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285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结果这一晚上,袁希朗就被这个披萨店的服务生给抱着,靠在警局的长椅上睡了一夜。袁希朗窝在年轻的服务生阿姨怀里,感觉她身上香香的,很快就睡着了。
  阮丹宁一家急的一晚上没合眼,既担心孩子也担心没法向乐雪薇交待。
  第二天一早,却接到了‘星星’早教园打来的电话。
  “什么?”阮丹宁听着电话里警员的声音,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说什么?孩子在学校?好好……谢谢您,我们马上就赶过来!”
  挂上电话,阮丹宁脑袋都要炸了,这个小东西!没事瞎晃悠……把家里闹的鸡飞狗跳,大人们吓的要死要活,还折腾的A国、帝都翻来覆去!小东西是要好好教训教训了!
  阮家一家人匆匆赶到‘星星’早教园,袁希朗还趴在昨天那个服务生怀里,服务生正喂他吃早餐。

  “袁希朗!”
  阮丹宁上冲着袁希朗就大吼,眼眶一圈都红了,“你、你这孩子……”阮丹宁惊怒交加,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但孩子一晚上没回来,估计在外面也受罪了,阮丹宁生生忍住没有骂他。
  只憋出一句:“你啊!袁希朗,你闯大祸了,看你怎么跟你妈交待!”
  “妈妈?妈妈来了吗?”袁希朗一听到妈妈,立即窜到了地上,抱住阮丹宁的大腿,俏生生的问着,“丹丹,妈妈来了吗?妈妈是不是和爸爸一起来的?”
  阮丹宁一怔,这是她三年来第一次从孩子嘴巴里听到爸爸这个词。
  因为双胞胎生下来就没有父亲,所以,他们一直都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虽然知道这迟早是避免不了的。阮丹宁心下慌乱,乐雪薇就要来了,关于孩子的父亲,没有办法再隐瞒下去了。
  乐雪薇是下午四五点到的A国,这期间已经接到了消息,说是袁希朗已经平安到家了。

  可即使如此,乐雪薇冲进阮家的脚步也没有丝毫轻松和停滞。
  “雪薇,来了?”
  阮丹宁来开的门,看着乐雪薇欲言又止。
  乐雪薇一脸担忧,“大宝呢?”
  “在里面,和小宝一起玩,你别冲动……好好说,啊?”阮丹宁了解闺蜜的性子,拉住她好心提醒她。

  乐雪薇不置可否的往卧室里冲,她现在的心情什么也没法答应。梁斯文紧跟在乐雪薇身后,对着阮丹宁点了点头,“你好。”他和阮丹宁早就认识,不过他一直以为阮丹宁是乐雪薇在A国的同学,现在才知道,原来她们早就认识。
  “进来坐吧!”
  梁斯文轻点下颌,准备跟进卧室,却被阮丹宁拉住了,“你别去,他们母子之间的事,我想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梁斯文一怔,对了,他是个外人。

  “梁先生请过来喝杯茶……”
  卧室里,乐雪薇推开门,走了进去,大宝小宝正坐在地毯上玩火车,大宝嘴里嘀嘀咕咕的一直说个不停,小宝则在一旁很安静,无论哥哥怎么闹,他连眉毛都不皱一下。
  看到完好无损的两个儿子,乐雪薇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噗通’一声,双生子一齐转过了脑袋来。

  “妈妈!”
  “妈、妈……”
  两个小家伙一齐扑进妈妈怀里,乐雪薇怀抱着儿子,心终于一点点放回了胸腔里……儿子失踪的这段时间,她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还好,还好,儿子并没有什么事。
  “袁希朗!”
  乐雪薇扶着大儿子的肩膀,一边流着泪,一边训斥他,“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为什么要乱跑?妈妈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能给丹丹阿姨和爷爷奶奶添麻烦?他们照顾你已经很辛苦了,你这样子乱跑,知道让他们多担心吗?”

  “妈妈!我不是故意乱跑!”袁希朗嘟着小嘴,很委屈。
  “你……”乐雪薇急怒攻心,扳过大儿子的身子拔下裤子对着小屁股就是一顿手板,“你还犟嘴!学校还没有放学,你就偷跑出去?谁教你这么做的?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哇哇……”袁希朗长这么大,还没有被妈妈打过,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真的疼,张开嘴角就开始大哭,“哇哇……妈妈,大宝没有犟嘴,大宝不是偷跑,大宝是要去找小宝弟弟。”
  乐雪薇一听,更生气了,下手更重。“你还撒谎?小宝去做治疗,你去找他干什么?明明是你自己贪玩!”
  “哇哇……”袁希朗被乐雪薇摁在膝盖上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
  袁希茗在一旁扯着妈妈的衣角,想要替哥哥求情,却只能断断续续的叫着:“妈、妈……哥……”一着急,脸涨得通红,看着哥哥哭,他干脆也跟着放声大哭起来,“哇哇……”

  一时间,母子三人乱作了一团。
  “这是怎么了?”
  阮丹宁走了进来,看到乐雪薇在打袁希朗,赶紧拦住她,劝道:“雪薇!让你不要冲动,你怎么还打孩子!孩子在警局待了一夜,就害怕的很了,你别再打了,孩子长时间见不到你,想你都来不及!”
  听了这话,乐雪薇眼泪簌簌直往下掉,牙齿都在打颤:“丹丹,你别拦着我,这孩子胆子实在是太大了!不好好教训他,他下次还会犯!这一次没事,不代表以后也会没事!”
  “雪薇!”阮丹宁抱着袁希朗转了个身,不让她再打,“你怎么不问一问,大宝好好的为什么想要去找小宝?”
  “……”乐雪薇一怔,为什么?这还能是为什么?难道不是孩子一时起了玩心吗?
  阮丹宁拉过身后抽抽搭搭的袁希朗,擦着他的眼泪,哄到:“大宝,别哭了,有什么话就问妈妈,跟妈妈道歉,以后不能这么吓唬妈妈了,知道吗?”
  袁希朗嘟着嘴,委屈的不行,眼泪擦了又滚下来。“妈、妈妈……对不起,大宝以后不敢了,再也不乱跑了,让妈妈担心了,大宝错了,哇哇……”孩子一面哭、一面道歉,乐雪薇怎么还坚持的住?
  “大宝不哭,告诉妈妈,为什么要偷跑出学校,是在学校里有小朋友们欺负你了吗?”乐雪薇搂住儿子,抚摸着小家伙肉嘟嘟的脸颊,心疼啊!怎么能不心疼?那么辛苦才生下的孩子。
  “哇哇……”袁希朗一手拽着妈妈,一手紧拽着弟弟小宝,哭道,“妈妈,爸爸是什么?我和小宝没有爸爸吗?他们都说,每个人都是有爸爸妈妈的,我和小宝怎么只有妈妈没有爸爸?”
  乐雪薇浑身一震,下意识的抬头看向阮丹宁。阮丹宁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也是今天早上从学校接到他,才听到他这么问的。”
  “妈妈,大宝小宝没有爸爸吗?像丹丹一样,爷爷是丹丹的爸爸,为什么我和小宝没有呢?”袁希朗拉着弟弟的手,抱住乐雪薇,哭的好不伤心,乐雪薇却张口结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妈妈,没有爸爸的孩子,是不是就是野孩子?杨鹏和其他小朋友都笑话我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袁希朗看妈妈不说话,心里既害怕又伤心,哭的越发厉害了。
  乐雪薇心如刀绞,都是她的错,要孩子承受这种苦楚,凭什么、为什么?
  “不,大宝小宝不哭,你们不是野孩子,你们是有爸爸的……”

  袁希朗哭着摇头:“妈妈骗人,大宝小宝没有爸爸,要是有爸爸,那他为什么从来没有来看过我们?像爷爷奶奶那样,爸爸应该要和妈妈在一起的,是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