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599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任前行腆着老脸,嘿嘿一笑道:“肖所长,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清楚,洪隆市十六所中学,其中六所市重点,我们一中排第一,离省重点还差上一些,这几年四六九中搞自主招生,又是威逼又是利诱,挖了这么多好苗子走,到最后还不是给玩坏了。一本录取率不足百分之十,二本不到百分之四十,落榜的一批接一批,我们一中从来没有去挖过谁,但是复读生愿意来我们高中复读,这可不是名声两个字能概括的。要说功利,我们一中是最不功利的好吗?用个现在比较时尚的词叫什么来着……佛系,对,就是佛系!”

  听着任前行诉苦,肖剑面不改色地说道:“他们怎么做是他们的事,你们坚持得很好的东西为什么要改变呢?”
  任前行摇摇头道:“不改不行了,我们学校没鼓励方式,其余的学校教不出来,大量的学生已经开始前往省里就读,省里的教学条件太好,给的鼓励方式又多又吸引人,我们学校的这些举动只不过是为了保住洪隆的本地生源。为了不违返规定,我们才决定在私立学校当中实行这种模式,就算是功利,也算合情合理吧。”
  肖剑摇了摇头道:“不对不对,你们这种行为啊,叫以暴制暴,他们已经不对了,你还以同样的方法来施行,这不是错上加错吗。你再想想,为了一个地方的教育繁荣,就像吸血鬼一样把周围的养份全都用来供给自己,这种行为说小了是自私,往大了说就叫好大喜功!”
  任前行脑子“嗡”地一声,肖剑这话雷得他都耳鸣了,这狗曰的还真是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啊!任前行当了这么多年校长,从来没人说过他自私,更没有人说过他好大喜功。在任期间,他给自己至少能打九十分吧,现在到了这个肖剑的嘴里居然变得这么不堪。
  想到这里,任前行一口老血哽在喉头,气得全身发抖,咬着牙关子,颤声道:“肖所长,你这话……说过了啊!”

  肖剑摆了摆手,说道:“任校长,我这人说话可能有点难听,不过却是事实,你把区县乡镇的好苗子都拔了,有没有想过,会直接造成一地的教育生态的崩塌,你倒是肥了,可是当地呢,越来越穷,越来越落后,伤筋动骨的后果谁来买单啊?”
  任前行的嘴唇气得发抖,脸色发青,这模样感觉再继续下去,就得打急救电话了。
  苍妙一见势头不对,狠狠地瞪了方长一眼,这死家伙一口抽了两根烟,连个屁都不放,再这么下去,救护车估计都省,怕是直接拉火葬厂了。
  于是苍妙赶紧劝道:“任校长,你先别上火,肖所长有他的考虑,立场不同,意见自然是很难得统一的,只要大方向没错不就可以了吗?”
  肖剑眉头一皱,淡淡道:“小苍,在这个问题上我还是得批评你两句的,丁是丁,卯是卯,一码事归一码事,这种原则性的问题可不能和稀泥,这也是我最反感的态度。”
  “嗨,肖所长过了,这事没必要上纲上线,你给任校长扣上一顶好大喜功的大帽子也就算了,怎么还给我贴上块和稀泥的招牌啊,这一点我可不服气啊!”
  苍妙这话虽是音娇声媚的,可是方长却知道这女人是跟肖剑已经呕上气了。

  其实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人家只不过是看你们快撕起来了,所以来拉个架,肖剑连拉架的也怼,这的确有点说不过去了啊。
  方长本来想看看任校长和肖所长能撕成什么样子,可是这才没两个回合,任前行的脸就胀成猪肝色了,再这么下去,可能有爆血管的危险。
  所以,方长也不敢再放心大胆地看戏,只得提前介入!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句话不管什么时候拿出来用,都不过时。用来形容肖剑的为人和遭遇,十分的贴切!
  任前行已经气得不行了,再这么下去,他的心脏就快受不了啦。

  结果方长还没有说话,肖剑眼一横,瞅了他们所有人一眼,接着说道:“大家坐在一张桌子上,有不同的观点我肯定会直说的。任校长这法子的确有点恃强凌弱的感觉,小苍呢,你不该把这些事就轻描淡写地带过去。你们也不是不知道,现在的官场……得,这事我就不好在这里多说,反正你们得知道我的立场,私立中学,已经批下来了,自主招生你们可以搞,声势也可以造,但是你们得摸摸自己的良心,如果把人家的根都给绝了,这得是多缺德的事情啊?”

  “这怎么……怎么就变成缺德的事情了呢?”任前行双手撑在椅子的左右扶手上,屁股下边就像搁了钉子,让他怎么都坐不住,因为这时候,他是真的想跳起来骂娘啊。
  越往下想,任前行就越想不过,血压上来了,不住地翻着白眼,一把捏住自己的胸口,感觉快抽了。
  再看苍妙,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一张脸铁青,多余一句话都不想说,暗道,说,你接着说,你特么最好把任前行给气死拉火葬厂去,看看法院会不会判你个故意杀人,这真是一块特么的千年茅坑里的石头啊!
  就在这时,方长的手掌轻轻地摁在了任前行的肩膀上,淡淡地说道:“校长,你先冷静一点,让我跟肖所说两句。”
  任前行都快哭了,指尖在肖剑面前晃,“你来,小方,你跟他讲讲,我这脑子转不动了,快死机了,真是没法交流啊。”
  教了一辈子书,能言善辩,几个回合就被人怼得无言以对,任前行恨不到买块豆腐给撞死。
  方长看了看苍妙,示意她冷静一点。
  肖剑这人说话要是好听,要是会跟人打交道,他不至于被人孤立了十几年。在这样的环境下,他坚持自我是一种好的品德,也是一种病态,俗称偏执。
  要对付这样的人,你就是拿刀架他脖子上承认他不愿意承认的事情,他都不会服气,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闭上那张臭嘴,怀疑人生。
  方长欣赏肖剑,并不表示认同他的价值观。

  当方长两眼认真看着肖剑的时候,方长说道:“听说肖所长当年考上大学是全村的希望,也是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怎么不回到自己的老家所在的县市去任职,而要留在洪隆呢?”
  肖剑一愣,紧接着说道:“我们这种性质哪有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自由啊?”
  “有的,如果你愿意去支教,打一份报告,分分钟让你回老家,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多年来你受尽排挤,被孤立,被人打了无数次的小报告,你没辞值,也没有远离这个圈子,似乎病态地享受着他们对你的精神虐待,你图什么?”
  无语了,肖剑真的无语了,好像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他吧。

  而且就连肖剑三更半夜因为压力大坐在床头哭,他都没有想过要离开这里。此时被方长点破的时候,肖剑开始有点挂不住了。
  方长冷冷道:“刚才你自己说的,坐在一张桌子上,有问题就当面拿出来讲。我现在就跟你讲,你的上级你的同事他们讨厌你远离你、孤立你,并不是因为你本身的不合群,而是你这人做人做事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你的虚荣心其实也是很强的,不然的话你为什么不敢回老家去?好,不说回老家,你为啥不敢把你妈接到洪隆来呢!”
  看到肖剑的脸一抽,方长也没有停的打算,继续说道:“虚荣就不说了,人人都有。再说说你刚才说任校长自私,其实你也很自私啊,你把自己都结扎了,就是为了将来不喜当爹,你想没想过,你才不到四十岁,四十岁的正处有多吃香,你不用多久就要面临二婚,难道就准备无后一辈子吗?”
  “我可以做梳通恢复手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