后却自嘲一笑,感慨地说:“老了啊!年轻那会儿我也像你一样雄心勃勃,现在年纪一大,下意识的就会想要稳,越稳越好,这样看上去虽然很丢人,但胜在安全。

  小子,人有坚持是好事儿,但该让的时候还是让一让比较好,所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除非你能预知未来,否则,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今天踩在脚下的那个人哪天会不会跑到你的头上去。”
  “谢过夏叔叔教诲,但就像您说的,年纪大了之后,人自然就会向往稳定,既然是迟早的事情,那我何必现在就着急呢?
  当然,我不敢保证自己惹到的人将来会不会爬到我头上弄死我,我只能尽我所能不停步,让自己始终处在足够高的位置上,就算依然不如人,起码也可以让对方多费些劲。更何况,夏承福肯定不在此列。
  年轻是我的弱点不假,可您也不得不承认,它同时也是我最大的优势。”
  “好!”夏凝海重重拍了下桌子,大声道,“就冲你这份嚣张劲儿,老子今天就舍了脸给你扮一把猴子!不过,事后你可得把愔愔给我安慰好喽,还不准占她的便宜,明白吗?”
  “您就放心吧!与其担心我能不能把愔愔安慰好,我觉得您更应该紧张的是,通过这件事,愔愔对我的感情会加深到什么程度。”
  夏凝海脸一黑,颤抖着手指了他一会儿,最终却是颓然一叹:“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牛马;小子,我不想用父亲的权威去逼女儿遗憾,所以算我求你,无论如何,别伤她太深。”
  “夏叔叔您言重了。”萧晋站起身来,总算像个晚辈一样规规矩矩的说,“我可以向您保证:如果有一天我和愔愔分开了,那一定是她自己想通了这一切,平静且平和的与我分手。”
  夏凝海点点头,背着手离开了后院,不像之前那么挺拔的腰背看上去有些佝偻,充满了父亲的味道。

  “先生,能为了女儿不惜把自己的脸面交给您踩,这夏凝海还真是一位让人很感动的好父亲呢!”梁喜春给萧晋端来一杯酒,开口道。
  萧晋呵呵一笑:“他确实是位好父亲,但感动什么的就算了,没见话都还没说完的时候,那张方子就已经被他给收起来了吗?今儿晚上要是没有那张方子,你家先生我嘴里就是真吐出了莲花来,他也绝不会同意被我利用的。”
  梁喜春仔细回忆了一下之前两人交谈的画面,没想起来夏凝海是什么时候收起的药方,但桌子上的那张纸在最后确实已经不见了。
  “果然能爬上富豪榜的人物都不是随随便便成功的,先生您年纪轻轻就可以跟这个级别段位的人你来我往,喜春好崇拜您哦!”

  萧晋差不多已经习惯了这娘们儿时不时拍出来的一句马屁,笑着摇摇头,又正色道:“做好准备,虽然夏凝海答应了我的要求,但他不可能会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他脸的,不出意外的话,过一会儿就该有人来请我去一个相对私密一些的地方,不过也没关系,只要在场的人够分量就行。
  你好好想一下,待会儿要不要亲手报仇?如果需要的话,可以去外面找小钺借一把刀。”
  “刀?”梁喜春吓了一跳,连连摆手,“先生,您别吓我,我哪敢对人动刀?话说,您到底要怎么惩罚那个夏承福呀?”
  毕竟是夏愔愔的生日宴,萧晋不可能一直都在后院躲着,当时间走到女孩儿出生的那个时辰,要发表感言接受众人祝福的时候,他无论如何也得在场。当然,在人群的最后面远远看着就好。台上那个公主一样明艳照人的姑娘已经是他的了,想讨好的话,以后有的是单独相处的机会。

  “萧兄,多日不见,近来可好?”正捧着一块侍者送来的蛋糕大嚼,身旁响起一声熟悉的问候,他扭过脸,就看见了聂逸尘那张帅气的一塌糊涂的脸。
  “本来不怎么好,但看见你之后突然心情很是舒畅,值得浮一大白。”
  聂逸尘愣了愣,紧接着就一脸戒备的往后退了一步。“兄弟,你这话说的可有点儿吓人,通常情况下,能让你心情舒畅的不应该是美女么?”
  萧晋很认真的摇头:“通常情况下是这样,不过最近烦心事实在太多,一般美女已经很难仅凭一张脸就让我开心了。”
  “卧槽!你可别说你玩儿够了女人,想要换口味了。”
  “滚蛋!爷儿就算真对男人有了胃口,也不会看上你这款的。”

  “那你刚才那句话到底啥意思啊?”
  “很明显呀!你长得这么帅,是个男人见了都想抽你,不过再看你三等残废的身高,我们就能立刻大度的忽视掉你的脸,因为老天爷还是很公平的。”
  聂逸尘顿时满头黑线:“你妹的,要不是肯定打不过你,老子非送你俩熊猫眼不可!”
  萧晋哈哈一笑,放下手里吃了一半的蛋糕,擦擦嘴道:“最近公益社怎么样?还缺钱吗?”
  聂逸尘叹了口气:“缺钱是肯定缺的,这个社会上每天都会出现很多需要救助的人,虚假的繁华外表之下全是烂包脓疮,有多少钱都不够的。”
  “喂,逸尘兄,你这可已经算是心存怨怼了哦!我大天朝朝政清明,老爷奉公,百姓安居乐业,纵有宵小作乱,那也一定是境外不安好心的颠覆势力在作祟!哪哪儿都好,就是好,不好也好!”

  聂逸尘一阵无语,摇头说:“放心,我不是来找你要钱的,最近因为走私贩运儿童的那个案子,衙门联系了我们所有的本地公益组织一起参与进去,资金给的很到位。从这一点来讲,确实蛮好。”
  “是嘛!那我就能放心了。”萧晋随口说道,“回头我再往公益社的账户里划一百万,你看着安排吧!”
  知道这货如今的身家,所以聂逸尘也不推辞,朝台上正在抹泪回忆母亲的夏愔愔遥遥举了下酒杯,笑着说:“一起长这么大,这妮子总算是给我带来一点好处,让我抱到了萧兄这条大粗腿,值得干一杯!”
  日期:2018-09-15 18: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