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606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大概就是造化弄人吧。
  波琳娜的自制力相当强,哭了一会儿她便控制住情绪,抹掉了眼泪,只是眼圈仍然是红红的。她站起来,对萧剑扬说:“我今天晚上就要走了,趁着还有一点时间,你带我到湖边去玩好不好?就像前年那样,再给我做一份石板烤牛肉好不好?”
  萧剑扬勉强一笑,说:“好啊。”
  于是,两个人到车库去要了一辆吉普车,开车到附近的集市上买了两斤牛肉和一些佐料,萧剑扬还特意给波琳娜买了个冰琪淋……
  冰琪淋的质量不怎么样,价格倒贵得吓死人。也是,在这种又热又乱的鬼地方,冷饮的价钱,无论如何也便宜不下来的。
  然后他开车,波琳娜坐在他身边,拆开冰琪淋的包装,先咬了一点点,然后带着满意的神色将冰琪淋递到萧剑扬嘴边,用慷慨的语气说:“你可以咬一口……也就我这么大方的人才会允许你咬一口……”
  萧剑扬一口把整个冰琪淋全咬掉了。

  波琳娜黛眉一竖,张牙舞爪,将脏兮兮的冰琪淋包装纸狠狠地拍在他的脸上……跟两年前一模一样。
  开车到了湖边,萧剑扬找地方停好车,然后挑了块平整坚硬的石板到湖边洗干静,用带来的军用固体燃料生起火,把石板架到火上面去烧。波琳娜这次没有跳进湖里洗澡,而是坐在他身边看着他发呆。
  石板很快烧红了,淋上香油,放上牛肉,煎得滋滋响,香气四溢。萧剑扬用匕首将烤到七成熟的牛排切成块,对波琳娜说:“烤好了,吃吧。”
  波琳娜摇头:“我不想吃,你吃吧。”
  萧剑扬默然,用匕首戳起一块送进嘴里,慢慢咀嚼。
  感觉不到牛肉的鲜嫩芳香,嘴在嘴里,只有苦涩。
  波琳娜不吃是对的,就她现在这种心情,不管吃什么都是苦涩的。

  接下来,两个人都是长时间的沉默,坐在湖边发呆,直到夕阳西下。
  萧剑扬看着波琳娜,她看着湖面上跳跃的夕阳余辉怔怔出神,蓝宝石般美丽的眸子失去了往日飞扬的神采,充满了悲伤。
  一对雪白的水鸟轻盈地掠过湖面,女狙击手的目光追逐着这对优雅的精神,幽幽一叹:“你说如果人能像鸟儿那样无忧无虑,一辈子都在一起,展翅翱翔,纵情享受蓝天白去,繁花芳草,那该多好?”
  萧剑扬勉强一笑,说:“是啊,那样就好了……可惜我们终究不是鸟儿,我们没有翅膀,所以无法拥有这种无边无际的自由。”他往后一躺,躺倒在草地上,双手枕着头看着天空,问波琳娜:“帕娃,还记得你当初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去参军的吗?”
  波琳娜说:“当然记得。那时候我们还拥有一支全世界最强大的军队,我想成为其中的一员,我想成为一名空降兵,因为空降兵可以拥抱蓝天;我想成为全世界最优秀的狙击手,让每一个试图将黑手伸向我们伟大的祖国的人都对我闻风丧胆!”
  萧剑扬喃喃说:“这就是你加入军队的初衷?真好……真好……”
  波琳娜也躺下,侧过头来看着他,问:“那你呢?还记得你为什么要参军吗?”

  萧剑扬说:“我参军的动机很简单,也很现实,我想出人头地,我不想一辈子留在那个贫穷闭塞的山村里,与贫穷为伍就这样过一辈子。我一定要出人头地,走出那片大山,而参军是离开大山唯一的途径。很多战友跟我一样,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走进军营,穿上了军装,然后就再也没能脱下了。”
  波琳娜问:“你不喜欢你的家乡?”
  萧剑扬说:“不喜欢,做梦都想离开,再也不回去了……”他的声音低落了下去,神色变得很复杂,喃喃自语:“但是参军之后,我最牵挂的还是家乡,做梦都想回去……”
  波琳娜问:“没有回去过吗?”
  萧剑扬说:“回去过一次。”
  波琳娜说:“那回国后就再请假回去看看呗。你的心理压力实在太大了,需要放松一下,否则的话你心里那根弦迟早会绷断的。”
  萧剑扬摇头,苦涩地说:“回不去了……我没有家了……”
  波琳娜这才想起,他父亲已经去世,他的家已经不复存在了。她说:“既然这样,就一直往前走,不要回头看,过去的种种就埋葬在心底,让它彻底过去,你只要为自己的前程拼搏就行了。我猜你参军并不仅仅是想逃离那片贫困的大山那么简单吗?真要是这样,你根本就坚持不到现在。”她把手放在萧剑扬的胸口,感受着他的心跳,轻声说:“以后在你彷徨、迷茫的时候,就像现在这样,把手放在心口,倾听着自己心跳的声音,认真想想自己是为什么走进军营的。我们这些军人是最穷的一拨人,穷得只剩下理想和初衷了,所以,你不管走多远,都不要忘记自己为什么而出发……如果忘记了,所有的坚持都没有意义了。”

  萧剑扬心头一动:“不管走多远,都不要忘记自己为什么而出发……说得好啊,说得真好!”
  波琳娜说:“还有,答应我,不要再受伤,我回俄罗斯之后,我们恐怕没有多少机会见面了,如果你再受伤,谁来救你?”
  萧剑扬说:“好,我答应你,不会再受伤。”
  波琳娜说:“还要答应我,不管形势有多绝望,都不能放弃,只要一惜尚存,就不能自暴自弃!”

  萧剑扬说:“我答应你。”
  波琳娜说:“还有,要经常笑一笑。你现在是队长了,队长除了能力要强之外,还要有足够的亲和力,整天绷着个脸,很容易跟队员们产生隔阂,这样一来战斗力就大打折扣了。要笑,要多笑一笑,懂吗?”
  “还有,战斗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脱下防弹衣,黑编制部队的成员个个都是神枪手,在战场上随时可能被子丨弹丨击中,脱下防弹衣等于是找死!”
  “还有……”
  她一脸严肃地反复叮嘱着,哪怕是常识性的东西也是反复的叮嘱,这让萧剑扬的心里充满了不祥的预感:
  她仿佛像是在交待后事!
  他用力抱紧她,低声说:“不要说了,帕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未来的路还很长呢!”
  波琳娜用力点头:“嗯!”
  古巴军团的动作很快,只用了一天时间,分散在卢旺达各地作战的士兵们就集结起来,搭乘直升机抵达坦桑尼亚机场,准备上飞机前往俄罗斯了。铁牙犬小队前去送他们,那天波琳娜拉着萧剑扬的手,哭得一塌糊涂。而看着她上了飞机,飞机呼啸着冲上高空,消失在蓝色天际中,萧扬的心痛得厉害,像是有一根绳子拴住了他的心,绳子的另一端就握在波琳娜手中,随着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远,拽得就越来越厉害,痛得他只想放声大吼声。

  又一个在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人离他而去,很可能再也见不到面了。
  他这一辈子,到底还要失去多少东西?他到底还有什么可失去的?
  金南一也前来相送,看着古巴军团所搭乘的飞机越飞越远,他深为惋惜:“真是可惜了……本来我还想设法招聘这批雇佣兵为编外行动部队的……”
  日期:2018-11-22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