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577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躲了这么些年,自己的老爸死了,肯定不会再躲了吧?龙远山敲了敲桌面,微微一笑,现在的洪隆并不怕乱,而是怕息事宁人般的安静,掩盖了问题不代表解决了问题。只要闹得越大,才能让他大刀阔斧地开始整顿啊。
  方长啊方长,你怎么会平白无故送苍家这么大个人人情呢?
  想到这里,龙远山抬头看了看天,虽然万里无云,但是一场暴风雨应该很快就会来了。龙远山抑制不住地兴奋了起来。
  此时阳光正好,苍以怀懒洋洋地坐在轮椅上不肯动弹,银发丝丝,双眼炯炯有神,这哪里像一个七老八十的老人呢?

  阳光移了位,苍仁抬头看了看天,把削了一半的苹果放在盘子里,先给老爷子挪了挪位置,这才拿起苹果边削边说道:“爸,生命在于运动,你的腿脚还利索,没事的时候多起来走动走动,对身体好!”
  苍以怀哼了一声道:“我血压太高,坐着脚肿,走着头晕,说不定哪天就爆血管了,这两天有点兴奋过头了,老老实实地坐上一会儿吧!”
  一条苹果皮从头到尾没有断,完完整整地被苍仁削了下来。然后以锋利的小刀将它花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刚好能一口嚼,不大不小刚刚好。
  “爸,吃苹果!”苍仁递到苍以怀的面前,柔声地说道。
  苍以怀瞥了苍仁一眼,破天荒拿起苹果来吃了一块,嚼得嘴角起白泡泡,也不讲究,顺手一把就给抹了。
  味道不错,再吃一块!
  这一幕也让苍仁有些惊喜和意外,“今天胃口不错,就多吃几块吧!”
  苍以怀摇了摇头道:“难得这几年你还这么尽心尽力地照顾我这个怪老头子,你是不是以为我一直都在为阿正的死记恨你。是不是觉得我一直在跟你赌气,不让阿衡认祖归宗,是不是也以为我是故意跟们作对才让宇寰成为承继人啊?”
  苍仁摇了摇头道:“爸,我都多大数岁了,还会这么幼稚?苍家土生土长的洪隆人,让人踩了脸还能忍气吞声这么多年,那不是怂,那叫蛰伏!你不让老三进门,那是保护他,他一天不学会隐忍、生存,一天就没有资格借助苍家这棵大树的力量。您让二丫头嫁的人家是为了让苍家发展得一帆风顺。可事实上,就算有这一层关系在当中,他们也没在阿正的死上起到任何的作用。所以二丫头离婚,你一个不字也没有说。爸,范成友死了,死得不明不白,制约谢家的最后一道保险消失了,他们要继续出来作死了。”

  苍以怀两手撑着轮椅,颤颤微微地站了起来,缓缓地走到栏杆边,双手扶了上去,淡淡道:“谢家要找害死范成友的凶手,我们苍家,只要一个人就行了,谁杀了我的孙儿,我让谁填命!”
  苍仁微微一点头道:“爸,我也是这个意思!那么……”
  “不用!”苍以怀摇了摇头:“方长这个人我看不透,但是他对我们苍家是有恩的,二丫头和老三都服他,就让这小家伙替我们苍家继续调教他们,这么大的家业总得要几个靠谱的后代来继承才行。”
  苍仁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对了,最近多家上市地产公司开始密集调集资金瞄准了城东区块,我们顺缘集团下一步……”
  “城东就交给二丫头他们吧,外人知道我们苍家习惯内斗,这一次不到关键时刻绝不掺合!”苍以怀淡淡地说道:“从省内请私家侦探,全力盯着谢家,把那个小杂碎给我翻出来,有生之年,我要把他埋在阿正的坟头去。”
  苍仁一阵心痛,永远也不可能忘记那天血泊中冰冷的尸体。
  想到这里,苍仁握紧的双手激动得抖了起来。

  方长欠着老苍家天大的人情,在他爸离家之后,如果不是那套房子让老爷子安度最后的日子,还不知道会凄惨成什么样呢。
  牵一发而动全身!这就是机械师存在的真正意义。方长只在关键的环节上动了动手脚,引发的后果十分骇人!
  杀人偿命!亘古不变的道理!范成友活着的时候能护着他儿子,死了之后只会让他当年一手压下的恩怨变成一颗定时丨炸丨弹,炸破洪隆的天。
  不破不立,大约就是这么个意思。
  这一场祸,还得酝酿很长一段时间,所以足够让方长做许多事情了。
  手机电池样品已经拿到了,合同也拟好,方长坐着出租车正往孚能电池厂赶去,可是才刚到门口,就看到苗娜开着车从大门口出来了。
  “师傅,麻烦跟着那辆奔驰!”
  “好嘞!”出租车司机应了一声,马上调头追了上去。
  方长看了看时间,下午两点,这个时候正在上班啊,今天周五,一会儿倒是要去接苍宇寰。但时间尚早,不知道娜娜这个时候出去干什么。
  自从跟苗娜滚过床单后,方长对苗娜还是比较上心的,关键是这个外表柔弱,内心坚强的女人实在是太惹人心疼了,让方长时时都挂念着她。
  正想着,苗娜的车开进了一家商场面前的露天停车场,方长也就顺势在路边下了车,拿上东西朝苗娜跟了过去。

  今天的苗娜穿了一件白色中长大衣,本来就清纯再加上这衣着,让人就更忍不住地多看了几眼。
  从家庭因归社会,需要一个过程,不过看苗娜现在的状态倒也恢复得不错。
  正当方长看得心喜的时候,商场的门口一个穿黑色大衣的眼镜男老远就看着苗娜一脸痴男的笑,殷勤地掀起海带帘,温柔地说道:“娜娜来啦?快进去,外面风太大了。”
  苗娜一点头,一步迈进门帘的时候,这眼镜男顺手就朝苗娜的腰上搂了过去。
  然而苗娜比想象中更会应付这样的场面,她就像知道这个男人要干什么一样,进门第一时间一个旋身,躲开了眼镜男的手,顺势掀起了另一边的海带帘,邀眼镜男进去。

  机智啊!拒绝又不失礼貌,大家脸面上也过得去。
  方长本来还有些担心的,看到这一幕,她也没有着急上去,有些事,还得她亲自解决比较好。
  于是方长耐着性子一直跟了上去,想看看苗娜今天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其实就是为了孚能厂的生存而已。
  如果这家厂子还是她爸的,那么她根本不想去操什么心,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太一样了。方长买下了孚能厂,还让她当了管理者,不管目的是什么,苗娜都觉得自己应该为了这家厂的未来尽心尽力。

  苗娜强忍着心中的难过,将儿子送去住校了,再不当那个最特殊的学生,苗娜给这段时间称之为“断乃期”,实际上就是让她自己摆脱对儿子情感上的依赖。
  不得不说,这两天,儿子不在,方长也不在,她只能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工作上面,列出了发展的计划,大大小小的业务都得她亲出来谈,不是她使唤不动人,而是有些商家指名道姓地让她出面谈。
  为了孚能厂,苗娜无法拒绝。
  “我们坐那边的卡座吧,安静,靠窗,空气好!”
  眼镜男指着靠窗的位置,说着就想去再次去搂苗娜的腰,领着她往那边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