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1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樊伟皱眉道:“我想过这个问题,但那个动物保护组织很让人头疼,具有以色列人不屈不挠死缠烂打的风格,FBI、军情六局等等都让它三分呢。有个办法可以试试,解铃还需系铃,可以通过中间人释放善意,然后让许玉贤在银山推出一系列轰轰烈烈的环保措施,投其所好嘛……”
  方晟喜道:“这个可以试试,相当于将功补过。”
  “人家吃不吃这套还未为可知,总之拿出实际行动总比硬对抗好。”
  “这件事请伟哥……啊不,樊哥多费心了。”
  樊伟似乎已习惯这种戏谑,与他碰杯后一饮而尽,微笑道:“听说老弟酒量不如红雨?”
  见他故意提到樊红雨,方晟的心砰砰急剧跳了两下,避重就轻道:“想必樊哥更厉害了。”
  “换了我恐怕未必,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方晟不敢接碴,满脸堆笑陪樊伟回到座位。喝了两轮,燕慎借敬酒机会和樊伟到刚才的角落说话,方晟见状冲白翎使个眼色,到陈皎那边敬酒。
  白翎会意,举杯向蔡副书记和牛博士发动新一轮进攻,姜姝也加入其中,号称“姝翎壁合”。
  方晟将陈皎拉到另一侧,还没开口陈皎抢先笑道:
  “是不是埋怨我没做技术指导?中午的事可不能怪我,全是燕慎的主意。”
  方晟摆摆手,满不在乎道:“兄弟我类似场面不是第一次碰到,没事儿,脸皮厚刀枪不入,先搞一个……”
  喝掉后,方晟悄声道:“又要麻烦你了,还是提拔省长的事儿……”

  “好嘛,我才副省长还不是常务,你倒好,隔三岔五来刺激我,这回是谁?”陈皎眼珠一转,“等等,不用你说我也猜到,于道明?”
  “唉,若是外人我根本不好意思跟陈兄说。”
  陈皎似笑非笑:“怎么,你老丈人不肯出面?还是觉得不便为弟弟说话?”
  “感觉说了没用,哪有陈常委一言九鼎的份量?”方晟道,“老实说,目下我在鄞峡困难重重,迟迟没能打开局面,另外吴郁明的情况你也知道……”
  “唔,我懂你的意思,”陈皎若有所思,“双江由于种种原因,愈发被各方所关注。何世风没到卸任年龄,倘若各方势力用力过猛,为保持安定团结局面,很可能和稀泥让他继续做下去。毕竟,他虽不讨大家喜欢但没有经济问题,执掌双江政务多年成效不大,也没犯什么差错,你说呢?”

  “那样的话只能认命,对我们来说努力一下总是好的,至少让高层领导知道于道明追求进步,不甘心做安于现状的庸官。”方晟道。
  陈皎笑笑:“我明天回碧海,在此之前总有机会跟父亲见一面,试试看吧。”
  虽然不象上次爱妮娅的事那么爽快,总算同意“试试”,方晟如释重负又跟他“搞了一个”。
  这顿酒喝得非常尽兴,与昨晚于家生日晚宴一样都没醉,可兴致都很高,散席时约定下次樊伟做东,还是这套班子。

  回到于家大院已经下午三点多,逛街的还没回来,方晟不能再等了,让于家安排车辆直奔京都机场。
  飞抵潇南机场时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牧雨秋、芮芸、周挺等一干人等早早候在机场咖啡厅。
  “基本情况调查得怎样?”没落座方晟就迫不及待问。
  芮芸从包里抽出一叠材料,有条不紊道:“银星美发中心是省正府对面沿街规模最大的美容院,营业面积370平米,员工23人,一楼理发、护发护肤;二楼保健、保养,经营正宗规矩,从无不良行为……”
  牧雨秋补充道:“中午我派人试探过,出三倍价钱都拒绝了。”

  芮芸续道:“银星老板叫崔永夏,潇南本地人,第一桶金就是开理发店。银星经营步入轨道后,他主要精力用在三条街外的银星宾馆,那是两年前以低价盘下来的,由于地理位置不好、装修陈旧等原因,经营一直没有起色,有人说银星美发中心一半利润都用来弥补宾馆亏损,不知怎地,崔永夏就是下不了决心转手……”
  “我觉得其中有猫腻,可惜时间太紧张,来不及做深入调查。”牧雨秋说。
  方晟问:“估计哪方面猫腻?”
  “宾馆向来是藏污纳垢的地方,提供各式各样的色-情服务、纵容吸丨毒丨贩毒交易、召开所谓产品推介会等等,利润高得惊人,”周挺说,“奥妙在于那些活动本身不合法,宾馆全部是现金收入且不必开发票,更谈不上纳税了。”
  芮芸道:“因为宾馆连续两年亏损,崔永夏为了掩护不法收入肯定不愿转让美发中心,除非出的价钱远远高于宾馆盈利,那样的话代价太高了,高得难以想象。”
  “有多高?”方晟问。
  “银星美发中心去年刚与房东续约五年,总金额是三百万元,如果中途毁约,买家要承担两百多万房租赔偿金,这是一块;第二块是美容中心每年盈利约一百六十万,按市场通行做法是补偿三年盈利,即五百万左右;第三块把人家赶走总要投资干点什么,省正府对面的门面又有一定要求,这块投入少说也有一百多万,加起来可能达一千万,还不算崔永夏有可能狮子大开口。”芮芸把账算得一清二楚。

  牧雨秋道:“即使五百万从崔永夏手里拿过来,换作我是纪委调查人员脑子里也要打个问号,这笔交易为何如此仓促?买家花大价钱为了什么?说不定还得绕到我们头上!”
  周挺总结道:“所以正常交易肯定行不通。”
  方晟苦苦思索,良久道:“必须一周内完成这桩事,把痕迹清除得干干净净。再给你们三天时间,来得及吗?”
  牧雨秋等人面面相觑,隔了会儿芮芸道:

  “如果有警方配合就好了,连续监视一周,发现问题的概率很大。”
  “这个没问题。”
  方晟随即给严华杰发了条短信,不到十秒对方回道“OK,今夜开始”。
  这当儿周挺想到个主意:“我们主动联系业务,制造机会给丨警丨察抓,然后顺理成章地重罚,再往死里查,查得他倾家荡产,不得不转让美发中心!”
  “人为因素太明显,不妥当。”芮芸微一沉吟便否决了。
  “总不能把美发中心员工都绑架到外省吧。”牧雨秋开玩笑道。
  偌大的咖啡厅就坐着他们几位,若有若无回荡着悠扬婉转的钢琴声,沉默了足足五六分钟,方晟道:
  “有个成语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聪明如芮芸、精明多谋如牧雨秋都没猜到话中含意,茫然看着他。
  “国家在消防方面执行的标准很高,但真正符合要求的建筑并不多,省正府对面门店全部属于民宅转商用,别说安全合格证,就连最基本的消防栓都没配,消防通道早被各种违章建筑堵死,无法发挥作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