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787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了以后点头说好,的确是,陈三刀的性子也是颇为古怪的,他怎么会接受雨的帮助呢?
  我说了一声谢谢,雨笑了笑,随后语气带着歉意的继续说道,“其实陈三刀前辈找过我一次,我算是受宠若惊了,他问有关你的情况,抱歉了,我全部说了,”
  我一愣,这没什么啊,我道,“你顺便说行了,我又不会介意。”
  “我知道,所以才说的,我听得出来,他很想对你母亲亲口说抱歉,他也想你回去看看他。”雨的声音轻了下来。
  我沉默了,这怪不得他,如果当时不是他,可能我母亲要死了。
  我犹豫了一下问,“他身体怎么样了?”
  “可能不太好,”雨缓缓说道。
  我再次沉默起来,陈三刀有一百多岁了,次我看到他了,感觉他瘦到不行了,那他还有多久?还能不能等到我母亲出来?我不知道。
  雨没有再说什么,挂断了电话,我在屋子里面转悠了半天,陈家有难了,我要不要回去一趟?
  想了半天,还是等雨给我打电话然后再决定吧!

  自己我不知道想了什么,到了晚了,去村口吃了一个快餐我回来了,不过远远的看到我店门口有个人影,我心诧异无,谁过来找我了?
  第七百四十一章谢家
  心很好怎么会有人在店门口等?毕竟店我都不知道关了多久了,不管村子里面的人与附近的人都基本以为我不做了,怎么还会有人等?
  而且还等得这么凑巧?

  我快速的走了过去,刚目光一凝的想看清楚,发现这人影一闪的消失不了了,我自然诧异无了,能有这种速度的,当然不是人了,绝对是鬼魂。
  一瞬间的时间,我也没看清这鬼是谁,甚至男女我都不知道,我无奈起来,只能走到了这只鬼站的地方,目光注入气的四处一看,发现四周的鬼气已经散开了,说明这只鬼已经走远了。
  我沉吟了一下,只能回店里面,仔细的看了一下,没有任何东西丟,其实除了地下的那前世给我的酒,其余的倒真没什么好丟的。
  心疑惑起来,我回房间躺在床睡了过去,一夜无事,晚睡觉的时候我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鬼气,应该多半已经走远了。
  这算是有点怪了。
  早醒过来之后,我听到了外面有汽车的声音,随即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张强的,我没接,赶紧洗刷了一番出去了,果然看到外面停的是张强的车。

  我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他递给我一份早餐,我接下来吃,不过他今天居然没有把形影不离的母鸡带出来,让我愣了愣。
  张强一脚油门的带我出村子,他笑了笑道,“给她找了一点丹药吃,看能不能让她先说话了,以后没有那么无聊。”
  那难怪了,不然这母鸡太粘人了,怎么可能舍得离开张强?
  不过这母鸡才一年不到的样子吧?可以开启灵智了?张强也是好手段了,我暗自吃惊,倒是让这只母鸡开口说话了,估计她也是搂着张强说着鄙夷我的话吧。
  想想我觉得无语,这只能说明情人眼里出西施了。
  不过想起昨晚有鬼到我店门口的事,我简单的说了一下,张强有些诧异了,“有这事?平时我特别注意了一下,应该没有什么鬼怪敢去你们店里面的,放心吧,我管这块地方,谁还敢偷你们家东西?”
  听他这么说我松了一口气,也是,有张强在我怕什么?
  我不知道张强让我做什么,不过我也没有问,因为他也没有朝别的地方开去,而是直接回他的捞尸船。
  我和他了捞尸船,他开船朝一个方向而去,我则是盘坐在船板呼吸吐纳起来,我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应该也几个小时吧,感觉张强的船停了下来,我睁开了眼睛。

  是一个简单的轮渡边,张强将船停好,他带着我下去了。
  我以为他直接会带我去别的地方,没想到岸边已经有人开着豪车来接了,张强看到之后,轻声在我耳边说,他老朋友遇到了一点事情,要找他帮忙,他推脱不了,只能过来这里。
  我微微点头这没什么。
  来接我们的是一男一女,其男的开车,这男的是一般普通面相,是司机,而这女的不同了,算不好看,但一脸的富贵之相,这种面相面相让我吃惊,这女人家族肯定有很多钱。
  张强介绍了一下,这女人叫谢会英,她微笑的伸手,“第一次见到大名鼎鼎的李天李长老,幸会幸会。”
  我尴尬的合她握手,算是认识了。
  张强笑了笑,我们车,对于让我们来做什么,这女人只字不提,只是微笑的在说着家常的事,好像让我们过来是放松心情,游山玩水一般,这让我颇为诧异了,这女人情商不是一般的高啊!
  车开了挺久的,大概一个多小时,居然是直接往深山里面去了,不用这谢会英介绍,我也知道这深山应该是被他们买下来了,不知是我鼻子敏感了还是什么,车开进这深山没多久,我闻到了一股独特的香味,好像是特殊的药香。

  这让我好这谢会英的家族是做什么的了。
  好在张强看我一脸好,则是笑着说这谢家是药世家,阳间近一半的各种草药都是他们家出的,我听了以后惊讶无了,这样某种程度算是垄断了,难怪,这谢会英面相看去那么有钱了。
  谢会英自然一丝异色也没有,不过嘴角还是翘起,一抹自豪还是在她脸浮现而出了。
  这时候,车停了下来,谢会英先下去打开我们的车门,然后客气的说了一句请字,我和张强互望了一眼,纷纷下车。
  走进这谢家的屋子,算是较低调的豪宅了,占地面积十分大,有点宫殿的意思,我算是见过不少豪宅,对于这些我算是见怪不怪了。
  谢会英带我们进去后,直接带我们到了一个房间前,她敲门说了叫了一句爷爷,他们来了,里面传出一声气十足的声音。
  随即谢会英将门打开,说了一句请,我和张强自然走了进去。
  里面有一名头发全白的老者看着我们,这老者我一眼看出了绝对超过百岁了,更关键的是,他是一个普通人,不过是福运异常好之人,所以才能活如此之久。
  而且他命宫之有一缕愁容,这抹愁容色微微发黑,说明他真的遇到了什么难事了,而且还是一个大麻烦的事。

  他命宫之虽说有愁色,但并不影响到他其他的命气,我可以清晰的看清楚有一缕积压在他面相很久的命气,居然有种即将溃散的兆头,也是说他的竞争对手可能要出事了。
  这对他来说本是好事,不过居然是这即将散去的命气转化为了愁色,这一好一坏的事居然有联系,这让我神色一变了。
  瞬间的功夫我已经分析得七七八八了,这老者也看出我看出了,所以对我微微一笑,我自然回礼。
  谢会英招呼我们坐下来,张强笑着和老者客气的几句,也让我直接叫谢老行了,然后开始说正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