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2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更重要的是她有契约在身,樊伟可随时传召。
  鱼小婷淡然道:“别怪他,有反恐中心在那边,樊伟确实难办。”
  “干掉几个?你……”方晟想问她有没有受伤,上下摸了一番都没问题,遂把后半截话咽回去。
  “重伤一个。”
  “还有呢?”
  出手必重伤历来是鱼小婷的风格,早在江业方晟就领教了。

  “没了,其他两个见势头不对全都逃离双江。”
  方晟失望地说:“一共就三个啊,之前听他们说得那么严重,还以为FBI起码派了十多个。”
  鱼小婷莞尔笑道:“FBI核心特工在东亚加起来都不到20个,怎可能为个姜姝倾巢而出?不怕人家一网打尽吗?来的三个主要发挥组织策划作用,具体行动是通过线人找当地黑社会,他们舍得花大价钱,只要自己不到第一线玩命。”
  “那姜姝的危险解除了?”
  “短期之内应该没事,不过FBI是世上最有耐性和韧劲的组织,凡它盯准的事很少主动放弃,关于爱妮娅,关于你和我,关于姜姝,都纳入他们的监视范围,一旦有机会便会猛扑过来。”
  方晟苦恼地说:“真是没完没了!想到这事儿,我连饭都吃不下。”
  鱼小婷静静地说:“怕也没用,从容面对吧,FBI并非不可战胜。”

  见她举重若轻、风清云淡的样子,不由想到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她一身军装的飒爽英姿,当时也是这样,无论什么都淡淡的,任何难题到她手里便能迎刃而解。
  “对了,尧尧准备离开香港去伦敦。”方晟道。
  鱼小婷一愣,随即颌首道:“FBI在香港活动猖獗,赵尧尧应该是顶不住了,这样也好,香港太小,身为公众人物她举手投足都受到关注,活得比较累,还是在伦敦清静些,就是越越……”
  想到心爱的女儿,她目光黯淡下来,轻轻咬着嘴唇强忍泪水。
  “我何尝不是如此……”
  方晟想的不仅是越越,还有天真无邪伶俐可爱的楚楚,以及赵尧尧,远在万里之外的欧洲,可不是想见就能见到!
  两人都沉浸于绵绵忧伤之中,方晟紧紧拥着鱼小婷,鱼小婷软软将头倚在他胸前,这一刻屋里寂静异常。

  “格”,客房里突地传来一声轻响!
  霎时鱼小婷跳起来旋风般踢开房门,右手不知何时多了柄手枪,左手按在腰间,飞刀已经出鞘!
  此时她不再是忧心忡忡的妈妈,而是满身杀气、无摧不利的战神!
  “别紧张,别紧张,”有个俏生生的人影站在屋里,“小婷姐,是我。”
  原来竟是叶韵。
  鱼小婷冷哼一声收回手枪,颇觉得脸上无光。以她的警觉应该早在叶韵翻窗入屋时就发觉,而非等到叶韵进屋主动发出声响。
  主要是心系女儿越越,以至于忘了戒备。

  “叫我小婷就行,‘姐’字可不敢当,还不知咱俩谁的年龄更大呢。”鱼小婷不咸不淡道。
  叶韵也知刚才行为有些莽撞,赔笑道:“‘姐’是尊称,凭你的身手到哪儿都是大姐大,不是吗?”
  “你正门不走,好端端爬窗户干嘛?”方晟也板着脸训斥道。
  “我是南泽厂入股报名单位之一,明天参加竞价,今晚到市长家拜访岂非没事找事?没办法只得走下三路,没想到你正跟小婷姐商量正事儿,打扰了,多有得罪。”叶韵嘻皮笑脸道。

  方晟知她冒险前来才是有正事,语气稍缓问:“遇到什么问题?”
  “昨晚我潜入郜更跃在花城小区的家,偷听他跟成槿芳讨论南泽厂……”
  “据说他家卧室的安保设施堪比银行金库,你也进得去?”鱼小婷不禁问。
  叶韵微微笑道:“他家夫妻俩很逗,夜里不睡一块儿,谈事情正常在天台,谈话结束下楼梯一个往左,一个往右各睡各。”

  “都说同床异梦,他俩是异床同梦,完全为了共同利益,夫妻感情早已荡然无存。”方晟道。
  “成槿芳担心南泽厂的事儿闹得太大收不住场,郜更跃却说不怕,闹大了还是国腾油化赢,更能让你和吴郁明难堪;我们报名前的三家都是郜更跃实际控制的皮包公司,他胃口很大,想赢家通吃拿下两个大股东位置!”
  方晟冷笑道:“这一点倒是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想赢家通吃!”
  叶韵续道:“我听到个新情况,成槿芳说张泽松那边近期可能要有动作,原话是‘你别着急,舅舅马上设法收拾他俩’。”
  “噢!”方晟警觉地问,“郜更跃怎么回答?”
  “他倒没在意,说你舅归你你舅,我这边该做的一着不能让,否则就算赶走他俩也没意义。”
  “动作……政法委能有什么动作?现在张泽松在省纪委那边说不上话,组织部也不理他,凭什么蹦达?”方晟摸着下巴琢磨道。

  “领导们的事儿我就不知道了,总之今晚来就是提醒你,第一郜更跃准备不惜代价入股南泽厂,第二张泽松马上要对你不利。我说完了,告辞。”
  叶韵起身要走,鱼小婷却叫住她,道:
  “等等,跟你商量个事儿。”
  “小婷姐尽管吩咐。”

  叶韵的笑容和语气比蜜还甜,方晟在旁边想到那夜监控里她举枪要杀鱼小婷的模样,不由打了个寒噤。
  鱼小婷沉吟道:“等你忙完南泽厂事宜,陪我回省城去一趟。”
  “没问题。”叶韵根本不问具体情况便一口应允。
  倒是方晟有些担心。鱼小婷向来喜欢独来独往,孤军作战,她都觉得搞不掂的问题肯定非常严重。
  “啥事儿?”他问。

  “没什么。”鱼小婷轻描淡写道。
  她越不说方晟越不放心,拉住叶韵道:“你别走,先听小婷说清楚。”
  叶韵才不搅入他俩之间,轻轻挣脱后笑道:“太晚了被人看到不好,先走一步。”
  说完闪入客房转瞬不见踪影。

  “我也睡了。”
  鱼小婷懒洋洋打个呵欠往屋里走,方晟情急之下抓住她的手腕,不料她轻轻一扭一拨,游鱼般从他手掌间滑过。
  方晟一怔,这才想起面前这个俏生生的女人是杀人不眨眼的资深情报员!
  晚饭后方晟独自在市委宿舍大院里转了几圈,没遇到同样这个点散步的吴郁明,看来处理鄞坪山那桩事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没完没了的麻烦,比麻烦更麻烦的是,身为市领导直接面对基层群众的机会不多,只能耐着性子听回报,然后做些宏观的、方向性的指示,再层层布置落实下去。
  鄞峡官员们的惫懒无为,如今方晟是切实领教的,说不得骂不得换不得——打击面太大也不行,毕竟不可能短期大换血,把数千名干部统统赶下台,别说吴郁明方晟没这个胆,省委书记乃至京都高层也没这个胆。

  吴郁明大概撇开市县两级领导直接找当事双方了解情况。
  回到宿舍冲了澡,在被窝里搂着鱼小婷冰凉丝滑的**,方晟又问:“老实交待,和叶韵去省城干什么?不说我今晚……四次!”
  鱼小婷紧闭双眼,悠悠道:“你有能耐五次。”
  日期:2018-10-15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