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2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也遭遇**,严重的**!”李局声嘶力竭喊道,不知老师们抗议声太嘈杂,还是对方信号不好,话筒里传来“嘟哮嘟”的声音。
  “市教育局被包围了。”挂断电话,齐垚回报道。
  方晟正站在鄞坪山脚下的鄞坪河边,双手叉腰眺望宽阔的河面和远处雾腾腾的水汽。
  “**说过秀才造反十年不成,让他们闹会儿,把心里的怒气发泄掉就好了。”他不经意道。

  齐垚惴惴不安道:“闹得很厉害呢,郑市长差点犯老毛病,连吃三颗药才压住。”
  方晟没搭理他,径自沿着河边走了几百米,道:
  “两百三十米河宽仿佛天然屏障,隔断了鄞坪山与外界的联系,自古华山一条道,难怪花神村村民牛气冲天,开出苛刻条件。”
  “吴郁明和花神村代表快要到了。”齐垚不知市长是真不着急还是故作镇静,站这儿天马行空谈风水,又是擦汗又是看表提醒道。
  “嗯。”方晟泰然自若应道。

  卓伟宏的工程队炸掉乱石岗后,也把花神村村民们炸醒了,仿佛看到一条金光大道铺在眼前!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村民们连夜搭起路障,向过往工程车收费:每辆车每进一次山趟10元,返回也是10元!
  并肩在河边走了一段路,吴郁明道:“很想借机将鄞坪县领导班子大换血,就怕常委会通不过。”
  方晟摇头:“就这帮人,这种落后保守理念,谁上台都一样。”
  “你想参照筹建市招商局的做法,引进外地人才?”
  “能引进多少?数量多了人家会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指责我们刻意打压本地干部。”
  吴郁明感叹道:“对,我也担心这个问题,鄞峡干部百分之九十五是本地人,大量具体事务还靠他们做。你说,怎么改善目前的困境?”

  “首当其冲要改变当前常委会权力结构。”方晟说出这段时间以来深思熟虑的结论。
  吴郁明停住脚步,默默看着波澜不兴的河面,良久道:“方晟啊方晟,假以数日咱俩成为敌对面咋办?”
  方晟不明白他为何这会儿提及如此敏感的话题,似乎跟刚刚默契无间的气氛不合拍,直接问道:“吴书记此言……从何说起?”
  “因为我苦思冥想了这么久,结论跟你一样,又是一次英雄所见略同,”吴郁明苦笑,“作为搭班子的伙伴,我感到庆幸;但有朝一日互为对立面呢,我有毛骨悚然之感。”
  “咱俩都会避免那种局面出现,对吧?”

  “政治,有时候身不由己,咱俩所做的一切也不完全是自己的意愿,你认为呢?”
  方晟沉默良久,道:“你熟悉于铁涯吗?”
  “以前接触过,没有深交。”
  “于铁涯、邱海波等人从京都空降后,在黄海跟我相处很不愉快,最终结果……表面看我笑到了最后,其实去年我才知道,梧湘本来打算直接提拔我任县长,因为上演那一出,任命书变成常务。滑稽的是,上个月我又跟于铁涯一块儿喝酒,还答应帮他办事儿……”

  “我懂你的意思,”吴郁明颌首道,“咱俩虽不可能成为至交朋友,但一定不能反目成仇,否则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
  方晟顺势将话题拉回正轨:“常委会的事,你打算找哪位省领导?”
  “一同去省城,我找肖挺,你找何世风,回报咱俩在常委会遭到抵制、多项决策无法推行的情况,倒逼省委动手!”
  “打算拿几个?哪几个?”
  吴郁明摇头叹息:“顶多两个,我猜一个的可能性更大——省委看待鄞峡市委班子的心情,就跟咱俩看待鄞坪县委班子一样,既想痛下杀手又投鼠忌器。”
  方晟目光闪动:“挑哪个杀鸡儆猴,省领导或许会征求咱俩的意见。”
  “从战略角度讲,斩掉成槿芳最有威慑力,可惜行不通,”说到这里吴郁明灵光一闪,“咱俩各在手心写一个名字,看看是否差不多。”
  方晟正想摸摸吴郁明的底,爽快答应,两人分开数米各自沉思几分钟,然后慎重地在手心写了个字。

  两只手缓缓摊开,赫然写着同一个字:马!
  组织部长马天晓这一霎间就注定悲摧的下场。
  “出于什么考虑?”吴郁明问。
  方晟道:“相比本土派,成槿芳和郜更跃的威胁更大,一方面上面有人撑腰,一方面贪婪妄为,吃相难看。选马天晓下手有两个因素,一是他并非张泽松嫡系,而是主动攀倚成槿芳,张泽松犯不着为他跟肖挺、何世风翻脸;二是组织部长位置太重要了,直接影响咱俩很多人事方面想法,把他换掉等于斩断成槿芳一条胳臂。”
  “这样成槿芳在常委会里只剩下她和耿大同两票,无力翻身;而本土派经过经敲山震虎也应该尝到咱俩的厉害,估计会收敛一段时间。”吴郁明沉声道。
  “所以,咱俩去省城的消息要广而告之。”

  “明天动身?”
  “没问题!”方晟说着转身给站在远处的齐垚打手势。
  “这么急赶回去,不一块儿上山看看工程进度?”
  方晟笑道:“老教师们围攻教育局,郑拓被困在里面寸步难行,该是出面收拾残局的时候了。”
  吴郁明根本没问采取什么措施——那是市长的份内事,书记问了有干预之嫌,这点吴郁明很拎得清,而是笑了笑,道:
  “跟在你后面,人家郑拓也蛮为难的。”
  “左右逢源的结果将是左右都得罪光,最终孤家寡人一个。”
  等方晟走出几步,吴郁明陡然问:“打算换个副市长吗?”
  方晟停下来想了想:“我再考虑一下。”

  市教育局大门前人头攒动,上丨访丨教师们都在办公楼里,门口全是看热闹的,被丨警丨察拉起警戒线挡在大门外。
  大门边,两个头发花白的女老师扶着墙壁哭泣,风中不时飘来几句:
  “辛辛苦苦教了十几年书,说踢就踢,咱们老师连狗都不如啊……”
  “平时夸咱们是辛苦的园丁,这会儿就成累赘了……”
  “站了几十年讲台,难道要端着碗上街讨饭?”
  大概受这种悲壮气氛的影响,丨警丨察们只是劝市民疏散,不得影响交通,并不干预院里的上丨访丨教师。
  齐垚将车停在几百米外的巷子里,和方晟步行从拥挤的人群中穿过,好不容易来到大门前。
  “退后,退后,不准围观!”丨警丨察不认识他俩,态度火爆地喝道。
  齐垚掏出工作证晃了晃:“方市长!”
  “啊……快请进。”

  丨警丨察们赶紧撤掉警戒线、拉开大门,轻声商量后两名警官一左一右护在方晟两侧进入教育局院内。
  外面人群一下子安静了,窃窃私语说“市长来了”、“现场处理问题”、“看他怎么说……”
  方市长亲临现场的消息迅速如同水波迅速扩散开来,很快上丨访丨老师们都知道了,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一圈又一圈,将方晟围在中间寸步难行。
  每个老师都在说话,每个老师都在泪汪汪诉说困难,院里乱成一锅粥!
  日期:2018-10-17 07: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