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6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少来这一套,你在我面前还有不敢干的事情吗?别转移话题,老实说,喜春的鞋去哪儿了?”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走到沙发上坐下。“喜春,你来讲吧!”
  梁喜春立刻就冲贾雨娇欠了欠身,将在楼下包厢内发生的事情简单叙述了一遍。当然,萧晋跟她**演戏以及抱着她上楼的事儿,半个字都没提。

  贾雨娇听完就叹了口气,来到萧晋身边坐下,微微埋怨道:“你怎么就不知道消停呢?冤家宜解不宜结,身上已经一堆的麻烦事了,还这么四处树敌,不觉得累吗?”
  “累啊!怎么会不累?”萧晋立刻就像没了骨头一样歪倒在她的身上,郁闷道,“可是老天爷明显不这么想,可能我在他老人家的眼里就应该是一台永动机。真是的,老头儿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当永动机我没意见,可你把床上的我也一样变成‘永动’的呀!”
  “臭猴子,三句话离不了坏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贾雨娇嗔道,“你也就下半身的这点儿出息了。”
  “是啊是啊!”萧晋腆着脸的往人家胸脯上凑,“好姐姐,你就行行好,早点儿满足了我的这点儿出息吧!”
  贾雨娇一阵哭笑不得,推开他的脑袋说:“行啦!别闹了,要吃奶回山里吃你们家沛芹的去,现在给老娘坐好,说正事儿!”

  萧晋的表情要多幽怨有多幽怨:“姐,你总这么犹豫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给你小小猴子啊?”
  “没完了是不是?再胡闹,我可不理你了。”
  “好吧好吧!谁让我求着你呢?”摇摇头,萧晋喝了口酒,又正色道:“我听耗子说,因为秦承志的死,这两天有不少龙朔江湖的叔伯辈老人联系你,他们想干嘛?”
  “还能想干嘛?”贾雨娇从桌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支女士烟点上,撇嘴说,“无外乎什么你一出现就连折两位大佬,现在江湖中已经是人人自危,希望我能给你吹吹枕头风,让你收了神通,人情社会,和谐最大。顺带着再推荐一下自己的子侄辈,企图染指秦承志死后留下的空白。”

  “那他们可要失望了,我现在连你的枕头什么味儿都不知道,哪有机会被你吹风?”
  白他一眼,贾雨娇问:“小猴子,跟姐说实话,秦承志的死是不是和你有关?”
  “何止有关?他妈就是我逼着他亲手杀死的。”
  贾雨娇微微一怔,继而苦笑:“看来,江湖果然不是我们女人适合呆的地方,以前我以为我就够心狠手辣的了,跟你们男人一比,简直像菩萨一样,真不知道我能活下来并当上大佬,是因为多大的运气。”
  “我的傻姐姐,咱俩就没有可比性好不好?你当江湖大佬,是为了从江湖中获利,手段自然不能太过酷烈,人都死光了,谁给你挣钱?我当这个大佬就完全不一样了,除了走私渠道和顺带哄你开心之外,什么都不在乎。再说了,秦承志不但对我阳奉阴违,还伤害了我的身边人,没亲手弄死他已经是我难得的仁慈了。”
  贾雨娇柳眉挑起:“你的身边人?谁?”
  “还能是谁?他妈是开孤儿院的,我身边唯一在孤儿院长大的人就只有菁菁。早就发现她身上有许多恐怖的旧伤,直到前些天才知道,原来秦淑芳母子一直在把那可怜的姑娘当保镖和打手使,更不用提他们还走私贩运孩子了,想想就火大!”

  “原来是这样。”贾雨娇脸上露出恍然的神色,然后便醋意十足地说:“平日里被你含着捧着的姑娘,居然被那么虐待过,秦承志还真不是一般的该死!
  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还是对菁菁下手了,到目前为止,雅洁、雅洁的妹妹、雅洁的秘书、以及雅洁的闺蜜我全都已经被你攥在了手里,小猴子,你可真是个擅长吃窝边草的坏兔子啊!”
  “呃……娇姐姐,你说话不要这么犀利好不好?整的跟我早有预谋似的,这就是个巧合嘛!”
  贾雨娇探手就掐住了他腰间的一块软肉,一边拧一边笑靥如花的说:“我相信你不是早有预谋,你只是长了一双见不得好东西的眼睛,也多了双太长的手。”
  萧晋很疼,但还得嘿嘿赔笑。没办法,亏着心呢,这种事儿各一般人家里都可以出人命了,贾雨娇只是掐他两下,已经是难得的大度了。
  好在很快舒兰推了一辆餐车进来,算是救下了他的命。

  “事情我知道了,要是那些什么狗屁叔伯再来找你,你就说我放出了话:既然已经上了岸,那就在岸边钓钓鱼溜溜鸟,老人家就该有个老人家的样子,起码得知道‘惜福’这两个字怎么写。这年头,混江湖的人有机会养老的可不多,他们要是实在觉着自己的子侄辈才华能力多到溢出来,我不介意抽时间帮他们修剪修剪,小树苗嘛!要想长得高,总得把横出来的枝干砍掉不是?”
  要向人心不贪,千难万难。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人最容易犯下的一个错误就是会出现侥幸心理。他们觉着只要自己能吸取前人的教训,就可以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数钱,却从来都没有比较过,自己是不是比前人更聪明。
  那些所谓叔伯们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萧晋清楚的很。无非就是六位大佬接连死掉了两个,觉着龙朔江湖要重新洗牌,再加上郝景龙这个代理人与汪雨伯的密切联系,好像他很喜欢重用新人年轻人似的,所以沉寂多年的心思就开始活泛起来,想着让后辈出来试一下,看能不能弥补自己当年没有登上顶峰的遗憾。
  对付这种年龄没积攒出多少智慧的老狗,跟他们客气绝对会被他们误会成默许,所以萧晋的态度非常直接且强硬——不怕没人养老送终,就尽管让你们的子侄辈出来混吧,反正老子现在的名声也跟杀人狂魔差不多了,手里不介意再多一条你们孩子的小命。

  吃过东西,又跟贾雨娇聊了会儿重新改造元府大宅的事情,萧晋就离开了凌光酒店,前脚刚进雁行医馆的大门,后脚董雅洁就打了电话来,说王茂勋派人送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到她那儿,还说什么犬子无礼,希望他多多担待之类的。
  他当然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王博超虽然表面看上去很是沉稳,像是一个家教严谨的富家子弟,其实骨子里依然还是个被宠坏了的纨绔,不过是心眼儿多了点,伪装的比较好罢了。
  事实上,萧晋最后跟他说的那番话还真不是纯粹的装逼,这种长了点儿脑子就以为自己是鹤立鸡群的傻逼二代,确实没资格跟他谈判。
  果然,王博超回去把话跟自己老爹一说,老狐狸一样的王茂勋就什么都明白了,狠狠训斥了儿子一顿,然后就表示出了自己的诚意。至于送来的为什么不是那套房子而是五百万,这就是会做人了。房子虽能升值,终究都是死物,在直观上哪里有白花花的银子显得有诚意?再者,房子还得过户交税之后才算真的属于萧晋,麻烦不说,也容易夜长梦多。
  日期:2018-09-11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