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583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冉露摇摇头道:“出差去岛城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香香应了一声,把刚才买的那一袋验孕棒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冲冉露招招手,示意让她坐下来。
  冉露本来挺紧张,但是事情都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除了坦然接受,好像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带着一丝忐忑,冉露靠在香香身边坐下来,先下手为强地问道:“买这么多支干什么啊?”
  香香明知她打岔,也只有顺着他的话头往下说道:“单支测不准备,每个牌子的验孕棒的效果也有所不同,所以都每个牌子都试一遍,这样才稳妥。”
  说着,香香顺手把这**支都给拆了开来,然后一把递给冉露道:“夹着点尿,一支来点儿,别爽过头哧溜一股子全都尿光了。”
  “滚你的!”冉露啐了一口道:“你的那些粉丝要是知道你是这样的网红,肯定粉转黑!”
  香香叹了一口气道:“你才是粉转黑啦!”

  一听这话,冉露羞得满脸通红,抓起一把验孕棒扭着软腰赶紧去卫生间了。
  几分钟之后,冉露扭扭捏捏地走了出来,把一把验孕棒背在身后。
  “拿过来吧,两个女人还有什么好害羞的!”香香不耐烦地把一把验孕棒抢了过来,一支支地看,“没有,没有……都没有!”
  看到香香把所有的都扔了,冉露终于松了口气,瘫在了沙发上,一脸放松的样子。
  过了好久,香香才正色道:“好了,问题解决了,你现在可以跟我说实话了,是谁?”

  “啊?”冉露一脸慌乱,没想到香香这么直接,一点缓冲的余地都没有,弄得她很是紧张,赶紧道:“香香,你看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少来,你今天是躲不过去了!”香香瞪着冉露,哼道:“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方长,对吗?”
  冉露娇躯一颤,满脸惊讶,就算不承认,她这反应也能说明一切的问题。最终,冉露轻轻舒了一口气,低下头表示着默认。
  死家伙!香香暗骂了一声,然后牵着冉露坐了下来,关心地问道:“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也不知道保护自己,那些个臭男人就只顾自己舒服,就不做保护措施,你应该有所准备的,你看看,这多危险啊!”
  冉露摇摇头,羞涩中带着幸福地说道:“这又不怪他,是我主动的,我是第一次,总不想把第一次给了乳胶吧?”
  “第一次?”香香惊讶道:“那他不是把你弄得死去活来的?”
  一听这话,冉露觉得哪儿不对,大小眼地审视着香香,心中好像明白了什么,却没有问出口。
  香香也觉察到自己的失言,慌忙圆道:“方长那家伙到底给你施了什么法,居然连宝贵的第一次都让你这么心干情愿地交了出去,你得让他负责啊。”

  冉露笑了笑,柔声道:“我跟他睡,不是为了用自己的身体捆住他,而是真的只是想把自己给他而已。不管他有什么样的想法,我只要能跟在她的身边就可以了,并不要让他选择。”
  香香没有想到以冉露的家世条件,居然还能有这么开放的想法,也是满意外的。
  想到这里,香香暧昧地笑道:“你把第一次完完整整地交给他了,以后啊就得让他戴上,不然多危险啊,你放心,戴上其实也很舒服的,现在那些什么浮点,螺纹,颗粒,还事震动的,不知道多厉害……”
  “讨厌死了,谁让你跟我普及这些东西啦!”冉露羞得伸手去挠香香。
  香香一把抓住冉露的手,一脸不怀好意地问道:“快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弄的,你没有咬他啊!”
  “啊!”冉露被问得惊叫了起来,拼了命地挣扎,把手抽了出来,在香香的极力追问之下,冉露头皮一硬,直视着香香,反口问道:“那你呢,你咬过方长吗?”
  “我……”香香脸色一滞,吞吞吐吐起来,一时之间眼神慌乱无比地狡辩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冉露哼了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他啊也不知道滚了多少次床单了。”

  “什么啊,就一晚!”香香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紧接着叫道:“露露,你……你不会怪我吧?”
  冉露红着脸道:“我为么要怪你,算起来,你们还在我之前,要怪,也是该你怪我吧!”
  香香心头一颤,哼道:“其实我跟你的想法也差不多,像我原来放纵惯了,一时让我收心也不可能人,与其这样,不如大家都自由一些,你想想以方长现在招人喜欢的样子,谁能捆得住他啊!”
  冉露点点头,咬着下唇道:“捆不住他,倒能限制他,香香,不如我们结成联盟吧,以后多盯着点方长,至少可以心里有个数。”
  香香重重地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就这么说定了,以后但凡是他身边再出现什么妹子,我们得第一时间发现才行。”

  两个女人本来就是好朋友,很容易在这件事情上达成共识,商量一阵之后,居然慢慢地开始聊起了细节,分享着一些经验,弄得两人一阵心颤,躁得不要不要的。
  苍妙习惯晚上在外喝几杯再回家,以前喜欢在单行道,至从在方长身上尝到了甜头,在外面就再也找不到快乐。
  今晚的苍妙本来准备早睡,结果等来了苍衡的电话。
  苍衡以最短的时间来到苍妙的家,将他今天所听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苍妙沉默了好久,这才问道:“你是觉得老爸在找替代品吗?”
  苍衡面色一变,皱眉道:“替什么代什么?不管大哥死不死,我都是爸的亲儿子,跟替代扯得上半毛钱关系吗,我只想知道,范成友他儿子弄死了大哥,我们家就这么算了?”

  苍妙听得眼前一亮,好家伙不愧是我们苍家的子孙,这脾气,还真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要知道当初苍妙完全成为了苍家利益的牺牲品,苍以怀的古板思想以为官商的结合可以让苍家的发展一帆风顺,可实际上影响不大不说,到关键的时候一点忙也帮不上。
  苍妙已经忍受这段无趣的婚姻很长的时间,直到她大哥的死,成为了压垮他们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在这个当口,苍家要让范成友交人,可是苍妙的婆家,连个屁都不敢放。苍妙跟她大哥的关系胜过这世上所有的兄妹,走哪儿都得把她这个妹妹带着,去哪儿玩都得给妹妹买礼物。曾经苍妙说,她将来的男人如果没有她哥对她这么好的话,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当中。能说出这句话来,说明她哥在她的眼里除了是她的血亲,还是她的偶像。

  要说苍正死了,全家上下,最痛苦的就是苍妙。但是苍妙没有哭,憋着一口怒气在她哥头七没过的时候,就把婚给离了。而且苍家上下没有一个人出言反对。
  想到这儿,苍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地,说道:“苍家的人恩怨分明,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大哥的血仇,我们怎么可能忘得了呢?”
  苍衡点点头道:“我要的就是这句话,如果你们无意报仇,我一个人也会把范增给翻出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