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591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九一八之后,鬼子效仿曹操挟天子令诸侯,扶植另一位败家子溥仪成立了满洲国,再把天阳改成了奉天。
  在那一个乱世的年代,无论是张学良还是溥仪,都是天地珍珑棋局的一枚小小棋子,根本由不得自己。
  两位曾经都是叱咤风云,威赫神州的第一人,也都曾经是数得着的败家子。
  两个人的人生轨迹非常的想象,包括后半生。
  而且,两个世纪败家子都得到了善终。
  1927年的时候,张学良第一次见到溥仪、以京榆地区,卫戍总司令的身份按照老爹的吩咐向已经什么都不是的溥仪行了三跪九叩的君臣大礼。

  毕竟当年张作霖在做胡子的时候,受了满清政府的诏安才由杂牌军变成了正规军,继而做到了东北王。
  他对爱新觉罗家族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感恩之情。
  不过张学良在给溥仪三跪九叩起身之后,张学良就对溥仪态度有了变化。
  “你已经不是皇帝了,你的王朝也已经覆灭了,不要在做你的春秋大梦了。”
  除了告诫溥仪不要妄图想着什么复辟之外,张学良还对溥仪说,好好经营下说不定将来也能做竞选个总统来做做。
  那一年,张学良25岁,溥仪20岁。
  再后来,张作霖被炸死,鬼子想扶植张学良起来做皇帝,并要东北独立,被张学良拒绝,继而宣布归顺石头城。
  无奈之下,鬼子找到了溥仪。
  溥仪正愁没地方去,也就跟小鬼子一拍而合,各取所需。
  天辽省的博物馆保险库里边,一大摞的珍贵的镇国之宝一件一件的在金锋的跟前展开。
  南宋宋高宗赵构、马和之一起画的《唐风图》。
  唐朝周昉《簪花仕女图》。
  北宋无名氏《虢国夫人游春图》。
  赵孟睢逗煲侣藓和肌贰
  文天祥《木鸡集》序言!
  其他的沈周、文徵明、董其昌、王蒙一些巨匠作品也一一在金锋跟前展开。
  “金委员,本馆馆藏还行吧。啊……”
  “可入得了您老人家的无敌神眼?”
  天辽省博物馆馆长付良德眯着眼睛嘿嘿嘿的笑着,指着一摞画说道:“小白楼上的精品、还有大栗子沟遗散的名画,一半以上都在我这里。”
  金锋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看着眼前文天祥的亲笔手迹,鼻息都在加重,把付良德完全当成了空气。
  “除了故宫和国博,没谁能有我这齐全。”

  “您老人家可还看得满意?”
  “给个五星好评怎么样?”
  付良德可不在乎这些,上杆子的巴结着金锋,那副样子让曾子墨都起了鸡皮疙瘩。
  金锋轻哼一声曼声说道:“少说那些没用的。”

  “借你《女史箴图》你都守不住,你还好意思要好评。”
  一听到这话,付良德就炸了毛,一下子变了颜色,恨恨咬牙切齿,一幅要吃人的模样。
  六幅女史箴图那是金锋赢来的,当初全国各省博物馆老大来找金锋扯皮要利息,
  金锋就把女史箴图就借给了天辽博物馆展览,为期六个月。
  当初金锋可是拿了人博物馆的鸭形玻璃注上了场煮了开水的。给点利息天经地义。
  本来这六幅女史箴图已经交给了付良德,结果展览了没多久。鲍国星、王振虎几个人就杀了过来,一纸文书丢给付良德就把女史箴图强行带回了天都城。

  这六幅女史箴图是夏鼎指名点姓要金锋捐的。
  本来已经说好,凡是金锋借出去展览的东西必须等到展览到期之后再交给夏玉周。
  结果,付良德只展览了一个月没有就被夏玉周一纸公文给收走了。
  说起这事来,付良德那叫一个恨字了得。
  “暧,神眼金你这就不仗义啊。合着你在那老狐狸跟前还不是一样的吃瘪咋地。”
  “说到这儿了,我就跟你好好说道说道。老祖宗钦命遗嘱传位给你,你倒好,撂挑子不干了。”
  “现在来说风凉话!有意思?!”
  “有意思不?”
  金锋半垂眼皮,轻轻一哼。
  又看了几件从天阳城朗博借来的几件珍宝,金锋在心里也有了答案,对那些尚未修复的字画充满了期待。

  天阳城朗宫是爱新觉罗初期的皇宫,占地不过一百来亩。
  里面藏着四百多件溥仪当年逃走时候带在身上的珍宝,件件都是稀罕物件。
  看见金锋要走,付良德可不干了。
  自古以来混博物馆的主那就没一个省油的灯。
  神眼金你把咱的镇馆之宝全都看了个精光,还亲自上了手掌了眼,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了?
  做梦!
  要知道,这些镇国之宝的字画和物件儿,就算是现在的总顾问夏玉周来了也他妈甭想瞅一眼。

  你神眼金是朋友是哥们,咱们对战友那就是春天般温暖。
  可这三四个温暖过后,你总得有点表示吧。
  啊!
  总得题个词留个影签个名啥的。

  什么?
  你什么都不留!?
  那对不起,你,走不了!
  就算你带着老战神的孙女,大神兽子墨大小姐也走不了。
  早就做了无数后手的付良德好不容易逮着神眼金自投罗网,岂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了他。
  天赐良机,千年一遇呐!
  吃大户、打土壕了啊!
  壕无人性的神眼金,这回不出点血,我们就跪死在这里。
  嘴角一努,早就准备好的大戏立马开演。
  先是一帮子衣衫褴褛的维修部的老货们拦住了金锋又哭又闹耍无赖,跟着一帮小阿姨们围住了曾子墨玩起了上吊。
  “子墨小姐,我们天辽博物馆条件真的是太苦了啊……你也看见了……”
  “金锋金大师,帮帮忙,修修那些玩意儿把,那可是明代的古画,都要碎成渣了。”
  “金委员,你就忍心看着我们天辽博物馆的这些镇国之宝一天天烂下去?”
  几十号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那叫一个凄惨,那叫一个声泪俱下,哭天呛地。
  曾子墨还真没遇见过着这种阵仗,也是被惊得不轻。
  反观金锋,却是一脸的云淡风轻。就坐在花台上抽着烟喝着茶,任凭你们说破天就是不张口。
  付良德虽然名字有两个良德,可跟黄冠养、沈玉鸣那一伙来都是一个鸟样。
  为了珍宝,什么手段都能使得出来。
  墨迹了半个多小时,一向稳重如山的曾子墨都有些手心冒汗。

  金锋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勾勾手指让付良德到了跟前,低低说了一句话。
  “给你两个选择。”
  “一,借你件珍宝让你展览十年。”
  “第二……送你一个一等功。让你一飞冲天。”
  说完这话,金锋拉着曾子墨分开一条路直接往外走。留下一脸呆逼的付良德原地石化着。
  等到走出博物馆正要上车,付良德一路狂追而来,紧紧揪着胸口上气不接下气,满脸惨白跟着金锋上了车。
  这一天的中午,阎家两兄弟的事爆雷,整个神州古玩界、收藏界、黑的白的灰的顿时掀起了十级大地震。
  特科的精兵强将尽数汇集天辽省,天上直升机大飞机,地上越野车,海上大快艇。
  满世界抓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