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2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呃……”方晟还真拿她没办法。
  跟他好过的女人都很有个性、特立独行,从赵尧尧到白翎,从徐璃到姜姝,甚至范晓灵都是如此。方晟经常想,如果不是她们主动献身,光凭自己的外貌、魅力、谈吐根本没什么优势,更无法征服她们的身心。
  正如范晓灵,一旦发现没有希望便决绝抽身而出,事前事后方晟都蒙在鼓里。
  尤其鱼小婷,职业就是保守秘密,她不想说的事真是打死也不可能说。
  方晟颓然仰头看着天花板,道:“你知道我不是好奇、喜欢卦的人,咱俩亲密无间这么长时间,我可曾打听过国家机密、高官**?这回不同,关系你的人身安全啊,我……总有知情权吧?”
  鱼小婷虽不象白翎吃软不吃硬,经过严格心理训练的她其实软硬都不吃,也架不住方晟这般情感攻势,默然良久,道:
  “FBI都拿我没办法,你怕什么?不是不想说,而是说了你也帮不上忙,何必多操心?”

  方晟见她态度松动,又添了把火:“小婷,我的老婆……我可以叫你老婆吗?夫妻间要无话不谈,除了国家大事之外不准有小秘密。”
  要换徐璃、姜姝肯定反诘“你先分享自己的小秘密”,鱼小婷毕竟没在官场混过,吃不消他真真假假的告白,内心矛盾纠结一番后叹道:
  “老实说还是怕你担心呀……这件事与叶韵有关……还记得诸云林吗?”
  “她的初恋男友,因危害国家安全被判了十几年,关在新红农场,后来应叶韵要求设法将他保外就医。”
  “嗯,我知道你出了很大的劲,”鱼小婷道,“四天前,诸云林逃跑了。”

  “啊!”方晟全身僵硬,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事涉国家安全的重罪犯逃跑,相关部门压力可想而知,目前正在秘密追查保外就医手续、程序是否合规,所在医院保安措施是否到位等等……”
  方晟第一个念头便想到宋家。
  出这么大事,首当其冲受影响的便是宋家,目前担任陇山省常务副省长的宋远冬!

  保外就医手续就是在他授意下办理的。
  宋仁槿、樊红雨为何没打电话给自己?对了,很可能跟鱼小婷想法一样,说了也于事无补,不如先想办法解决问题,事后再找自己算账。
  咦,这件事鱼小婷怎会知道的?
  看出他的惊疑,鱼小婷解释道:“这是樊伟交待的第二桩任务,考虑与叶韵有关,所以叫上她。”
  “已有准确情报显示诸云林潜至省城?樊伟要求你干什么……”
  方晟问了一半已猜到樊伟真实意图,不由透出阵阵寒意。
  让鱼小婷这种见不得光的非编人员出手,樊伟压根不想抓捕诸云林归案,而是直接殊杀!
  唯有这样才能避免问题复杂化、扩大化,将危机扼杀在萌芽状态。
  鱼小婷本可以悄悄掩至省城将诸云林干掉,但她知道对方是有经验的老牌特工,肯定沿途给同伙或叶韵留下某种信息,免得被人害了都不知怎么回事。
  同理,叶韵五年、十年后发现诸云林被害,必定要千方百计寻找真凶为初恋男友报仇。她脑子里没有大是大非概念,只有“血债血还”四个字。
  因此鱼小婷让叶韵一起参与行动,把事情说清楚,不留隐患。鱼小婷招惹的麻烦已经够多,不想再多叶韵这个强敌。
  鱼小婷道:“叶韵肯定掂量到问题的严重性,诸云林保外就医是你出面办的,现在发生意外陷你于不义,无论于公于私都会给我一个交待。”
  虽说樊伟从樊宋两家姻亲角度出发竭力平息事端,至今诸云林逃跑一事未有新闻报道,但涉及国家安全,不可能弥合得了无痕迹,想必从樊伟到宋远冬都对自己埋怨不已,暗地里不知咒骂过多少回。

  方晟想到一个重要问题。
  “免除劳改农场辛苦的劳役到医院休养,基本上待遇与平常人无异,舒舒服服混几年便能减刑、提前释放,可以光明正大恢复自由身份,诸云林为何急于逃跑?难道不知再落入法网,等待他的将是与死无异的无期徒刑?”
  “据说他被捕后拒不承认所有罪名,对抗意味明显,态度极其恶劣,因此军事法庭在没有可靠证据下给予重判。”
  “就是说如果当初窃取了情报,还藏匿在某个地方,倘若转手到国外依然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有的情报没有很强的时效性,比如秘密基地具体地点、国防军工研发的方向、某领导人在国外有无存款账户……”
  “等等!”黑夜中方晟目光灼灼,“你说存款账户?!”
  鱼小婷一怔,随即笑道:“冀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单刚曾是骆常委的秘书,一般来说秘书比领导的老婆孩子还亲,具体经手和操办很多秘密,不排除掌握骆常委的海外存款账户,或者实际掌控的公司等等。不过你忘了樊伟这个系统除了情报,还有一项职能便是替领导擦屁股——这话有点难听,说得文雅一点叫处理善后工作,我就执行过类似任务。”
  “哦,说说看怎么做的?隐去当事人职务、姓名即可。”
  她在方晟怀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理清思绪娓娓说了一件往事:
  六年前的冬天,某个已逝世高层领导的遗孀在南方报刊上发表了两篇回忆性文章,之所以选择南方报刊,因为京都以及北方政治敏感程度高,遗孀投稿四处碰壁,忿懑之下才托朋友南下。
  两篇稿子回忆的内容并无特殊之处,不涉及政治话题,仅仅是日常生活点滴,遗孀的目的在于让广大读者知道领导跟寻常百姓一样,有对美好事物的挚爱,也有点小脾气。

  南方报刊刊发前出于谨慎,专门将校刊送到中宣部审阅,专家组反复研究认为没问题才OK。
  日本一家杂志社看到后意欲转载,日本人做事很细致,特意派了名记者拜访那位遗孀,一来要取得转载的授权同意书,二来想核实文章里几处细节。
  本来是件很简单的事,日方大使馆向相关部门发出照会后照例批准。可问题出在那个名叫加藤正华的记者身上,他的另一个身份是FBI驻东京特派员!
  听到这里方晟惊讶地问:“美国跟日本不是同盟吗,怎么也往东京派特工?”

  鱼小婷笑道:“美英关系够铁吧,FBI跟军情六局也明争暗斗呀……”
  加藤正华登门拜访,办完正事后话锋一转声称随便聊聊。那位遗孀也是孤独得太久了,就需要加藤这样略带崇拜目光、对往事有急切求知欲的年轻人陪着聊天。话匣子打开后滔滔不绝,压根忘了外事纪律和保密规定,该说的不该说的一古脑倒了出来,加藤正华欣喜若狂,一边录音一边做笔记,心里盘算这回将是大功一桩!
  谈话期间保姆进来加了两次茶,虽然有人进来时那位遗孀有所收敛,但她家保姆可不是寻常保姆,是带有监视任务的,随即向有关方面报告。
  加藤正华离开没多久,樊伟亲自上门了解谈话内容,那位遗孀激动情绪稍微平息后也有些后悔,不敢隐瞒一五一十交待了具体情况。
  日期:2018-10-16 07:0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