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611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卫生员绰号“蛤蟆”,倒不是说他长得像蛤蟆,而是他的口头禅是“这算啥嘛”或者“这有啥嘛”,但嘴巴有点儿漏风,说出来就变成了“这算哈嘛”“这有哈嘛”,到最后大家都叫他蛤蟆。这只蛤蟆出身于军医世家,小小年纪就跟在爷爷、父亲身边救死扶伤,学到了不少东西。***年,在老山前线,我军跟越军狠狠打了一仗,伤亡相当大,伤员不断送下来,他爷爷连轴转,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一连做了几个小时的手术,最后在给一名胸部中弹的伤员做手术的时候累得昏迷了过去,手术室大乱。这小子那时才十五岁,原本在一帮帮忙递个止血钳啊镊子啊什么的,看到爷爷昏迷过去了,居然自己抄起手术刀,三下五落二就完成了取弹头、清创、止血、缝合,把手术室里的护士们给惊掉了下巴。于是第二年,影子部队招兵,他爷爷把他给送了过去,罗爱国亲自考察,完了对林鹰说:“只要他用冲锋枪能打出一百米内的目标,就把他留下来。”

  用冲锋枪打中一百米外的目标,对于影子部队来说,这样的要求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跟开后门没有任何区别。
  此时,训练已经暂告一段落,一番较量下来,这帮新兵已经对老队员是扁扁的服了。现在大家站成两排,腰杆挺直如标枪,萧剑扬走到新队员面前,打量着那一张张年轻的、还带着一点稚气的脸,仿佛看到了四年前的自己。他沉声说:“我是47,外号幽狼,铁牙犬小队的小队长,现在的中队长。”
  整个小队的新兵无不凛然,腰标挺得更直。
  幽狼在部队,甚至在全世界影子部队这个圈子里,已经是一个传奇。他身经百战,曾与两名仍属于新兵的战友一起与数百名老挝正规军周旋,全身而退,救下数百赫蒙族平民;在海湾战争中,他独力抵挡数名海豹的进攻,杀伤多人然后全身而退;在刚果,整个铁牙犬中队在敌军精心布置的陷阱绞杀之下全军覆没,只有他一个逃出生天,最后潜入美国将中情局总部杀了个血流成河,逼得中情局不得不将出卖铁牙犬中队的叛徒转移到阿根廷,最后被他手刃……这些哪怕是好莱坞最优秀的编剧都编不出来的经历,还有他那骇人的战绩,都让他成为新一代战士心目中的偶像,尽管他不比自己大多少。现在见到自己的偶像了,要在自己的偶像的指挥下作战了,他们当然激动得不行!

  萧剑扬语气温和,并不像其他指挥官那样先给这些新兵来个下马威,他说:“你们的资料我都看了,你们很优秀,每一个人都很优秀,我对你们很满意,欢迎加入铁牙犬中队。”
  八名新兵齐齐扬起右手,向他敬了个极为标准的军礼。
  萧剑扬还礼,礼毕后,说:“加入铁牙犬中队之后,就是战友了,以后就要同生共死了。我们中队的历史你们可能也看过了,我们一直站在战争的最前线,打的是最苦的仗,面对的是最恶劣的环境和最凶残的敌人,伤亡也是最大的。就在三年前,我们中队在刚果丛林里遭遇敌军伏击,全军覆没,我是仅有的幸存者……也许这样的厄运仍然会降临到我们头上,也许下一次,我们连一个火种都不会留下来,这就是我们的命运,你们怕不怕?”

  八名新兵齐声喝:“不怕!!!”
  萧剑扬说:“是的,不怕,我也不怕……我死过一次了,没有什么能让我害怕的。你们也没必要害怕,因为我们部队不管受到多严重的打击,总会恢复过来,哪怕整个中队死得只剩下一个了,这个中队也会迅速重建,没有哪个中队会被抛弃,没有哪支部队会被除名,只要我们国家的热血青年还没有死光,我们的建制永远都是完整的!”
  大家一起鼓起掌来。
  萧剑扬接着说:“这是一条异常艰辛的道路,选择了走上这条路,就等于选择了与死神共舞,死亡总是伴随我们左右,每一次任务,都可能成为最后一次……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存在,没有人知道我们都做过一些什么,我们服役的档案将一片空白,如果我们在国外被俘,国家甚至不会承认!公平吗?不公平,但是,那又如何?总得有人去经历这些,总得有人去扛起这份责任,我们不来,谁来?我不敢妄谈能带领你们百战百胜,我只能说,我会尽我的能力带大家完成任务,并且尽量让大家少流一点血,这是我这个中队长,我这个老兵对你们的承诺,从今以后……”他伸出拳头,看着那些新兵,一字字的说:“我们,同生共死!”

  八名新队员伸出拳头与他击在一起:“同生共死!”
  铁牙犬小队六名老队员也伸出拳头,与新队员重重一击:“同生共死!”
  就这样,铁牙犬小队变成了中队,从七名队员变成了十五名。考虑到那个小队全是新兵,萧剑扬将曹小强和萧鸿飞调了过去,把镰刀和刀锋换过来,队长仍然由山猫担任。他很清楚,曹小强太过鲁莽,萧鸿飞则太过跳脱,这两个都不是当队长的料,但第二小队又需要他们这样的老兵的实战经验,继续由山猫当队长,他们第二小队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向山猫提出正确的建议,这是最好的选择。
  编组完了,就是合练,合练是最好的磨合方式,新兵与老兵在艰苦的训练中一起面对恶劣的气候环境,一起想办法解决问题,一起同甘共苦,没有比这个更能让一批新兵更快地融入集体的了。首先是战术训练,新兵与老兵搭配,老兵在训练中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新兵,也一点点的摸清楚新兵的性格和特长。然后是对抗,这个就有点狠了,大家穿上防弹衣和防弹头盔,真枪实弹地对抗,虽说所使用的子丨弹丨都是减装药,杀伤力大打折扣,可咻咻飞过的时候还是能把你惊出一身冷汗,打在防弹衣上仍然是挺疼的。在模拟对抗中,鹰眼和狼眼这对双胞胎发挥出巨大的威力,他们确实是配合得天衣无缝,鹰眼可以用AWM狙击步枪精准射杀一千三百米内的有生目标,而狼眼观察能力极强,毫芒留意,而且非常有耐心,可以趴在粪水中两天两夜纹丝不动,极少有人能逃过他那双锐利的眼睛。伏兵跟他们对抗,开始几局还能凭借丰富的经验占上风,但很快就只能拼个平手,甚至招架乏力了。他苦笑着对萧剑扬说:“找一对极具狙击天赋的双胞胎来当狙击手,那根本就是作弊嘛!”

  萧剑扬说:“我要的就是这种作弊。”
  紧张的训练中,两个月的时间一晃即过,十月到了。
  十月的新疆,寒风呼啸,大雪纷飞,泼水成冰,河流、山峰、田野、城市……通通都裹上了一层美仑美焕的银妆。对于老百姓而言,今年的劳作到此为止,接下来几个月,他们都将躲在这里,享受今年劳动的成果,不会再干什么了……想干也干不成,这鬼天气不管是采矿还是务农,都是不现实的,工厂倒还是可以上班,只不过早上起床对于每一名工人而言,都是一大酷刑,所以能不出门还是别出门了,好好在家里呆着吧。

  日期:2018-11-26 07: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