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7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脸色登时一黑,冷笑:“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女人打人把自己个儿给打成了这副样子?”
  “废话!现场所有人都证明是她先动的手,人家还手很正常呀!”
  “既然双方都动了手,那这性质就是斗殴了,请问,另外一方的当事人现在在哪里?”
  条子没料到他的问题会这么犀利,登时就怒了,拍了下桌子,大声道:“哪儿这么多废话?你是条子我是条子?事情已经调查的清清楚楚了,是她殴打他人,念在是初犯,而且受害者也选择了不追究,拘留就免了,罚款五百,拿着单子赶紧交钱去!”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已经没必要再多问了,很明显,另外一方当事人门路很宽,这事儿已经平了。
  在龙朔这一亩三分地上,萧晋的身边人被人给打了,竟然得不到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这简直比手撕鬼子裤裆藏雷还要魔幻。
  不屑于跟一个基层垃圾争辩,他拿起那张行政处罚单子,转身就离开了派出所。梁喜春能感觉出魔鬼这会儿的心情非常糟糕,吓得都快站不稳了,但又不敢跑,只能战战兢兢的跟在后面。想起自己刚刚挨了打,待会儿不知道还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鼻头一酸,眼眶就委屈的红了。
  坐进车里,瞅见她泫然欲泣的模样,萧晋就没好气道:“买个车都能买出这么多事儿来,你还有脸哭?”
  一听这话,梁喜春的眼泪就再也忍不住的流淌出来,低着头小声啜泣。
  叹息一声,萧晋伸手把她给捞到了怀里:“别乱动!小心爷儿抽你!”

  梁喜春更委屈了,认命的紧闭上双眼。然而下一刻,她等来的却不是意料之中的疼痛,而是额头一凉,以及温柔至极的涂抹。于是,她的眼泪就越发汹涌了。
  “你知不知道我这件上衣很贵、而且不能水洗啊?”
  萧晋口气依然很不好,可梁喜春却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听过的最好听的一句话,顷刻间所以压抑的委屈就再也憋不住了,扑到他怀里哇哇大哭起来。
  萧晋无奈,只能暂时停止为她抹药,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严副局吗?我是萧晋……今天下午在南城奥盛奥迪4S店内发生了一起打架伤人事件,辖区派出所把双方当事人带回去调查,结果很有意思,打人者成了受害者,而一身伤的受害者却要缴纳五百块的行政罚金,严副局,请问你听了之后作何感想……别跟我交代,我不是你的领导,也不需要你交代,事情该怎么做,你心里很清楚,我只希望这件事能够成为一个能让某些害群之马后悔一辈子的典型,明白吗?”

  说完,他不等严建明回应就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重新拨打了另外一个号码。
  “耗子,让洪大鹏派人去他地盘上一家名叫奥盛的4S店,把里面所有的车都给我砸了,但是记住,不准伤人!”
  如果不是经过4S店老板的授意,那里的员工根本不可能集体作伪证。萧晋做事向来公平:既然你昧了良心,那就别怪别人让你付出代价,自己选择的路,想回头都难!
  “先生……”
  电话打完,梁喜春的哭声也停了,可怜巴巴的样子让人心疼。但这个“人”显然不包括萧晋。只见他依然阴沉着脸,问:“哭完了吗?”
  梁喜春瘪瘪嘴:“完了。”

  “那不赶紧滚起来?等着我给你擦泪呐!”
  也不知是不是骨子里真的很贱,听着萧晋的恶声恶气,梁喜春竟然感觉无比的安心,抹抹脸上的泪水,坐起身说:“谢谢先生给我抹药。”
  把药瓶子丢她怀里,萧晋道:“没抹完呢,剩下的自己来。现在给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清楚。”
  梁喜春抿了抿唇,就将发生在4S店里的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包括她戏弄夏承福的过程、甚至心里在想什么都没有隐瞒。
  姓夏?龙朔境内能这么嚣张的夏姓人,可只有夏凝海一家,这个夏承福是哪儿冒出来的?没听说过呀!难不成是夏家的亲戚?
  心里泛着嘀咕,萧晋嘴上却揶揄道:“你可以啊喜春,这都有人愿意一个月花二百万包养你了,给我当丫鬟是不是也太委屈了点儿?”
  梁喜春想都不想就摇头:“就是一个小时二百万,也不如被先生您骂一分钟!”
  萧晋无语摇头:“说你是贱皮子,你还真一点不含糊。”
  梁喜春撇撇嘴,心里吐槽:“周沛芹梁玉香她们百分百也会跟我回答的一样,难道也是贱皮子吗?”当然,这话她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定位,没资格跟周沛芹比。事实上,没人能比得过周沛芹。

  “行了,别委屈了,事情我已经清楚了,会替你讨回公道的。但是,以后出门长点儿心,你是我的身边人,不是什么小老板的贴身小蜜,就算要与人发生争执,也麻烦你挑挑对象,行吗?要是以后再敢像个菜市场大妈似的跟那么low的货啰嗦丢爷儿的人,爷儿就罚你回囚龙村修路施工队里背石头!”
  “那……那就像今天这样,人家找上我了怎么办?躲吗?”
  “躲个屁!平日里的那股机灵劲儿去哪儿了?身上揣的手机是干嘛使的,小柔的号码你有,耗子的号码你也有,整个龙朔江湖的混混都随便你使,还不够用?”
  梁喜春小嘴儿又撅了起来,低低地说:“他们都是为您办大事儿的人,我哪敢随便麻烦人家嘛!”
  “蠢货!老子身边人的事儿,就是最大的大事儿!”
  梁喜春要的就是这句话,所以立刻就开心的笑了起来:“我知道了,先生您放心,喜春今后绝对绝对不会再丢您的人了。”
  知道这娘们儿的小心思,萧晋也懒得拆穿,低头从手机通讯录里调出一个号码,犹豫片刻,却锁上了屏。
  回到医馆没多久,手机就响了,来电是个陌生号码,他接通之后,听筒里便传出一道充满小意和恭敬的声音:“请问,是萧晋萧先生吗?”

  “是我,你是谁?”
  “哦您好您好!打扰了,鄙人是南城区大成路派出所的所长,我叫……”
  萧晋直接挂掉了电话。另一边的派出所内,胖胖的所长拿着手机愣怔片刻,就一脸尴尬忐忑的看向旁边的严建明。“建明,您看这……”
  严建明长叹口气,摇头说:“看来那位爷不是一般的火,那个被打的女人十有**跟他关系不一般。不过话说回来,老杨,这事儿你们办的也太过分了吧?!

  一个体重超过二百斤的大男人当众殴打女人,你们怕得罪人,按照规矩和和稀泥也就是了,怎么就敢把人家一身伤的女人给指成打人嫌犯啊?还要不要点脸?还知不知道自己帽子上的警徽是干嘛的?”
  严建明越说越气,声音也不自觉的严厉起来:“还有,你们怎么就好意思还要罚人家的钱?逮着个弱势的不往死里折腾就显不出你们的威风来,是不是?
  哼!老杨,看在当时你在局里开会并不知情的份儿上,作为多年的老同学,这次我会帮你,怎么着都不至于让你丢了帽子,但是,案子的所有参与者,以及你那个敢跟国安调查员拍桌子瞪眼的小舅子,都必须马上踢出执法队伍,辅警临时工、甚至保安都不行,这一点没得商量!
  日期:2018-09-12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