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1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宴一如既往地其乐融融,继续秉承以于老爷子为核心、于云复为主角的两大主线敬酒,除此之外还有三条副线:
  一是于道明成为于渝琴全家主攻目标,围着他没完没了地敬酒;
  二是于道明实在招架不住,把方晟架到火上烤,非说上次提拔自己没帮忙,完全是方晟在梧湘的朋友使的劲,接下来方晟也招架不住了;
  三是于铁涯铆足劲跟方晟套近乎,非要他答应喝完酒一起打牌。

  方晟知道于铁涯做事功利性很强,从来不肯浪费时间,打牌是假,八成有别的事儿,心中诧异不已,暗想京都周围都是京都传统家族的天下,要在仕途更进一步应该多敬于云复的酒才对。
  席间非常罕见地,于云复主动敬赵尧尧母子俩,弄得赵母泪眼涟涟,赵尧尧却有数怎么回事,从容而淡定。于家诸人均惊异不已。
  酒过三巡,于老爷子毕竟年岁已高体力不支,团桌环敬一杯后由于云复搀着回房休息——于云复也不能过量,防止夜里有突发事件。
  临出门前于老爷子特意停下来关照:“都喝高兴点,天大的事儿放明天再说。”

  这句话在于道明听来格外刺耳,仿佛针对自己说似的。
  两个大人物离席,其他人更放得开,所有目标都朝着于道明,一来他是于家大院第三号人物,二来他平时就随和洒脱,和平辈晚辈们打成一片,大家都跟他很亲近。
  纵使于道明心事重重,也掌不住家人热情,全身心投入氛围之中。
  喝至酣处,于秋荻拍拍于道明的肩,半开玩笑半当真说:“道明啊,方晟在你的栽培下茁壮成长;闻洛和美薇前途不可限量;如今就剩下铁涯了,他可是你最心爱的侄子,怎么着,能帮一把帮一把?”

  于道明摇头晃脑道:“大哥此言差矣。方晟,没有我照样茁壮成长,谁也拦不住这匹野马;闻洛,美薇,都是高材生,缺乏的只是基层经验,补上这一课同样一马平川;铁涯,远在京都之侧,有心无力,够不着啊。”
  这话说得实诚,连于铁涯都被逗乐了。
  于秋荻与于道明碰杯后干掉,环顾众人道:“今儿个都不是外人,咱有话直说。这段时间铁涯很努力,没日没夜扑在工作上,处理了很多麻烦事,也盯着上了不少项目,成绩有目共睹。但大家都明白京都周围光有成绩还不行,来头一个大似一个,哪个都惹不起……”
  在经济开发区9个副区长里,于铁涯排名第7,前面6个副区长分别是:一个正治局委员的外甥、一个正治局委员的侄子、两个人大副委员长的孙子、一个政协副主席的孙子,一个军区副主席的亲戚。
  区委书记和区长来头更大,一个是一号首长的秘书,一个是二号首长的老部下。
  “这样的阵容想向前进一个名次都难于登天,更别说拨正为区长,对了,9个副区长享受正处待遇的有8个,排名末位的也快了,其竞争激烈可想而知。”于秋荻感慨地说。

  闻洛嘴快,说:“铁涯哥可以重回双江啊,地方终究比京都这边环境宽松得多。”
  柏美薇在桌底下踹了他一脚!
  双江是于铁涯的伤心之地,又有方晟和吴郁明在龙争虎斗,到那边岂不是自讨苦吃?
  “双江……我是不想去了……”于铁涯转动酒杯,瞟了方晟一眼欲言又止。
  于道明看出端倪,直截了当道:“铁涯想去哪儿?需要谁帮尽管说,这里都是一家人,没什么不好意思。”
  于铁涯不是那种直爽人,还是拿捏着不吱声。

  于秋荻咬咬牙只得亲自上阵,道:“近期朝明省搞干部交流,选用一批年富力强、有基层经验的处级干部,铁涯想过去碰碰运气。”
  朝明省省长是爱妮娅!
  爱妮娅与方晟的暧昧众所周知,若平时也罢了,偏偏今晚赵尧尧也在场,这就有点尴尬了。
  宴席上气氛顿时微妙起来。
  闻洛见状赶紧拉着柏美薇敬酒,于铁涯则下座来到方晟和赵尧尧中间,非要“胡搞”一个。
  众目睽睽下赵尧尧淡淡笑了笑,道:“铁涯哥随意,方晟喝掉倒是应该的,至于交流朝明省,以他跟爱省长的友情多少能帮上忙,只要铁涯哥开口,我保证方晟的手机24小时畅通。”
  “尧尧爽气,铁涯和方晟搞掉!”于道明喝彩道。
  方晟仰头一饮而尽,倒悬酒壶以示诚意,笑道:“我不多说了,以尧尧的话为准!”

  于秋荻也凑趣道:“妇唱夫随,值得提倡,来,我作陪喝一杯!”
  父子俩同时敬酒那是给足了面子,方晟揽着于铁涯的肩头送回座位,声音很轻却能让大家都听到:
  “其实不需要爱省长出面,我们鄞峡跟朝明市是结对帮扶城市,前阵子市长朱勤在我那边逗留了好几天,给他打个电话就OK了。”
  所谓县官不如现管,爱妮娅吩咐的事还得基层领导做,于铁涯等的就是这句话,当即展颜笑道:
  “多谢方老弟,来,再搞一个?”
  方晟连连摆手:“不行,真的不行了……”

  大家哄堂大笑。
  晚宴喝得非常尽兴,分寸却把握得恰到火候,没人酩酊大醉。散席后大家心有默契不再吆喝打牌,各回自家小院歇息。
  小贝吃了一半就回屋做作业了,楚楚象跟屁虫似的盯在身后,也不奢望哥哥陪自己玩,就静静坐地上搭积木。
  赵尧尧哄楚楚进房间睡觉,然后并排和方晟坐在客厅沙发上,叹息道:“每次回来看到小贝埋头写作业,都有把他带到香港的冲动。孩子玩耍的天性不该这样被扼杀,应该有自由而纯真的童年。”
  “欧美在过去一百年经历了黄金发展阶段。”方晟突然冒了一句。

  赵尧尧奇怪地瞅着他:“嗯,那是公论,你想说什么?”
  “近四十年则是全世界眼睁睁看着中国跨跃式发展,欧美失去制度优势,日韩陷入经济低迷颓势,非洲、南美等发展中国家被进一步拉开差距,迅速滑向贫困深渊,你知道原因是什么?”
  “人是第一生产力,中国汇聚了全世界最尖端的人材。”
  “与其说汇聚,不如说竞争机制,残酷的高考淘汰掉意志薄弱、缺乏自制力的学生,紧接着研究生考试相当于遴选精英,博士更不用说了,金字塔式的人材选拔制度使得尖端技术得到日新月异进步,中国也得以全方位超越欧美。”
  赵尧尧道:“明白你的意思,一切归功于竞争,激烈而残酷的竞争。”
  “小贝是男孩,我倾向于让他闯闯;楚楚嘛可以生活在童话世界里,将来找个爱她的老公、幸福安定的家庭足矣。”
  “噢,说穿了你还是重男轻女。”
  “不是不是,真的舍不得楚楚面临那么大的压力,女孩子不仅要富养,还要闲养,别太辛苦。”

  赵尧尧轻轻喟叹,沉默良久道:“香港……看来呆不下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