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7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算你拿枪对着我,我也绝不相信你会杀我!
  这样的话不可谓不懂她,她也十分的感动,可这依然不是她想要的。
  深吸口气止住泪水,她强笑了下,从萧晋腿上下去,说:“我知道了。你去前面么?刚才我看见了好几位化妆品和娱乐圈的大佬,机会难得,总是要过去认识一下的。”
  萧晋摇头:“我不适合在那样的公众场合露面太久,你要注意,得罪人没关系,但绝不能委屈自己让他们占便宜哦,口头上的都不行!”
  “知道了,那你在这儿呆着吧,我忙完了再来找你。”
  辛冰强忍住马上就要再次涌出的泪水,转身刚要走,萧晋忽然又抓住了她的手。“冰冰,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吧?!”

  辛冰豁然回过头,眼睛瞪得溜圆。“先生你……你说什么?”
  萧晋自嘲一笑,将她拉回到怀里:“对不起啊!是我想当然了。我以为就我身边这种现状而言,如果对你说爱,你肯定会嗤之以鼻,所以一直都觉得只要你心里明白就好,现状看来想法还是太幼稚了些。或许是因为最近烦心事比较多,我不自觉的就把心思转移到了别的地方,脑子变迟钝了,你别怪我。
  话说,以你对我的了解,应该知道我若是没有爱上你的话,又怎么可能不讲理的拒绝去解你的那个谜题呢?”
  “可你从来都没有说过,我不要自己猜,我就要听你说!”辛冰很用力的抱着他,泪流满面。
  “好好好!只要你觉得我的那三个字还值钱,那我就时常说给你听,说到你听烦了都不停。”

  哭了好一会儿,辛冰才松开他,抹抹眼泪,低着头问:“你明天就要回山里了,是吗?”
  听到这话,萧晋心里就是一咯噔,因为感觉好像辛冰是在邀请他,可之前他已经承诺了去沈甜那里当采花贼的,难不成要一个上半夜一个下半夜?虽然很刺激,但那也太无耻了。
  眼珠子转了两圈,他就开口说:“是啊!对了,说到山里,你春节住的那个房间一直都没有动过。”
  辛冰这辈子只爱上过两个男人,前一个还背叛伤害了她,即便再聪明,又如何会是一个花花公子的对手?瞬间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惊喜且不敢置信地问:“你……你是说……”
  萧晋点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的家里永远都会有你的房间。”

  “那、那沛芹她们……”
  “呃……说句可能会让你生气的话,那就是经过了沛芹姐同意的。她只给了我七个名额,山外面的她可以不管,但能住进家里的,除她之外,最多六个。”
  辛冰呆怔片刻,继而摇头苦笑:“我都不知道是该难过还是佩服她的大度了。也罢,身为后来者,又下不了决心离开你,能被接受怎么看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再矫情什么的就有点儿作了。”
  如果是在古代,小妾获得了大妇的承认和接受,确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现在就不一样了,大家都是平等的女人,喜欢一个男人还要经过另一个女人的批准,换谁都不可能不心酸难过。
  “好了,”再次从萧晋膝上下来,辛冰整理一下自己的礼裙,说,“哭了半天,恐怕妆都花了,我得去卫生间补一下。既然囚龙村的那个院子已经是我的家,那今天晚上我就不烦你了,等忙过了这段时间,你得给我几天假期,回家好好休息休息。”

  “当然,你想回家,什么时候都可以。”
  摇摇头,然后俯身在萧晋额头轻轻一吻,辛冰便转身离去。看着女人美好的背影,萧晋长长吐出一口气,对一直站在三米开外的梁喜春说:“看到了吗?即使没良心到我这种地步,依然会因为女人的事情而忙到焦头烂额,你确定你还想搀和进来?”
  梁喜春上前两步,目光坚定道:“正相反,喜春反倒更想搀和进去了。”
  “你果然也不正常!”萧晋无语摇头,刚打算让她去拿杯酒,就看见夏凝海从后门走了出来。
  他挑挑眉,离开秋千椅在最近的一张圆桌前坐下。
  果不其然,夏凝海径直过来坐在了他的对面。只不过他没有先跟萧晋说话,而是看向梁喜春,道:“承福对你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在这里我先向你表达一下歉意,如果有什么可以换得你的原谅,不要客气,请尽管提。”
  富豪榜排第五的大人物竟然会跟自己道歉,这在以前梁喜春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也是在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了萧晋要她以后做事大气一点是什么意思了。若是今后打交道的都是这个层次的人物,再跟夏承福那种low货浪费口水,确实非常的掉价。
  当然,骄傲归骄傲,她不会忘了自己的身份,更不会不知道夏凝海道歉是看在谁的面子上,身为狐假虎威的那只狐狸,就得有狐狸的觉悟。于是她微微弯了下腰,恭敬但不卑下的说:“夏先生言重了,喜春实不敢当,只不过,我是先生的下人,自然一切都应该由先生做主。”
  闻言,夏凝海皱了皱眉,这才把目光转到萧晋的脸上,口气不善道:“小子,你真要在愔愔的生日宴会上把我当猴杀?”
  萧晋淡淡一笑:“夏叔叔,既然您已经猜到了我要做什么,还说这样的话,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无论如何都要保夏承福了?”
  夏凝海双眼一眯,整个人气势也变得危险起来。“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萧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推过去。“这是一个治疗心疾的古方,对心绞痛和冠心病有非常好的疗效,原本我是打算拿它做海雅进军医药市场的先锋的,现在,如果夏叔叔有兴趣,那它就是您的了,与我、与海雅都不再有半毛钱的关系。”
  认识那么久了,夏凝海当然不会怀疑萧晋会在药方这种东西上吹牛,这小子说疗效非常好,那必然一定非常好,以凝海药业如今的名气,稍加宣传推广一下,利润以亿计轻轻松松。
  手掌拍了拍那张纸,他叹了口气,说:“承福打了梁小姐,确实应该受到惩罚,但你竟然拿出了这么重要的东西来平息我可能的怒火,显然是没打算轻恕了他。萧晋,我不同意你和愔愔的事情,从一开始到现在都不同意,可那丫头对你的喜欢却是毫无水分的,即便你对她的感情没有那么深,也能舍得为了一个下人就让她在生日这天如此难堪?”
  “这不是舍得不舍得的问题,夏叔叔,您把这件事的因果关系搞错了。”萧晋面无表情的说,“夏承福伤害了我的身边人,那他就必须付出血的代价,您真要怪,就怪他正好姓夏,或者怪自己只知惠泽族人却不挑人品吧!至于愔愔那里,我想她一定能够理解我,因为如果当事人换成了她,我会做的更加暴烈。”
  “放屁!有人欺负我的女儿,哪里轮得到你小子出手?老子就先把他给碎尸万段喽!”
  萧晋微微一笑:“说句不敬的话,您总有没办法再把人随便碎尸万段的那一天。无论您承不承认,迟早有一天,您都得把保护愔愔的任务交给一个有能力护她周全的人,目前来看,我是最合适的人选。”
  日期:2018-09-15 06: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