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271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康慧珍自知理亏,目光闪烁不敢正视乔雨薇。但她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因为在报纸上看到她肝移植成功的消息,想着今后这个女儿还是可以依靠的,所以就厚着脸皮来了。
  “雨薇,你别这样对妈说话,妈当时也是迫不得已……你知道的,我和乔万东离婚了,后来又被你亲生父亲缠上……”
  “既然缠上了,你就不要再回来了!你把奄奄一息的我扔在医院,现在又回来干什么?”乔雨薇异常激动,捡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就往地上砸,嘴里叫嚣着,“你给我滚!你算什么母亲?你也好意思在我面前自称是我妈?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妈?滚!给我滚出去!”
  “雨薇,你别这样!你看你这病也好了,你和韩承毅还是有可能的,我听说,韩夫人让你搬进韩家了,是不是?”康慧珍犹自厚颜无耻的说着,根本没有在意到女儿的身体和精神状态。
  “啊……”乔雨薇歇斯底里的捂住了耳朵,双眸赤红,疯了一般尖叫着,“别让我听见你说话!给我滚!滚啊……啊……”
  守在外面的保镖听到这动静,赶紧冲了进来。
  “乔小姐?”

  乔雨薇缩在床头细微颤栗,指着康慧珍说:“把她给我赶出去!以后都不要放她进来!”
  “是……请你出去!”保镖一边客气的说着,一边毫不客气的拉着康慧珍往外拖。
  “雨薇、雨薇!你不能赶我出去!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不管我做过什么,你也是我生的、要是没有为我,你能过得这么好吗?乔雨薇!”康慧珍抗议争辩,完全不管用,还是被保镖给拖了出去。
  “乔雨薇!你好狠的心肠!难怪你命这么不好,居然让保镖这样对你自己的妈……哎哟……”
  康慧珍在门口还在谩骂,声音越来越小,想来是被保镖拖到远处去了。乔雨薇紧紧抱住脑袋,头疼的厉害!为什么?她的人生里,为什么就没有一样好事?
  儒雅的学者乔万东不是生父,生父是个地痞,母亲又自私自利……连喜欢的男人,心里也只有乐雪薇!乔雨薇握紧双拳,嫉妒让她理智寸寸燃烧,心上阵阵凄凉……

  帝都,总统府。
  前院里,灯火辉煌。今晚,在这里,有一场政商共聚的小型晚宴,在这里,聚集了帝都最显赫的权贵,主人正是C国的总统杭泽镐,而韩承毅作为商界龙头,自然也在受邀之列。
  总统杭泽镐虽然已近中年,但外表依旧风流倜傥,加上有混血血统,五官立体而英气逼人,他的英俊绝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在场的年轻人。平心而论,比起帝都四大家之首的韩承毅,杭泽镐在帝都更是所有女性心目中的男神。
  因为在帝都,国民们都知道,总统杭泽镐钟情于自己的妻子,他的妻子在十几年前病倒昏迷在床,至今尚未醒来,而杭泽镐却一直没有再娶。这在帝都,是段广为流传的佳话。
  杭泽镐正在和韩承毅举杯换盏,彼此都是滴水不漏城府极深的人,说话就像是在打太极。别人看着累,他们却把这当成一场高智商的游戏,玩的游刃有余、不亦乐乎。
  正说在兴头上,杭泽镐的义子杭安之走了过来,靠在杭泽镐耳边,低声说:“义父……”
  显然,因为韩承毅在场,有些话他不方便说。
  杭泽镐了然勾唇,放下手中的高脚杯,对着韩承毅一笑:“不好意思,韩三少,怠慢了,我有点私事现在需要去处理一下。跟你说话很有意思,如果我办完了私事你还没走,咱们再接着聊,怎么样?”
  韩承毅单臂置于胸前,恭敬的说到:“总统您客气了,承毅不胜荣幸。您有事就请去忙吧!”
  “嗯。”杭泽镐审视的打量着他,那眼神高深莫测、暗含深意。
  杭泽镐走在前面,杭安之跟在他身后一路往内院里走,每到一处门卡,杭安之都要刷过指纹才能进去。这样一路到了总统私人所住的内宅,环境很幽静,处处显示着尊贵和优雅。
  “夫人呢?”
  杭泽镐进入内宅的第一句话都是这句,十几年来仆人们都习惯了。
  “回总统,一切都好,今天还多喝了些参汤。”长期负责照顾总统夫人的下人赶忙答道。
  杭泽镐点点头,嘴角有一丝丝松懈,这才领着杭安之上了楼上书房。
  “怎么样?查到了?”杭泽镐接下领带,随意的放在沙发上,人也往沙发上一躺,指着杭安之说,“你也坐,在家里不必这么拘谨。这里现在只有我们父子俩。”
  “是,义父。”
  杭安之依言坐下,把查来的事情一一汇报给杭泽镐。

  “查过了,乔万东的户籍上只有一个女儿。”
  听到这里,杭泽镐不由一怔:“只有一个女儿?那么也就是说,这个乔雨薇就应该是我和阿慈的女儿?”想着乔雨薇被病痛折磨折磨多年,杭泽镐痛苦的扶住了额头。
  当年,他就说要把女儿一起带回来,可是,阿慈不让,说那样太亏欠乔万东了。
  可是,近几年来,杭泽镐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儿越来越觉得亏欠与思念,妻子又昏迷不醒这样多年,他才下了决心要将女儿找回来。这么一找,才发现原来他的女儿很可能就在T市!
  她便是韩承毅重金为其寻找肝源、做肝移植的乔雨薇!
  “义父,您不用难过,乔雨薇的手术很成功,相信很快就能康复,等到夫人醒过来,你们一家就能团圆了。”杭安之在一旁安慰着杭泽镐。

  杭泽镐收起悲戚,抬头问到:“医院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我要尽快见这孩子一面,另外,为了以防万一,检查还是要做。注意,一切秘密安排,在确定这孩子的想法之前,我不想声张,她要是随了阿慈,估计又是个倔脾气。”
  言语间,不知不觉,已是满满的父爱。
  杭安之会心一笑,点点头:“是,义父放心,安之知道怎么做。”
  “嗯。”
  杭泽镐站了起来往外走,杭安之问到:“义父,您还回前院吗?这会儿宴会应该还没散。”
  日期:2019-01-08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