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509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贝拉拉翻了翻白眼,切下一块牛扒放到嘴里咀嚼完咽掉,又将餐具放下,这才低声说:“你要这么说,我又想扇你耳光了,”说完竟然真的抬手要打人,吓得李沧海连忙躲闪说别别。
  见李沧海滑稽的样子,贝拉拉又低声笑了起来,笑完了才说:“我告诉你吧,就俩字儿,真实,”说完便直勾勾的看着李沧海。
  李沧海听了很是疑惑,一边吃一边问:“什么意思?真实也算优点?大街上那么多男人,连收破烂儿的都挺真实的,她怎么不喜欢?”
  贝拉拉皱着眉指了指李沧海低声却严厉的说:“把食物咽了再说话”,说完又翻了翻白眼,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想了一会儿才说:“陆颖和我,条件都还算凑合吧?是不是?说完她也不等李沧海的回答,又自顾自的翻了翻两家的背景,以此来证明自己和陆颖都是优秀的女人,看那样子,倒不像是在吹牛,说完家世,贝拉拉又说,你知道女人太优秀了,其实不是好事,不管是内在条件,还是外在条件,且不说自己的眼光高了,就连男人,看你的眼光也变了,屌丝吧,看到你优秀了,他自己先自卑了,根本不敢奢望,自然也就不会往你身边靠,赶上那一个两个没脸没皮的,女人又觉得他动机不纯,当然也轻易看不上,所以青蛙上了公主的事,也只有在童话里才有,即便是童话里,青蛙最后不也成了王子嘛?这说明古今中外的人在潜意识里都是讲究门当户对的,是不是?说到这儿,贝拉拉又切了口牛扒塞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说,真正优秀的男人倒也有,要么老了要么被占了,再说了,就算单着,哪儿那么容易就遇得上?所以,越是优秀的女人,越是容易剩下,真的。”

  李沧海见贝拉拉刚说完自己,便也边吃边说,笑着指了指她的嘴说:“你不是说吃东西时不能说话吗?”
  贝拉拉翻了翻白眼,骂了句闭嘴,又接着说:“说到底呢,陆颖也算是找到了归宿,挺好的,再说你吧,虽然有点土鳖,但是你真实,对对,还有,自信,当然了,见到优秀女人,你不自卑,这一点难得,不过呢,有本事的自信,是优点,没本事还特么瞎自信,就是装逼了。”
  李沧海听得云山雾罩,不知道这一通道理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便默默的把食物吃完,抬眼看贝拉拉,才发现她面前的牛排只动了两口。
  俩人结了账出来,李沧海又主动帮贝拉拉打开车门送她上车,又一直把车开到她家楼下停好,这才发现该道别时竟然有一丝不舍,便沉默下来,只是贝拉拉也不说话,车内的气氛就变得尴尬起来。
  想了好大一会儿,李沧海突然想起什么,可刚哎了一声却听贝拉拉也哎了一声,便笑着说:“你先说吧。”
  贝拉拉却霸道的说:“不行,你先说。”

  李沧海哦了一声,笑着说:“我把合同忘在你家茶几上了,要不你帮我拿下来吧?”
  贝拉拉笑了笑说:“要不你一起上来吧,省的我下来了,顺便喝口水。”
  李沧海嗯了一声说“也行”,便又一起下车,进了大门儿。
  进了电梯,依然是沉默,贝拉拉却一直看着李沧海,见他面无表情,却又像是深藏不露,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小子,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贝拉拉话音未落,电梯门打开,李沧海抬手帮她扶住门框,笑着说:“被你看出来了,要不我下去?”谁知话音未落,却被贝拉拉一把拽住领口,拉出了电梯。

  进了门儿,李沧海拿了合同准备离开,却发现贝拉拉一直倚在门框上看着自己,便又故意翻了翻合同,想等她站到一旁再去开门。
  贝拉拉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总觉得他看似土鳖却透着不同凡响,看着衣冠楚楚却带着一股邪气,她突然在心底冒出一个词来,“衣冠禽/兽!”她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的想笑,脸上不自由自的便带出了笑容。
  李沧海想离开,却见贝拉拉靠在门框上堵住了门,脸上还带着一股莫名其妙的笑容,顿时感觉心里没底,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被她嘲笑,便挠了挠头说:“不早了,你早点……”谁知休息二字还没说出口便突然听贝拉拉说:“吻我!”
  “啊?”李沧海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呆呆的看了看贝拉拉,却见她坚定的看着自己,又说了句吻我,那两个字如此清晰,不容置疑,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贝拉拉推了李沧海一把,将他抵在对面的墙上,低声骂道:“你特么的是不是男人?我让你吻我。”
  李沧海哦了一声,又左右看了看,将合同放到旁边的鞋柜上,这才试探着把嘴迎了上去。
  贝拉拉的嘴唇有股香甜的味道,想必是牛扒掺杂着唇膏带来的效果,那味道虽然复杂,却令人难忘。很多天以后李沧海还问过贝拉拉,那天你没怎么吃东西,是不是故意的想给俩人的初吻留一个美好印象,却被贝拉拉骂了一句滚蛋。

  开始的时候,李沧海有些不知所措,双手仿佛无处安放,过了一会儿,却被贝拉拉抓住,放到了她的后背上。当李沧海的双手触碰到贝拉拉后背的时候,他在脑海深处也闪出一个词:“肤如凝脂。”
  贝拉拉的肌肤极为细腻,大概是整晚暴露在外的缘故,她的后背凉丝丝的,那细腻的质感加上清凉的温度,会让人误以为抚摸的是丝绸,那种感觉让李沧海兴奋异常,瞬间便来了兴致。
  贝拉拉也感觉到李沧海的兴致,却一把推开他,蹬掉高跟鞋朝楼梯走去,站在楼梯口又转身魅惑的朝他眨了眨眼,勾了勾手指,这才笑着上了楼。
  李沧海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人,被她弄得神魂颠倒的,便也蹬掉鞋子,迈步跟了上去,心想今天就是龙潭虎穴也得闯进去瞧个明白,否则恐怕要抱憾终身了。

  贝拉拉上了楼,进了卧室,见李沧海出现在门口,心满意足的笑了笑,抬手拿去脑后的夹子,那如瀑的长发便瞬间垂了下来,显得越发的妩媚动人。
  李沧海呆呆的看着贝拉拉,见她轻轻的将肩膀上的两根带子剥落,失去承载的礼服在重力的作用下滑过柔嫩的肌肤,瞬间便滑落在她脚下,那修长白皙的身子就这样站在那一滩漆黑的礼服之上,就像一个白胎的花瓶一般。
  贝拉拉再一次朝李沧海勾了勾手,示意他过来。李沧海便真的过去,抱着贝拉拉滚倒在床上。
  完事儿后,贝拉拉气急败坏的骂道:“妈的,好久没这么爽了”,说完便四仰八叉的看着天花板发起呆来。

  李沧海一向觉得贝拉拉是个时尚优雅的女人,今天坦诚相待才发现这个女人也是个性情中人,顿感人不可貌相,外表的乖乖女指不定也有一颗女汉子的心,此刻见她仰面躺着,便笑着说:“你爽了,是不是该我了?”
  贝拉拉翻了翻白眼说:“随你的便,反正我爽了,你乐意就上来,没兴趣就滚蛋。”
  李沧海被贝拉拉这一席话搅扰的兴致大减,皱了皱眉也仰面躺下,好像真是没了兴趣,便默默的想,按贝拉拉的想法,自己是不是该滚蛋了?
  过了一会儿,贝拉拉捅了捅李沧海问道:“唉,那合同呢?”
  李沧海扭头看了看她说:“楼下呢,怎么了?”
  “撕了吧,”贝拉拉有气无力却极为坚定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