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476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听马琳说要动用刑侦手段,吓了一跳,心想若是查到上面有卓不凡的指纹,那事情就真的暴露了,就在他担心之际,却听王亚洲说:“不行,这件事就咱们三个,不能再扩大了。”
  李沧海听王亚洲这话,心里踏实了许多,连忙上前对王亚洲说:“哥,这事是在我这里出的,我负责到底,这样,二哥,你陪大哥到茶室喝口茶,消消气,我来想办法,说完又朝马琳挤眉弄眼的,示意他帮忙劝解一下。”
  王亚洲一时间也没有好办法,逼问甜甜没什么结果,交给马琳动用刑侦手段,又怕走露了风声事情闹大,传出去惹麻烦,看来也只能交给李沧海了,就算找不到线索,好歹李沧海还能拿钱消灾呢。
  李沧海眼看着马琳哄着王亚洲出去,又悄悄锁好门,这才转身回来,扶起仍在哭泣的甜甜问道:“打疼了吧?”
  甜甜此刻终于大声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问:“这是干什么呀?当初你让我来可没说有这事啊?我干什么了我?他有病吧?”
  李沧海拍了拍甜甜的肩膀说:“你先把别哭,听我说,”见甜甜情绪稳定了一些,这才低声说:“今天的事,不怪你,但是你也不要多问,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这两个人谁你都惹不起,搞不好会有生命危险,你只要不说话,凡事我来处理,一会儿我就送你回省城,钱我回头肯定不会亏待你,但是今天的事,你永远都不要再提,否则……”
  甜甜惊恐的看着李沧海,见他的眼神深不可测,连忙点了点头说好,心里期待着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安顿好甜甜,李沧海又起身去了卓不凡办公室,见他正坐在椅子上发呆,便锁好门,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问道:“你特么的胆子可真不小啊,还敢写敲诈信?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卓不凡被李沧海一把抵到墙上,被他有力的双臂顶的险些喘不过气来,连忙搬住他的手说:“怎么了?啥意思?”

  李沧海见卓不凡还嘴硬,双臂用力,一把将他扔到旁边的沙发上,指着他鼻子低声说:“你少跟我装傻,要不是我让你拆了摄像头,今天你就完蛋了,识相的话,你痛快点把**的备份都交出来,否则我要是把你交给王亚洲,你也看到刚才他下手有多狠了。”
  卓不凡也是第一次李沧海如此凶狠,吓得浑身发抖,他本以为向李沧海献媚不成,偷偷的找王亚洲敲个竹杠弄点钱花,哪成想第一封信刚发出去就被人家找上门来了,此刻见李沧海如此笃定,他也颇为心虚,怯懦的说:“我交出来你就保我没事吗?”
  李沧海见卓不凡松口,语气也缓和了些,低声说:“现在王亚洲一心认定是甜甜那丫头干的,你现在赶紧把备份给我,我就说是甜甜交出来的,这事就过去了,要是你不给,甜甜又不认,这事就肯定会一直查下去,马琳是什么人你应该知道,他想查的话,你还有跑吗?到时候坐牢都是轻的,我只怕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卓不凡见李沧海眼露凶光,觉得他不是危言耸听,赶紧跑到办公桌前拿起钥匙打开抽屉,把一个U盘递到李沧海手上,信誓旦旦的说:“我对天发誓,这是最后一份,我要是还留别的,天打雷劈。”
  李沧海拿过U盘,盯着卓不凡看了好大一会儿,觉得这次他不像是撒谎,这才放心的拿起桌上的抹布,用力的在U盘上蹭了几把,塞进了裤兜里。
  李沧海来到茶室,轻轻的把U盘推到王亚洲面前,又轻描淡写的说:“小孩子不懂事,大哥你也别上火,我问了,这是唯一的一份,您收好,甜甜那边我会安置好的。”
  王亚洲黑着脸看了看李沧海,又看了看马琳,猛地抄起烟灰缸,就在茶桌上将那U盘气哼哼的砸了个粉碎,这才低声骂道:“想跟老子玩儿这套,她还嫩点,看我怎么收拾她,”说完便要起身再去找甜甜,显然他的怒气难平,若是真的见了甜甜,还指不定出什么事。
  李沧海见王亚洲还要找甜甜报复,怕俩人再见面甜甜说漏了嘴,连忙拦下他说:“唉,大哥,这事就这样吧,那丫头也是一时糊涂,毕竟她是我介绍过来的,出了这样的事儿,我也有责任,您看我的面子,放她一把,我已经派人把她送走了。”说到这儿,李沧海又抬手看了看表,见已过中午,便笑着说:“这样吧,折腾了半天,都过了饭点儿了,我请两位哥哥,就在这凑合吃一口吧。”
  王亚洲看了看李沧海,又看了看马琳,气哼哼的再次坐下,喝了口茶,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却毫无吃饭的心思,索性大手一挥说道:“算了,我不吃了,走了,”说完也不管俩人,径直出了门走了。
  李沧海见马琳也起身往外走便笑着说:“要不二哥您在这吃一口再走吧?”
  马琳笑着摇了摇头,说不必了,临下楼梯又拍了拍李沧海的肩膀,低声说:“你呀,高明,”说完也不等李沧海送,紧走几步下楼去了。
  李沧海看着马琳的背影,越发的疑惑,总觉得他话里有话,却想不出到底什么意思,恍惚之间,他已消失在楼梯口了。

  送走了马琳,李沧海想起甜甜还在房间里,必须立刻把她送走,免得王亚洲醒过味儿来杀个回马枪,想到这儿,他赶紧去敲开甜甜的房门,让她收拾东西,马上回省城。
  甜甜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一边哽咽着一边收拾着衣物,还时不时看一眼李沧海,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到底哪里不对,就是感觉这个男人和当初送自己去医院的那个暖心的大叔好像不是一个人了。
  李沧海眼看着甜甜收拾完东西,又电话通知林硕备车回省城,放下电话便急匆匆的拎着甜甜的箱子往外走。
  林硕刚吃过饭,接到电话便赶紧去发动车子,一边走一边纳闷,这一天急匆匆来又急匆匆走,这是怎么了?可纳闷归纳闷,李沧海交代的事,他却不敢多问,直到甜甜肿着脸上了车,才发现今天的事儿,透着蹊跷。

  李沧海让林硕找了个小饭店,带着甜甜胡乱吃了几口东西,便又马不停蹄的往省城赶,出了高速口,这才想起问甜甜住哪。
  甜甜沮丧的说:“原来和丽丽一起租房子住,我都这么久没回去了,也不知道她还在不在那了,”说完便掏出手机给丽丽打电话,问她那里还有没有地方住,庆幸的是,丽丽还在,也答应让甜甜过去。
  李沧海吩咐林硕按甜甜的指引把她送到小区门口,又让她回去后把银行卡卡号发过来,回头给她打钱,又眼看着她拖着箱子进了小区的大门,这才松下心来,往后一靠,低声告诉林硕:“去御龙那边吧。”
  李沧海一天经历了如此多的烦心事,感觉身心俱疲,回道御龙官邸便一头扎在床上倒头便睡,睡了足有一个多小时,直到林翠英进来叫他吃饭,才晃了晃头,感觉轻松了不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