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1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后一句话说什么?”
  “嗯,大概是一把火烧了草场投奔梁山……”
  方晟静静地说:“对,一把火!”
  小牛呆呆看着他的脸,足足隔了两分钟惊叫道:“你,你要我放火烧了美发中心?”
  “钱不是问题。”
  “我投入那么多心血,还有员工、客户,好不容易建起来的关系网……”
  “与二叔的前程相比都不算什么。”
  “可是我……”
  小牛难以置信捂着脸,好一会儿才说:“烧了它,我就一无所有了,身无分文我能去哪儿?”
  “梧湘,那边有朋友罩着可确保安全,另外想开美容院也行,资金我出,手续方面朋友提供一切便利。”
  “我老公呢?他们在潇南德亚好端端上班,总不能跟着去吧,也解释不通。”
  “巧了,”方晟笑道,“如今潇南德亚变成杭风电子的分厂,总部就在梧湘。”
  天衣无缝的安排。
  小牛无话可说,手指绕着衣角一圈又一圈,内心充满矛盾和不安。原本在省城打工,因变故辗转来到红河,本以为从此定当下来。谁知又生出意外,居然要背井离乡到遥远的梧湘……
  手机响了,一看居然是老公小周打来的,小牛瞥了方晟一眼按下接听键,低声问:
  “怎么了?”
  小周没意识到她的异常,兴奋地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被调到总部工作了!对了,你舅舅也去,这批共调动十个……”
  小牛又瞟了方晟一眼,蹙眉道:“干得好好的,干嘛去总部?”

  小周不满地说:“瞧你说的,真是头发长见识短!这回抽调的都是技术骨干,到总部加薪、指导和管理更重要的车间,是件大好事啊!”
  “那我咋办?”
  “啊……”小周似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迟疑片刻道,“要不你也跟过去?不晓得总部附近好不好开理发店……”
  小牛生气地挂断电话。

  “你都安排好了,还征求我的意见干什么?”她微带怒气地说。
  给钱给出路,连老公都稍带一起安排,到哪儿有这种好事?居然还冲自己发火!
  谁叫她是二叔的情人,算起来还是自己长辈!方晟无可奈何解释道:
  “总不能你这边今晚放火,小周那边明天接到调令,那也太明显了,对不对?总得有个循序渐进吧。再说了,他只是接到通知而已,还没正式过去,通知可以随时变化的。”

  “我说不过你,我要跟他通电话!”
  小牛板着脸下车,跑到两百多米开外拨通于道明的电话……
  方晟在车里耐心地等了二十多分钟——周一上午是于道明最繁忙的时刻,门外不知排多长的队伍,多少重大事项等他拍板决策,有两次方晟过去都被要求简明扼要,偏偏这会儿于道明居然有工夫跟她煲这么长时间的电话粥!
  好不容易等她回到车里,眼圈红红的象受了天大委屈,鼓着腮说:
  “走就走……他要你给补偿金!”
  出工又出力,做长辈的也不能这么霸道!
  方晟道:“一百万够不够?”
  小牛琢磨会儿:“到了梧湘住哪儿?”
  “租房,另外再贴十万块钱房租。”
  见他如此爽气,小牛也不好意思漫天要价,低头想了想道:“还有遣散费呢,那些员工毕竟跟了我这么长时间。”
  方晟哑然失笑:“店都烧掉了还给什么遣散费?好吧,每个员工按两个月工资算,我再给五万!”
  “善后工作大概得一天时间,后天,我自个儿去梧湘?到时候找谁?”
  “后天上午我来接你。”
  当夜,牛牛美发中心突然起火!
  由于周围都是厂区,夜间基本没有行人,等到附近工人远远看到火焰报警,消防车呼啸而至时店已烧得面目全非。
  闻讯赶来的小牛哭得梨花带雨,可怜楚楚。美发中心没投保,烧掉就烧了,几十万净损失只能自家承担。
  第二天员工们哭丧着脸安抚一番,从小牛手里领了两个月遣散费后各自散去。

  又隔了一天方晟如约而至,带着她前往梧湘。
  处理这等事自然不能惊动齐志建等人,这回方晟找的是安如玉。
  “她跟我没瓜葛,而是关系到一桩……命案!”方晟存心吓唬安如玉,一脸严肃地说,“具体情况我不便说得太细,总之你的任务是看紧她,不要让她乱走乱动,有什么异动及时跟我联系。只要她一年内不出妖娥子,你就算立了大功!”
  安如玉听得又紧张又兴奋,道:“我明白,保证死死盯住她。”
  周一上午,安如玉利用残联主席的职权提前给小牛安排了新工作:江宇区残疾人劳动就业服务所,小牛作为临时聘用老师专门辅导残疾人理发,提高生活自理能力。
  小牛的住处则在安如玉所住的单元里,安如玉的解释是每天顺路送她去服务所,下班接回来一起做饭,两人都是单身正好结伴儿——方晟没提小周在江宇开发区杭风电子,小牛不知何故也没吱声。
  对这份新工作,小牛既感到新奇又觉得自豪:从高中毕业起一直做的是伺候人的事儿,陡然间居然站在讲台上象模象样授课,被人家一口一个“牛老师”,听在心里美滋滋的。
  “有什么奖励?”方晟临走时安如玉盯在后面问,话音里似乎带着钩,暗示着某种诱惑。
  要不是小牛在旁边,方晟真当场把安如玉“法办”,遂按捺住冲动淡淡一笑,道:“到时再说。”
  至此,小牛在省城和银山红河的痕迹被清除得干干净净。她曾工作过的银星美发中心已关门大吉,老板崔永夏不知所踪,员工们也无从查知下落;她开的牛牛美发中心因火灾损失惨重,也辗转他乡,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去了哪儿。
  方晟把整个情况源源本本回报后,于道明微微笑道:
  “办得好,记特等功一次。”
  方晟趁机顺竿爬,道:“有啥实质性奖励?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出手不能小啊。”

  于道明才不会被他诳住,劝导道:“年轻人目光要长远,不要贪图眼前小恩小惠,心中有大格局的人才能笑到最后。”
  “就是说这回不给奖励?”
  “是这个意思。”于道明坦率地说。
  “那我只好厚着脸皮开口了,”方晟道,“省市场监督局有个副处想提正处,二叔能不能出手帮一把?”
  “市场监督?你哥不是在潇南监督吗,怎么……噢,他的那个什么小师妹!”

  “二叔记忆力真好,不输于三十岁的年轻人。”
  “拍马屁也要有点分寸,太离谱就是讽刺了,”于道明不满地说,“省直机关提拔干部很难啊,你是知道的,要想顺顺当当只有下基层。可她几年前才千方百计调回省城,反复折腾图个什么劲儿?”
  方晟赔笑道:“人生就是折腾嘛……要不在省城附近想想办法,比如银山?或者调到业务关联单位,象行政审批中心、纠风办等?”
  “你尽给我出难题!不多说,我还有个会,这事儿得慢慢来。”于道明恶声恶气说完便挂断电话。
  日期:2018-10-14 0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