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6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是!我们绝对没有那个意思!”王博超道,“这个……是我们考虑不周,见识浅薄,想象不到萧先生您平日里的大气,请您千万不要见怪。”
  说着,他与吕大伟对视一眼,接着又道:“这样,为表示我们的诚意,大伟在市中心商业街附近有处超过二百平的房产,送给嫂夫人在购物累了时做歇脚用,您看如何?”
  龙朔市中心的房价已经超过了两万,二百平按均价来都超过了四百万,这还不算巨大的升值潜力,就双方的矛盾程度而言,绝对算得上诚意十足,可萧晋的表情依然平淡,只是眼皮一翻:“送?”
  噌的一下,一股前所未有的屈辱感连带着蓬勃的怒火直冲王博超脑门,用了极大的毅力才压制住险些从眼中涌出的杀意,笑比哭还难看的说:“错了错了,应该说是‘献’才对。”

  “这还差不多。”萧晋吧嗒一下嘴,目光再次落到吕大伟的身上,笑容玩味的说:“你们的诚意我感受到了,那天山顶上发生的事情就算是自此翻篇儿,但是,吕大少之前瞪眼睛可把我给吓得够呛,这个精神损失,又该怎么说呀?”
  饶是王博超在来之前做足了被刁难的心理准备,在听到萧晋的这句话之后,也再也压制不住胸腔中的火焰,咬着牙沉声问:“萧先生还想要什么?”
  萧晋斜乜他一眼:“要什么?你当老子穷疯了吗?说事情翻篇儿就翻篇儿,爷儿现在问的是吕大伟的态度问题!”
  听他不是想再讹钱,王博超微微一怔,心中不解,就试探着问道:“恕博超愚钝,萧先生的意思是?”
  “这不是明摆着的嘛!”萧晋一脸真麻烦的表情,“爷儿是个讲理的人,刚才我说他没有自罚三杯的资格,是因为他毫无表示,太目中无人,现在既然爷儿已经收了他的东西,那他自然就有了资格。”
  王博超双眼一亮,松口气道:“原来萧先生是这个意思,应该的应该的!大伟,别愣着了,赶紧倒酒啊!”
  虽然憋屈愤怒的快要原地爆炸了,但四百多万的房子都送出去了,三杯酒又算得了什么?因为这点儿事情就功亏一篑,实在不值当的。于是,吕大伟一语不发,抄起酒瓶子就要往杯子里倒。
  “等等。”萧晋突然抬手制止了他,然后扭头瞅瞅梁喜春,说:“乖,到爷儿怀里来。”
  王博超和吕大伟齐齐愣住,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花样,梁喜春的惊讶却只维持了片刻就变成了惊喜。她才不管萧晋要干什么呢,坐到他怀里可是两人之间关系的一大进步,男女之间的事儿,有了第一次就肯定有后面的无数次,这里面的道道儿,她清楚呢!
  脸上适时露出一抹娇羞,她低着头挨到萧晋身边,转身小心翼翼的坐在了他的腿上,还没有擅自靠进他的怀里,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萧晋才不会跟她客气,把她往怀里一捞,大手就顺着她的大腿一路向下滑去。
  梁喜春激动极了,尽管知道萧晋不可能在这儿跟她圈圈叉叉,可心脏还是紧张跳动的仿佛新婚之夜,脸上不再需要装出来的娇羞,自己就红的像抹了胭脂。
  手掌不紧不慢的一路向下,抚过职业套裙,轻触顺滑的丝袜,走到哪里,她皮肤上的鸡皮疙瘩就起到哪里,直到萧晋脱下她一只高跟鞋,露出绷紧的小脚来。
  把高跟鞋往桌子上一放,萧晋看着吕大伟,笑如春风:“用这个喝!”
  吕大伟的眼珠子登时就凸了出来,脸色也再次涨红,牙齿更是咬的咯吱吱直响,仿佛下一刻就会碎掉似的。“萧……”
  “萧先生!”生怕吕大伟再说什么不该说的话让一切都前功尽弃,王博超抢白道,“萧先生,这……是不是有些过了?”
  “过了吗?”萧晋像个十足的色胚一样低头轻嗅着梁喜春颤栗的脖颈,漫不经心道,“在山顶上时,王公子和吕大少身边可跟了三位姑娘,想来也是风月场上的好汉,用盛过美足的容器来喝酒,我倒觉得这是你们的荣幸才对,难道王公子认为我的佣人还不够美么?”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萧先生……”
  “不想用是吧?!好说,那就这样,多谢王公子今日的款待,咱们回见!”
  萧晋说着就要去拿桌子上的高跟鞋,却被王博超先一步摁住了,只见这位之前还八面玲珑的的王公子表情已经变得沉静至极,一如几天前在腾龙山顶上那样。
  “是不是我们用这只鞋喝了酒,一切就都一笔勾销?”
  “怎么?现在你又开始怀疑小爷儿的诚信了吗?”

  “萧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王博超的口气中再没有丝毫客气,冷冷地说,“我们为什么会主动向你求和,原因你心里非常清楚,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双方没必要为了那么一点小事就大动干戈。
  事情错在我们,想要获得和平理应付出代价,可这不代表我们就怕了你,这一点请你一定要明白!”
  “哦?”萧晋高高的挑起眉,“真的不怕?”
  王博超哼了一声,“你说呢?”
  “我说你怕!”

  话音未落,包厢里突然响起了一道枪声,震得还在迷糊的梁喜春一声尖叫,吓得王博超撞翻了自己的凳子。至于吕大伟,已经抱着左胳膊倒地嚎的像杀猪了。
  门外的保镖听到动静冲进来,见状刚要上前,就听王博超发出一声破了音的大喊:“都滚出去!”
  保镖们瞅瞅已经对准他脑袋的枪口,互视一眼,无奈退了出去。
  “王公子,现在你怕了吗?”萧晋淡淡的笑。
  王博超干咽一口唾沫,沉声道:“你不敢杀我!”
  “我确实不会杀你,但原因不是不敢,而是后续的事情太麻烦,小爷儿又一向是个讨厌麻烦的人,所以,如果你还想全须全影的走出这个包厢,那就乖乖的拿起我佣人的鞋子把酒喝了,三杯,一杯都不能少。哦对了,鉴于你现在的态度让我很不爽,这三杯酒你必须跪着喝才行。”
  王博超咬牙:“萧晋!你别欺人太甚!”
  “啧啧啧……王大公子,你这句话可就说的太没水平了,吕大伟做为你的一条狗,可都敢在一开始就讲出这句话哦!好了,别浪费爷儿的时间,我数三个数,要是你还不开始喝酒,那爷儿就开始在你身上开洞!放心,爷儿的枪法很好,十枪之内绝不会打死你的,有种你就撑过十枪,爷儿敬你是条汉子!”
  王博超脸色一白:“萧晋!我父亲是宪兵部队的中校高级军官,你敢动我,就不怕上军事法庭吗?”
  “笑话!你爹是高级军官,你也是吗?一个靠关系进部队都能被开革出来的废物而已,也配让老子上军事法庭?你他娘的也太高看自己了吧?!麻溜的,少废话,再不喝酒,爷儿可就要计数了。一!”

  王博超身体颤抖了一下,目光不自觉的就落在了那只高跟鞋上,表情屈辱,眼神怨毒。
  “二!”
  王博超终于抬起了手,仿佛缀着千斤重物一般,颤抖着拿起酒瓶,将酒液慢慢的倒进了鞋口里。
  日期:2018-09-10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