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406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啧啧啧啧。你也会说这种煽情的话。我还以为你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呢,向来杀人不眨眼,如何做得了一心向佛不杀生呢?这不成了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吗?”欧阳山说完哈哈大笑,能痛快的骂一骂萧鹰也是很爽的,往日只有他骂别人的份,谁都不敢对他蹬鼻子脸,现在不是他的手下,想怎么骂怎么骂。
  “诶诶诶诶,能嘴下积点德吗?你知道不知道,这样说话会被人打。我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萧鹰不乐意了,恨得咬牙切齿,却又对他无可奈何,“这是给你创造机会呢,你怎么听不出来呢”

  “你能要点脸吗?还和蔼可亲。给我什么机会?我都已经结婚了,好好过日子行了,你别忘了你还没结婚呢,该找机会的是你。我很好你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水还是浆糊,反正不是脑子。”欧阳山一听萧鹰的话知道萧鹰的意思,结了婚该陪伴自己的而另一半一起走下去,如果有了外遇,不只是对对方的不负责,也是对自己当初许下的誓言的不负责;欧阳山虽然在事业不是好人,在感情要立志做一个一心一意的好男人。

  “你让我怎么结婚?你真的会说笑。”萧鹰苦笑道,“如果能结婚的话我早结婚了,还等到你来提醒我。”
  “托词。你真的要结婚的话,不是苦于没有好的对象,而是不能从众多的选择找到最合适的哪一个,十指连心,断哪一根都疼的要命。”欧阳山很清楚萧鹰在感情所面临的抉择,结婚可以放到很久之后,但是一定要有一个能陪着你走进婚姻殿堂的人在身边,无论那一个时刻,你都能轻松的举行婚礼,萧鹰所要面临的问题是他不可能抛弃掉身边的任何一个付出真感情的女人,投入另外一个的怀抱,这种取舍是很难做出的,钻心的疼痛会让萧鹰丧失判断力。

  “兄弟啊,还是你最懂我。”萧鹰几乎感动的热泪盈眶,何时有人会把他的软肋击,“果不其然,年龄越大,经验越多。皮特不知道,即使他都结婚生子了,还是不太懂我的苦衷,弗兰克更别说了,连女朋友都没有,完全是情感的小白,还装作情感专家,给别人出谋划策想象觉得好笑。”
  萧鹰晚没回家,和欧阳山在三楼聊到了深夜,之后直接席地而眠。
  第二天萧鹰直接去L公司复命去了。两个周没见,和众人碰面的第一次来的猝不及防,应该说和李曦的碰面。李曦一大早在大厅里边和几位主管谈论公司的事务,边往电梯走,萧鹰在此之前,早来了,在下面和别人聊天。
  一楼的接待认为萧鹰来见公司里的某个人,没太在意,和他聊了聊。当李曦一行人来到大厅,前台接待低声要求萧鹰赶紧离开,他们的总裁来了。
  李曦怔了一下。
  “回来了?”李曦心五味杂陈,十几天不见,再次见面竟然是这种光景,萧鹰要李曦想象要更疲劳。“跟我走吧。”
  等二人走之后,众人开始议论纷纷,萧鹰从来没有真正的出现在所有员工的面前,唯一的一次露面也是在股东大会,那些大股东见首不见尾,只有少数在公司担任职位。当初萧鹰和他们谈论的事关公司的未来,知道深浅的股东们不会过多的吐露萧鹰的信息,即便见到了也装作不认识。吃瓜群众好萧鹰的身份,总裁单独会面一个陌生男子所谓何意,知道底细的股东好失去踪迹的萧鹰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做了什么,总裁在背着股东进行了怎样的项目,这个项目为何没有被股东知晓。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李曦直直看向前方,开口询问道。
  “什么?”李曦开口的第一句着实让萧鹰意外,她不应该问自己项目进行的怎么样,过程是否顺利,最起码也要问唐烟梦的意见;第一句问的竟然是萧鹰自己,差一点没有反应过来。
  “我问你这半个月为什么没有给我打一个电话。”李曦继续问道,声调更加的急促,甚至隐约夹杂着一丝悲切。萧鹰站在李曦的背后,看不清楚李曦的表情。
  “一切OK的。一路唐小姐玩的很开心,我不想因为公事打扰了唐小姐的游乐之心。难得有清闲的时间,给自己一片清净。”萧鹰找的理由实在是太蹩脚了,前言不搭后语,驴唇不对马嘴,说道最后萧鹰都笑了。
  萧鹰已经开始等待李曦的指责了,一听找的理由烂的到家,她能不生气?从侧面反映也能反映本次出差进行得到不怎么愉快,美好的结果代表不了过程的曲折,找个理由都不会找。
  “我知道了。说一说项目的事情吧,怎么样?”
  萧鹰直接愣在了原地。
  萧鹰看不到李曦的表情,李曦自然也看不到萧鹰。当萧鹰被自己的蹩脚理由逗笑之际,李曦竟然相信了,萧鹰差一点没叫出声来,这还是他认识的冰雪聪明、聪慧无双的李曦吗,往常萧鹰说半句谎话都能被李曦察觉,今天的李曦一反常态,轻易地相信萧鹰随便撒的一个谎。
  “具体来说,过程有一点点曲折,但是结果很不错。”萧鹰帮李曦打开办公室的门,打开灯,把签署的件放到办公桌。
  “你说说,过程怎么曲折了。”李曦拿起来桌子的件,翻看了几页,面盖着当地政府的印章,显而易见,萧鹰成功的完成了任务。“我以为你会很轻松的办完。”

  “怎么说呢,你要是动嘴,我觉得一个月也办不完;可是要用钱的话,一天可以了。”
  “你说说,为什么动嘴要用一个多月,用钱却要一天。”李曦一边翻看件里面的细则,一边询问道。
  “我从没想过当地人竟然会见钱眼开。应该是我们把事情想得太过于简单了,虽然我们选的地没有被开发,可不代表没有人虎视眈眈,像海的这块地,刚刚拆迁有无数的人觊觎。我猜想,当地政府没有贸然的把开发权交到某个企业的手里,是想从攫取更多的利益,好这次的竞标,说是竞标,不过是政府获得最大利益的一种方式。海政府还是高瞻远瞩,知道我们实力的深浅,但是当地政府摸不清楚我们的实力,如果我稍加恩惠,很轻松能拿到开发权。”

  “所以用钱贿赂?”
  “不只是政府负责人,因为地皮是附近村子的,所以政府和村长穿了一条裤子,一个演红脸,一个唱黑脸;一来政府负责人说的轻松,尽快解决,村长说破坏了风水,坚决不让,我们说再多的话都不管用,人家直接躺在地打滚,刚开始把我吓了一跳;回到住处细细一想,原来这是演的一出大戏,表演给我看的,不过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
  李曦听到村长在地打滚的话,竟笑出声来。她能想象得到,一个苍髯老者不顾身份与年龄,为了些许的钱财甘愿出卖人格和尊严,像一个小孩子得不到喜欢的玩具,以头抢地。“为了钱,都是为了钱。我猜,你之后直接拿出了金钱攻势,把一叠叠钞票放在他们的面前,自然马到成功。”
  “不错。两千万,把事情都办妥了。他们无非是为了钱,我后来想,为什么我能成,在我之前的好多当地企业家也要争取开发权,却被我们这个外来户抢了先。”
  “因为我他们送的钱多呗。”
  说完二人同时笑出声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