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1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泽厂投资入股问题经过三次会办,仍是阻力重重。
  方晟恼怒的是,阻力不仅来自几位副市长,市直相关部门、开发区都表现出不同形式的软抵抗。
  证明鄞峡工作抓不上去,除了市领导心存私心杂念、不作为等因素,还有整个大环境的保守顽固,宁可庸庸碌碌活着,不愿主动求变求新。
  方晟设想的股权结构是:保持南泽厂国有性质,即国资委控制百分之五十一股权,引入资本占百分四十九作为战略投资者,不参与具体经营,只有分红权和一定权限的行政管理。

  祝雨农等人反对的理由是既然改制索性一步到位,彻底实施股份制,把南泽厂推向市场激发企业活力。
  大道理上看貌似祝雨农说得有道理,但鄞峡特殊环境和南泽厂现实情况,其实推向市场等于推向深渊,没有正府保驾护航不行。
  令方晟啼笑皆非的是,南泽厂工人们也反对引入战略投资者,强烈要求职工入股!
  因为有传言股份制企业分红多,持股越多分红越多,再说工人不是企业的主人吗?为什么不让主人入股?
  简直是存心添乱啊。
  方晟意识到有人躲在幕后煸风点火,怂恿工人闹事把南泽厂问题复杂化。
  又一次市长办公会,耿大同、祝雨农等人一致否决南泽厂引资方案后,方晟独自坐在办公室久久沉思。

  他终于悟出来了,副市长们之所以拚尽全力狙击南泽厂方案,工人宿舍区隐含的巨大商业利益固然是重要因素,却非决定性因素。
  南泽厂其实成为攻防关键的桥头堡,对于双方气势和士气此消彼涨有着指标意义。
  拿下南泽厂,意味着吴郁明、方晟主导的改革打开新局面;反之,鄞峡还得按照既定思路和惯例慢腾腾前行,哪怕倒退都没人在意。
  如果局势演变到这种地步,那么就得换换策略了。戒烟很久的方晟点燃香烟,烟雾缭绕中想起赵尧尧的话,心里微微一动。他踱到窗前,看着暮色下灰濛濛毫无朝气的市区,一个新的框架在脑海里逐步形成……
  一周后,市长办公会讨论下季度工作规划时方晟突然重提南泽厂,诚恳地说经过慎重考虑,我认为大家提的意见非常中肯也非常到位,南泽厂引资不能畏首畏尾,要大胆突破,敢于探索创新!我同意南泽厂进行股份制改革,一是投资商入股,一是工人们参股,率先实现国企市场化!
  耿大同和祝雨农十分吃惊。
  几天前还争得面红耳赤,双方都表明绝不退让的决心,怎么瞬间转了一百八十度?这可不象方晟的风格!
  迟疑片刻,祝雨农试探道:“方市长觉得投资商以什么方式入股?对南泽厂感兴趣的可能很多,倘若来者不拒,股份过于稀释也不利于股权管理啊。”
  “大同市长经常参与国企的案子,这方面应该颇有心得,谈谈你的想法。”方晟顺手将了耿大同一军。
  “唔……”
  耿大同是地道纪委干部出身,经济方面说一无所知有些过分,但公司治理、股份股权等的确是外行,哪有什么想法?但市长点了名不能不说,假装沉思会儿,道:
  “个人认为必须设置准入门槛,南泽厂是鄞峡有影响的国企,不是只要有钱就能进,一方面要有长期投资的诚意,另一方面不准过分干预、插手南泽厂生产经营,不能试图通过入股达到牟取私利的目的!”
  郑拓皱眉道:“如果面向社会招商引资,当然有钱就能来,耿市长怎么认定人家是长期投资还是短期行为?”
  不懂装懂,一说就露馅。
  祝雨农赶紧帮耿大同解围,道:“耿市长的意思是准入门槛里设置股权冻结期,比如五年期内不得转让等等;另外股份不能碎片化,要合理控制法人股和社会股户数,董事会以9-11人为宜……”
  方晟道:“那么问题来了,倘若你设定11个董事,南泽厂2席,独董2席,国资委3席,留给大股东只有4席,现在来了30个投资商都想做大股东,怎么办?”

  “准入门槛是前提,你要投资南泽厂必须同意股权冻结期限,同意不插手工厂生产经营。”祝雨农道。
  “好,30个投资者中有10个被门槛拦住了,剩下20个呢?”方晟步步追问。
  明明是方晟要考虑问题,却扔给对方。耿大同这方面一片空白不敢乱说,祝雨农只得硬着头皮应付。
  “原先我们的想法是南泽厂生产经营陷入困境,根本吸引不了投资者兴趣,方市长未雨绸缪想到我们前面,作为一种可能性也必须纳入方案范围,免得到时措手不及……”
  祝雨农暗示愿意投资南泽厂的大概率不会象方晟想象的那么多,别说30个,三分之一都不太现实。
  华叶柳附合道:“人家都说市领导有机会接触多少亿万富翁,嘿嘿,我认识的亿万富翁有且只有一个。”
  大家都知道他说的是郜更跃,个个装糊涂也不点破。
  方晟不同意:“亿万富翁并非写在脸上,有人深藏不露说不定坐拥几十亿上百亿身家,坐你们面前都认不出。”
  他是在说自己,副市长们却不以为然,暗想有钱没钱气质不一样,哪里看不出来?

  “这样好不好,我们可以分两步走,”方晟再次妥协,“首先面向社会发布南泽厂入股公告,报名者需交诚意金……五百万吧,看看多少人报名;然后视情况研究筛选方案,如何?”
  郑拓犹豫道:“五百万门槛是不是太高?我看两三百万就差不多了。”
  祝雨农瞪他一眼,道:“五百万都拿不出,凭什么入股南泽厂?”
  郑拓顿时悟出祝雨农生气的原因——门槛高才有利于国腾油化中标嘛,惶恐地闭上嘴。
  鄞峡市正府关于南泽厂公开招商引资入股的公告在网上发布后,议论如潮,持怀疑态度的居多数,认为不过遮人耳目,其实早暗箱操作好了。
  报名时间是三天,第一天只有一家大大方方提交报名表,那就是众所周知的国腾油化。
  在鄞峡官场,郜更跃对南泽厂的祸心可谓司马昭之心,此番公开操作,不啻于告诉所有人:国腾油化势在必得,谁也别跟我抢!
  似乎受此影响,第二天竟无一家报名!

  “整个鄞峡,能掏五百万支票的企业有不少,但敢跟国腾油化较劲的,哼!”祝雨农坐在办公室沙发上翘着二郎脚悠悠道,“能掏五百万的个人……除了郜总,我想不出第二个。”
  对面成槿芳虚荣心得到最大程度满足,脸上笑出花来,拍手道:“你呀就知道拿咱家老郜开玩笑,国企老总跟党政干部一样拿死工资,不吃不喝十年也凑不到这个数儿。”
  “成常委,过分谦虚就是骄傲!郜总平时拿多少我不清楚,但每年雷打不动的正府考核奖150万,郜总起码独享100万吧?”
  “那个荣誉属于国腾油化整个领导班子,大家都有份吧,具体怎么分我也不清楚,”成槿芳随即转移话题,“雨农,如果明天还没人报名,独此一家是不是有点不象样?要不要发动几家参与……”
  日期:2018-10-14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