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0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尧尧只做了一件事:做空左銮雄的銮雄房产,将其股价从46.2元打压到18元,上空卖单云集,大有继续下探的势头。
  銮雄房产董事们坐不住了,召开董事会勒令东方明珠周刊立即解聘喻记者,同时派人上门赔罪,请求赵尧尧高抬贵手。
  左銮雄依然态度强硬,拒不执行董事会决议,反指示尽快排版印刷!
  然后东方明珠周刊突然接到通知,合作数十年的印刷厂宣布不再接他们的订单,再然后寻遍香港大小印刷厂,竟没一家愿意合作。
  这期间銮雄房产股份跌破10元,董事们以股权质押的贷款面临补质押或银行强行收回的厄运!
  东方明珠周刊顶不住了,随即将喻记者扫地出门,之后这个人便从香港消失,再也没人见过。偶尔同行聊天时提到他的名字,都叹息说谁让他招惹不该惹的人呢?
  至于他是生是死、过得好不好,根本没人关心。在香港这样高度商业化的社会,人情淡漠到可有可无程度,哪个闲得无聊去关注一个无足轻重的记者?
  为保住銮雄房产优质资产,董事会壮士断腕宣布左銮雄不再担任集团董事长,改任顾问,同时左家大幅转让股份,努力与銮雄房产切割。

  失去銮雄房产控制权的左銮雄个人财富缩水百分之四十,为摆脱困境不得不拍卖位于香港西南深水港的集装箱码头。
  事关几十亿的交易,纵观香港能拿出这笔钱的寥寥无几。左銮雄厚着脸皮拜访了几位超级富豪,都被委婉地拒绝。
  理由很简单:随着内地开放程度日益提高,以上海、大连等为首的港口影响力和商誉蒸蒸日上,反观香港愈发失去原有的地理优势和政策优势,在内地绝大多数货物转而从上海等港口出口的情况下,香港港口业务量日趋萎缩,这当儿压缩投资规模、逐步转让都来不及,哪敢收购增加自身负担?
  走投无路之际,赵尧尧托人给左銮雄传话,表示有兴趣收购集装箱码头,条件只有一个:原价基础上打七折!

  左銮雄气炸了。
  七折收购?他本想加价百分之十呢,赵尧尧是在抢钱么?当时一怒之下把传话人打发走了。
  僵持了两三个月,这期间左銮雄跑欧洲、跑美国、跑日本韩国,跑内地,没人愿意接手,哪怕七折都不行。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放在平时心高气傲的左銮雄肯定放弃变卖念头,然而更现实的困境是:失去对核心优质资产銮雄房产的控制权后,无权动用集团信誉为其它产业做担保或提供质押、抵押,资金链紧张至快断裂的地步。
  找银行等金融机构贷款,那些家伙全都是锦上添花的蠢货,雪中送炭的事是不肯做的。而且他们似乎得到来自更高层的某种授意,总含沙射影提到銮雄房产控制更迭。
  万般无奈之下,左銮雄不得不请人找赵尧尧,表示同意七折出售集装箱码头。
  不料赵尧尧的回答是:六折,有效期十天,之后降为五折!
  左銮雄气得七窍冒烟,怒道我宁可守着码头讨饭也不可能半价出售!

  赵尧尧没有回应。
  她并不着急,也不是非要码头不可,只想在左銮雄伤口上洒把盐罢了。
  此时于云复借于老爷子生日晚宴之际,就要劝赵尧尧尽快收购码头,七折,或六五折。
  本来吴家、宋家等考虑通过央企在香港的中资机构收购码头,但面临很多非经济限制因素——近年来内地企业在香港“买买买”,引起广泛非议和责难,一个最突出的声音便是“转移资产”,怀疑香港中资机构沦为个部权贵阶层洗钱和套利的工具,将灰色收入通过收购从香港逐步转移到海外。
  另一个因素是香港特区正府也加强外来资本收购的审查,象集装箱码头这类标的几十亿的项目,审查流程起码要走大半年,是否批准还是未知数。

  综合以上考虑,赵尧尧作为香港公民且知名超级富豪出面收购最稳妥快捷,不引人注目又顺理成章。
  半个月前,吴老爷子和宋老爷子约于老爷子喝茶看戏,在“冠潇园”休闲了整整一个下午,当晚于老爷子叫于云复到书房密议,遂想到利用生日晚宴的契机。
  周六傍晚,赵尧尧带着楚楚来到于家大院。
  于老爷子很喜欢这个奶声奶气,带有浓浓港台腔的重孙女,拉在身边问个没完。到底血脉相连,楚楚与于老爷子也很亲近,围在他身边蹦蹦跳跳地有问必答。
  借这个机会,于云复和赵尧尧到后院散步。
  “时光荏苒,记得我们父女俩第一次在这儿散步是什么时候?”于云复问道。
  赵尧尧道:“六年级毕业那天,你在亭子那边问我未来的打算……那时我哪里说得清啊,稀里糊涂不知说些什么。”

  于云复目光深沉:“你忘了吗?我倒记得。你说‘讨厌京都的天气,想到一年四季都是春天的地方;不想当官,要靠自己的实力拚搏,失败也无所谓’,现在看来你都做到了。”
  “其实我也讨厌香港的气候,又热又湿,去哪儿都离不开冷气机,”赵尧尧笑道,“但香港的好处是没人嫉妒有钱人,只要有本事尽管赚钱,反而能得到大家尊重,包括特区正府。”
  “所以适合自己的是最好的,”于云复道,“当年你突然决定去香港,所有人包括方晟都很吃惊,只有我表态支持……方晟是个巨大的漩涡,留在他身边除了被吞噬没有第二条出路,当然不是说方晟不好,相反,他是于家的希望,我的意思是……”
  “不用说了,我明白,”赵尧尧道,打断正治局委员说话大概只有亲生女儿能这么做,“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楚楚也很快乐。”
  “你不想楚楚回国发展,对吧?”
  “内地竞争压力太大,我想她活得轻松点,毕竟……以我们现有财富,楚楚无须跟任何人争。”
  关于未来,赵尧尧其实已经有了新的盘算,还没来得及跟方晟商量,因而暂时不便透露。
  “你宁愿小贝也这么吧?”于云复笑道。

  “要看小贝自己的想法,不管他什么选择我都尊重。”
  “嗯,孩子还小,未来有很多不确定性,给他自由发展的空间吧,”于云复见火候成熟转入正题,“听说你想低价收购左銮雄的集装箱码头?”
  赵尧尧远在香港从不关心内地政局,对家族之间纷争更不感兴趣,没料到贵为正治局委员的父亲居然关注收购码头这种小事,吃惊地问:
  “这事儿传到京都了?难道触及政治集团,还是家族利益?”
  “都不是,但我希望你把它买下来,唔,不必太看重价格,比如说在七折基础上稍稍降一点即可,总之尽快促使交易成功。”
  赵尧尧歪着头看看父亲,疑惑道:“然后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