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7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她提到刁蛮任性,萧晋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一张姑娘宜喜宜嗔的脸来,摇头笑笑,说:“那你可错了,我还真有位非常刁蛮任性的姑娘在龙朔,可能今晚她也会来,如果她找上你,记住千万千万不要顶嘴。因为我亏欠她很多,不管她做什么都不好阻拦的。”
  “啊?”梁喜春有些不信,“您在龙朔还有我不知道的姑娘?”
  “你才在我身边几天啊?不知道的多了。”
  “萧哥哥!”萧晋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一声甜甜的呼唤,吓得他慌忙把胳膊从梁喜春的手里抽出来,一边笑容灿烂的转过身,一边小声道:“说曹操曹操就到,喜春,你自求多福吧!”
  足够刁蛮还能让萧晋自觉亏欠的姑娘,当然除了沈甜沈格格之外不会有第二个。只见女孩儿身穿一条短款的白色露肩蓬蓬礼裙,一双洁白的小腿踩着亮晶晶高跟鞋小跑过来,邻家女孩儿般清纯可爱。
  梁喜春从来都没有见过沈甜,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她对萧晋毒辣眼光的佩服,这样素质的极品少女,怎么宠爱都不为过,谁会在意她的刁蛮?
  女孩儿直接扑进了萧晋的怀里,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眼光,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就重重亲了他一下,然后才撅起小嘴儿委屈道:“你答应过我伤好之后就来找我的。”
  将她落到腮旁的一缕秀发别到耳后,萧晋眼中满是歉疚:“对不起!这是我的错。明天跟学校请个假,跟我去山里玩几天,好不好?”

  沈甜愣了愣,紧接着想到了什么,眼底就掠过一丝光芒,甜甜笑着说:“好啊好啊!来龙朔这么久了,我都还没有去哪儿玩过呢!前几天学生会组织去爬山,我怕你找我就没有参加,这次你必须好好陪我才行。”
  听着两人之间的对话,梁喜春的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看着沈甜的目光也慢慢由惊艳变成了敬畏。
  面对女孩儿的指责,萧晋竟然直接乖乖认错了,没有插科打诨也没有解释,并且上来就表示要带她进山!这说明了什么?这分明就代表了她已经获得了正式进入萧大魔头家庭序列的资格!而且,看样子她的分量似乎比梁玉香还要重些,那岂不就是周沛芹那个级别的?至少也跟郑云苓不相上下啊!
  “你是谁?”
  一道高高在上的清冽声音惊醒了震撼中的梁喜春,她慌忙低下头,毕恭毕敬道:“回小姐的话,我叫梁喜春,是先生的佣……贴身佣人。”
  见她特意改口加上了“贴身”两个字,萧晋心里就苦笑着摇了摇头。
  纵然梁喜春是个下限很低的小人物,但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坚持与骄傲,起码那股子争取自己想要的狠劲儿不缺。只是啊!在外人看来,这种精神当然值得赞赏,可作为首当其冲当事人,他的心情就有些复杂了。
  果然,沈甜的大眼睛慢慢眯了起来,里面满是危险的光芒。“萧哥哥,你家我也不是没有去过,不管是奶奶还是伯母,都说一直是梅姨照顾你长大的,这突然冒出来一个通房丫头一样的人是怎么回事呀?”
  “怎么回事?我只能说是最近这些天的事。”牵住女孩儿的小手,萧晋拉着她走进乔木会馆主厅的大门,“别多想,喜春的工作就是端茶倒水跑跑腿什么的,暖床不用她负责,你就放心吧!”
  知道他的性子,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所以沈甜闻言表情就缓和下来,但回头瞅瞅梁喜春那低眉顺眼的乖巧妩媚样儿,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嘟嘴说:“谁都能在你身边,就我不能。”

  “谁说的?我奶奶可喜欢的你不行,上次见到我妈的时候,她还专门提起你了。话说,亲爱的格格殿下,你这曲线救国的手腕玩儿的挺漂亮嘛,不声不响的就把我家里人都攻陷了。”
  沈甜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尖,把脸贴在他的胳膊上撒娇道:“谁让你个大混蛋突然跑的没了影子嘛,人家想你,不去你家还能去哪儿?”
  这话听着心酸,萧晋越发的愧疚起来。周沛芹是他未来的妻子,这一点已经不可动摇,更何况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不到七个月就要降生,他注定了要负身边这女孩儿一辈子。
  “我说呢!夏家千金诞辰,你不应该这么晚才来,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感情是有佳人相伴。萧小明,你还真是逍遥快活的紧呢!”

  旁边突然响起一道明显压抑着怒火的声音,他苦笑着扭过脸,就对上了董雅洁那双原本多情、此时却一片寒冰的桃花眸。
  萧晋不喜欢宴会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在这种场合一定会碰到许多不想见却不得不笑脸面对的熟人。所谓的上流社会圈子就那么大,人脉通着人脉,宴会的主人根本不可能照顾你一个人的心情。
  以前在京城的时候还好,他为人四海,家里势力虽然不算多大,但架不住欠爷爷人命债的大佬太多,所以一般二代三代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触他这个霉头。偶有曾经几夕情缘的姑娘们碰面的情况发生,在他无耻的三寸不烂之舌忽悠下,也能在最后发展成一场香艳大被同眠。
  可是,现在的他却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胆量了,都是住进心里的宝贝,就算他再无耻,也不可能用应付那种女人的办法来对待她们。
  尽量挤出一个比较正常的笑容,他说:“雅洁,甜甜你认识,不用我特意介绍吧?!对了,你知道夏凝海今天到底想干什么不?记得去年夏愔愔生日的时候还能跟自己的朋友去酒吧呢,怎么今年就变成大型酒会了?”
  董雅洁知道沈甜的身份和背景,自然不愿意与她发生什么冲突,再说了,萧晋花心这事儿又不是一天两天了,真大闹起来又能怎样?除了彻底丢掉自己的优势之外一点好处都没有,还不如事后再单独跟他好好的算账。

  又瞥了一眼沈甜紧紧抱着萧晋胳膊的手,她就没好气的回答说:“每隔两年,夏凝海都会趁着女儿生日的机会邀请自己的家人、朋友与合作伙伴齐聚一堂,联络联络感情,顺便扩大一下交际圈。怎么,你和夏家千金都熟的可以去山顶露营了,她都没告诉你么?”
  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这话虽然有点歧视之嫌,但连孔圣人都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样的话,就知道它肯定是有它一定普遍适用性的。
  董雅洁不愿意跟沈甜起冲突,但她绝对不介意给萧晋制造一点麻烦。事实上,这会儿没人比她更希望这货倒霉。
  沈甜一听萧晋这么久不去找她,背地里却偷偷跟别的姑娘去爬山露营,心里的委屈和恼火程度可想而知,但她同样也不傻,自然明白董雅洁的目的是什么,不管有多生气,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都不能干。
  于是,她暂时压下了自己的愤怒,只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像只马上要被抛弃的小猫一样抬脸看着他。“萧哥哥,她说的是……是不是真的?”
  日期:2018-09-13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