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6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八咬人不知道松口了是吗?王博超放在腿上的拳头瞬间握紧,硬挤出一个笑容道:“那萧先生的意思是……”
  吐出一口浓烟,萧晋用下巴指指吕大伟,冷哼道:“博超你和我同为军中兄弟,当然什么都好说,可这位吕大少狗屁不是吧?!他凭什么跟着你多喝三杯酒就算?小爷儿费劲巴拉好不容易获得的一次美妙约会机会,无缘无故的被你们两个给破坏掉了,你爹军衔比爷儿高,爷儿给你面子,这姓吕的是个什么玩意儿?也配自罚三杯?”
  这话一出,吕大伟再忍不下去,怒火噌的一下就窜上脑门,霍然起身道:“姓萧的,你别欺人太甚!”
  萧晋乐了,鼓了两下掌,一脸赞赏的看着他说:“这才像话嘛!好歹也是南州市人人侧目的太子爷,没点儿脾气怎么行?吕大少,听好喽!小爷儿今儿个还就准备欺你太甚了,你有何感想啊?”
  不好!这个王八蛋是故意的,丫就没打算和解!怪不得一直揪着吕大伟不放,老子跟他一样都是“面儿上”的人,姿态做足了,他自然无话可说,要是太过分,回头事情闹大了,没理的也是他。

  但吕大伟只是个商人之子,做起文章来余地可大的多,不管他怎么嚣张,外人也只会说他一句气量狭小,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可一旦吕大伟稍有反抗,理就到了他那边,接下来要做什么,就没人管得了了。
  他这是想让吕家出血啊!
  心黑手狠,狡猾奸诈,这个萧晋,不可小觑!
  想通了这些,王博超当机立断,抡圆手臂就给了吕大伟一个大嘴巴子,怒斥道:“混蛋!谁给你的胆子那样对萧先生说话的?我们有错在先,今天是来向萧先生道歉并恳求他原谅的,你这是什么态度?想死吗?还不赶紧赔罪!”
  一巴掌打的吕大伟也稍稍清醒了些。虽然他习惯了嚣张跋扈,但也不是小白文中那种蠢货二代,这两天走私贩运儿童的案子正在风口浪尖上,尽管警方的通告中将已经死掉的秦承志定为了主要嫌疑犯,可事情并没有完全结束。
  他心里很清楚,这个时候,不管是王家还是吕家,都必须尽量的低调做人,实在不宜再竖强敌。今天在这个包厢里面,他唯一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忍!哪怕装孙子,也得忍!
  “那个……萧、萧先生,我这个人脾气比较臭,有时候脑子一来劲儿就容易犯浑,错就是错了,我认打认罚,只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
  吕大伟话说的很谦卑,腰弯的也够低,但身体两边紧握的拳头和因为咬牙而鼓起来的腮帮还是出卖了他此时真正的心情。
  说到底,一个人的智商是无法弥补性格上的缺陷的。吕大伟或许不蠢,但他过惯了用鼻孔看人的日子,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今天让他遭受如此屈辱的萧晋将来落到了他的手里,估计死都是最舒服的结果。
  当然了,以萧晋的能力,就算是再不堪,也不可能沦落到吕大伟这种垃圾有资格欺辱的地步,所以,面对吕大伟的鞠躬致歉,他只是翘着二郎腿抽烟,一声不吭。
  他不表态,吕大伟自然不能直起腰来,也不知是不是平日里肾用的太多,没过两分钟,就因为快要支撑不住颤抖起来。

  王博超适时又开口道:“萧先生,您见多识广,想必对我这个兄弟的情况也很了解。不愁吃穿的日子过太多,走哪儿都被人捧着,跋扈惯了,说白了就是还不懂事儿,现在他犯了错,您该怎么教育怎么教育,但千万甭跟他一般见识,也不值当得,您说是不是?”
  萧晋斜乜他一眼,手指头就开始敲打桌面。“教育?博超你的意思是,我心里有火尽管朝他发泄,哪怕是打断他某个地方的骨头也无所谓,对吗?”
  吕大伟闻言霍然抬头,但被王博超狠狠一瞪,只好又咬着牙垂了下去。
  “萧先生您说笑了,他哪儿配让您亲自动手呀!要不这样,那天是我们兄弟俩搅合了您与佳人的约会,想来先生您之后应该费了不少功夫解释,我们虽然没资格让嫂夫人开心,但略作弥补也是应该的。”
  说着,王博超转脸看向吕大伟,没好气道:“还愣着干什么?把你早就准备好的赔礼拿出来呀!”
  “哦哦。”吕大伟顺势直起腰,拉开手包从里面掏出一张支票,双手恭敬的放在萧晋面前。
  王博超又道:“数目不大,一点小小的心意,还望萧先生能代我们向嫂夫人转达我们深深的歉意。”
  支票上的数字是五十万,按理说,一点没人受伤的小冲突,这个数目已经不算小了,可关键萧晋也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锦衣玉食的质量比王博超和吕大伟加一起都高,以往混迹风月场时,有时候喝开心了赏小姐的钱都不止这个数。
  深吸了口烟,他冲两人微微一笑,然后就在两人惊诧的目光注视之下,将烟蒂摁灭在支票上,一缕青烟升起,那张纸就真成了废纸。
  “怪不得那天在山上二位会是那种态度,原来在你们的眼里,我交往的姑娘都是这个身价啊!很好,很好!”点了点头,他身上气质陡然一寒,声音阴冷道,“王公子,吕大少,你们的意思爷儿收到了,咱们青山不改,告辞!”
  说着他就要起身,王博超连忙先一步起来拦住,急切道:“萧先生,您别误会,我们真的是带着一片诚意来的啊!”

  “放屁!”萧晋毫不掩饰自己的怒火,“喜春,告诉二位少爷,迄今为止我送你的最便宜的东西是什么?”
  梁喜春多有眼力见儿啊!一听这话就知道要说什么,上前一步,矜持但有礼的冲王博超和吕大伟点头致意,然后像只天鹅一样傲慢道:“我家先生送我的礼物不多,最便宜的一件应该就是一家酒楼了,虽然开在小县城里,却是当地最大最豪华的,年利润绝不会低于五百万!”
  萧晋哼了一声,又问:“那你是我的什么人?”
  梁喜春立刻就崇慕的看了他一眼,回答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跟在先生身边伺候先生,前些天终于实现了,现在我是先生的贴身佣人。”
  此言一出,王博超与吕大伟就双双下意识的倒吸一口凉气。梁喜春所说的事情,只要稍微费点功夫一查就知真假,所以他们丝毫不怀疑萧晋是在装逼。虽然确实挺装逼的,但却是实实在在的B。
  一直以来,他们都自认为自己是显而易见的贵公子,一出生就享有普通人一辈子都赚不来的钱,看上了什么只管买下,从来都不考虑价格问题,哪怕是杀了人,分分钟也能摆平,这要还不算贵公子,什么才算?
  然而,此时此刻,萧晋却给他们上了实打实的一课:买东西不看价钱算个屁,不把钱当钱才叫有钱!
  一个佣人说赏都能赏出一栋酒楼,就算他泡的妞儿不如身边人亲近,但想来在花钱上绝不会太过吝啬。
  “王公子,吕大少,”这时,萧晋再次开口,“你们口口声声的喊着嫂夫人,却拿出了这么一张擦屁股都嫌剌腚的纸来,合着小爷儿喜欢的女人,在你们心目中连个佣人都不如,是吗?”
  日期:2018-09-10 07: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