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74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底还是来给本王找毛病了……燕王心中冷笑了一声,不过他毕竟还是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来的,之前在北平的时候见到圣旨还要装模作样的焚香沐浴一下。现在已经到了京城脚下,这个时候如果不尊圣旨,传出去被其他的藩王知道,或许就是给了他们出兵勤王的借口了。
  不过现在燕王占着上风,自己出去迎接圣旨,又担心兵士见到会影响军心。当下朱棣推说自己在郑村坝大战的时候受了伤,现在伤势未愈行动不便,让留在身边的四子朱高爔代替自己,跟着他们三个人出门迎接圣旨。
  看着自己十一二岁的小儿子跟着他们三个人走出了中堂,朱棣轻轻的皱了皱眉头,他心里隐隐的感觉哪里有不妥的地方。不过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在一阵礼乐声当中,就见自己的小儿子朱高爔手里捧着圣旨,和郑军以及两位官员的陪同之下回到了中堂。就在何其淼要朱高爔打开圣旨的时候,百无求突然站了起来。这个黑大个子三步两步走到了燕王的身边,说道:“姓郑的,刚刚你向老子使眼色是什么意思?这圣旨里面还提到了老子吗?是不是你们家小皇帝看老子有治国之才,准备封老子一个江南王什么?不是老子拍他马屁,还是你们家小皇帝会疼人……”

  说到郑军向百无求使眼色的时候,陪同他一起前来的两位大臣脸色同时一变。刚刚他一直防着郑干户向燕王私通消息,想不到郑军竟然暗中向百无求使眼色……这时候燕王瞬间明白了过来,身子向后一倒,连人带椅子倒在了后面。随后他在护卫的搀扶之下爬了起来,冲着面前两个朝中大员说道:“他们俩是假的!杀……”
  听到了燕王的话之后,屋子里面的护卫纷纷拔出来腰刀,向着郑军身边的两个人扑了上去。这时候礼部尚书何其淼一把将吓呆了的王子朱高爔抢了过来,他掏出藏在腰后的短刀架在朱高爔的脖子上,对着冲上来的护卫们大声吼道:“谁敢上来!他先死……”
  这时,另外一个兵部侍郎冯渊将朱高爔手里的圣旨抢在手中。随后他将圣旨展开,露出卷在里面一个小小的白瓷瓶。冯渊将瓷瓶举在了手里,做出来一个要往地上砸去的姿势。不过眼看着就要砸下去的时候,他却突然犹豫了一下,举着瓷瓶迟迟不敢下手……”
  百无求原本要冲过去对两个人动手的,却被走过来的燕王一把拉住,对着它说道:“仙长,你守着本王就好,这里的事情让护卫们动手。你保着本王平安无事,日后拖金儿回来,本王一定撮合你们一对神仙眷侣……”听到了未来老岳父的话,百无求当下笑的脸上都开了花,当下它哈哈一笑,守着朱棣身边,一动不动。
  “棱尔泰!你还不动手等什么!”‘何其淼’瞪着‘冯渊’大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长生天庇佑我们,你还怕什么?死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都是长生天之子……”
  ‘冯渊’机械的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之后,举起来手里的瓷瓶用力向着地面砸了下去。不过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朱棣住进了这座知州衙门之后,便在中堂地面上铺下了厚厚的波斯地毯。刚才他们两个人的精神高度紧张,没有注意到脚下踩着地毯。等到瓷瓶摔到地毯上之后,并没有被摔碎……看到瓷瓶完好无缺的躺在地毯上之后‘冯渊’、‘何其淼’二人都愣了一下。‘冯渊’明白过来之后,急忙扑过去想要抢过来瓷瓶,再摔一次。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周围的武士哪里还容他再次动手,乱刀下去之后瞬间了结‘冯渊’的性命。

  ‘何其淼’手里有朱高爔做人质,护卫们将他团团围了起来,却投鼠忌器不敢轻易的动手。
  ‘何其淼’看了一眼已经被砍死的‘冯渊’,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朱棣说道:“朱棣,这次我们失了手,还有下次。看看你能逃过几次……”
  “你是蒙古人?”此时,在护卫们的层层保护之下,朱棣已经退到了门口。他看着已经没有生还道理的‘何其淼’,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本王原本想让你们再苟延残喘几天的,既然你们这些蒙古人这样的不知好歹。那本王也不用客气了,处理完和陛下的家事之后,本王必定亲率大军,绝了你们这一支元人……”
  “父王救我……”此时,被‘何其淼’抓住的朱高爔已经吓的浑身上下直打哆嗦。他是燕王最小的儿子,现在只有十四岁。平素也最得燕王的欢喜,有什么好东西都要分给自己的小儿子一份。
  这时候的朱高爔已经被吓的尿了裤子,他一边打着哆嗦,一边继续哭着说道:“有什么事情父王你先答应他,我还在他的手里……大人,燕王殿下和你玩笑呢……只要我父王得了大明的江山,一定和大元重修旧好……”
  “小畜生……”燕王气的脸色由红变白,他一咬牙抢过来身边护卫手中的弓箭。张弓搭箭对着自己小儿子的胸膛便射了过去,朱棣自小便跟随太袓皇帝朱元璋征战南北,他射的一手好弓箭。一箭飞去直接射穿了朱高爔的胸膛,随后将他身后的‘何其淼’穿在了一起。

  看到一支羽箭射穿了两个人,众护卫也被吓了一跳。谁也想不到朱棣会突然对自己的儿子下手,这时候,燕王看着两个穿在一起的两个人倒在了地上。随后铁青着脸,对着还在发愣的众护卫们说道:“你们在看热闹吗?还不动手了结他吗?”
  这时候,护卫们反应了过来。冲上前去砍死了‘何其淼’,等到他们再想要救治朱高爔的时候,才发现燕王那一箭直接射穿了他的心脏。四王子已经当场身亡了。
  听到自己四儿子已死的消息,燕王哼了一声,说道:“一个小畜生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这样的小畜生也能说是我朱棣的儿子吗……”
  就在朱棣咒骂自己死去的儿子时候,被护卫们抓起来的郑军突然大声喊道:“他们俩都是巫师!他们身上都带着疫毒……”之前郑军被两个人胁迫,还在他嘴里施展了手段,郑千户不能说出来有关疫毒的事情。现在两个蒙古人已死,郑军又可以凭着自己的心意说话,当下急忙冲着燕王等人大声喊叫了起来。

  这时候,正围在三具尸体旁边的护卫们脸上也露出来紧张的表情。他们也对着燕王喊道:“烂了……蒙古人的尸体烂了……”
  燕王顺着他们的目光看了过去,就见第一个死掉的‘冯渊’身体已经快速的腐烂了起来。此时他的五官已经烂的不成形了,朱棣瞬间明白了过来,这两个蒙古人都抱着必死之心。他们做了两手的准备,先在圣旨当中做了手脚,那个小瓷瓶里面应该就是疫毒了。如果这个被发现的话,那么他们自己便想办法死在朱棣的面前,用自己身体里面的疫毒来杀掉这位燕王殿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