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391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到丁权的第一面,章天觉是慢慢的惊讶。他愣住了,丁权的出现印证了一句话:图片仅供参考;丁权是名声仅供参考。
  让章天觉更加意想不到的还在后面。

  丁权倒是一片平静,科恩哪个是早习惯了有些人对她的穿着打扮感到意外了,问了一些基本的问题之后跟着章天觉走了。
  会议地点是欧阳山找的,星外滩。
  与会人员并不多,十几个,有几个实在来不了。
  到场的刺客经过一天的时间熟悉了许多,闲来无事聊得天南海北,不是工作时间怎么聊都可以,这倒是刺客的一大特色,只要不是工作时间,面不会管任何事情。
  对于丁权的到来早有预知,不过除了章天绝之外谁也不知道丁权的真实身份,章天觉也只是知道来的是一个飓风A组的成员,具体是谁也不知道,管他呢,只要是飓风A组,无论哪一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众人对丁权的到来不怎么意外,倒是很好丁权的相貌和他们的预想有些不太一样,所以底下一时间好多人都在窃窃私语。丁权不用猜想也知道他们再说些什么, 无伤大雅。
  “你们好,”丁权不紧不慢的说道,台下的人盯着面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个子,“我是剑齿虎。”
  章天觉是带着崇拜的眼神听完丁权的讲述,其他人也一样,从开始的震惊慢慢变成了崇拜与羡慕。
  剑齿虎是何许人也呢?
  剑齿虎不是一个代号而是一个职位。

  死神每一个组的组长都有一个固定的名字,像刺客组长的名字叫做D,因为欧阳山的离开,刺客一直没有一个合适的组长,是洛杉矶的一个人在死撑着,他没有做组长的意思,所以D的代号一直留在欧阳山身。至于剑齿虎,属于飓风组长。
  也是说,现在的飓风归丁权管。飓风A组组长在死神几乎是四号人物,除了长官部的三叉戟,是下面一众组长了,再往下是各个部分的小组组长,表面各个组长的地位是一样的,因为所有的部分都是从飓风诞生的,所以潜移默化剑齿虎的地位要其他组长高。
  丁权传达了在内地刺客的下一步行动,说了半天其实一句话:该行动了。行动的对象是所有机要部门,从燕京下达的命令是怎样传达到每一个执行人员的手的。
  最后丁权对这次会议做了一个总结,发给了萧鹰。

  果不其然,风水这种东西实在是玄妙,一个人一张嘴,黑的说成了白的,死的说成了活的。唐烟梦一天之内忙的是焦头烂额的,和当地政府的各个部门进行交涉,可是附近村落的村长撕咬着风水二字不放,搞的唐烟梦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要相信这些鬼神学说,全都是糊弄小孩子的把戏。
  人家是穿一条裤子的,村长都这么说了,差在政府办公室地打滚了,项目的负责人还能怎么说,只能让唐烟梦先等等,等他们把工作做好才能商议;一个外省的企业想要在这类做项目,遇到困难是肯定的,让唐烟梦没有料到的是,这是遇了什么人,简直是无赖。
  唐烟梦自己也找过了村长,可是耿直的村长油盐不进,翻来覆去一句话,不可能有人破坏他们村的风水,绝对不可能,除非他死了。唐烟梦磨破了嘴皮子,差跪下磕头了,可是人家压根不理你。
  人家是穿一条裤子的,村长都这么说了,差在政府办公室地打滚了,项目的负责人还能怎么说,只能让唐烟梦先等等,等他们把工作做好才能商议;唐烟梦刚要多说两句,被身边的萧鹰连推带拉,不情愿的走出门外。一个外省的企业想要在这做项目,遇到困难是肯定的,让唐烟梦没有料到的是,倒了八辈子大霉,这是遇了什么人,简直是无赖。
  一个大活人,六十岁的人了,还和小孩子似的倒在地打滚耍无赖,一言不合开哭,丢不丢人,连唐烟梦这个外人都觉得看不下去,村长依旧厚着脸皮死活不退让。
  负责人那边和村长进行过交涉,没有人任何的进展,村长仍然死咬着不放。
  所以负责人把皮球踢给了唐烟梦,希望唐烟梦自己前去交涉。
  再往下谈,村长扭头走,只留下空荡荡的房间。
  唐烟梦的工作刚开始陷入了停滞。
  经过几天,萧鹰倒是看出一点门道来,不是唐嫣梦的功夫不够深,而是没有找准命门。萧鹰也受不了这种拉锯战的摧残了,明明想捞一点好处,偏偏要面子,编出恶心的理由。对付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方法,这种人是对好对付的,何苦呢,还要拉着一群人唱一台大戏,不累吗,直接说出来萧鹰一定会满足他们的。奈何人家是不说,偏偏要你猜,萧鹰也不打算猜了,去了一趟龙岩市,拉着两麻袋回来。

  去了一趟当地的政府,丢掉一个麻袋,得到了一个承诺。
  回到住处,拎着自己的箱子走了,等到晚饭时刻,去了村长的家,用了半麻袋,剩下的挨家挨户的送。
  村长帮忙,签了一份保证,得到了村长的同意,负责人也很给面子,直接刷刷刷签字,咣咣咣盖章,这成了。
  再次回到住处,把所有的许可证往唐烟梦面前的桌子一拍,潇洒帅气。
  唐烟梦看到所有的手续都办成了,连一直咬着不松口的村长也乖乖的签了自己的名字,还有村里许多有声望的人都觉得这个项目是一件好事,也签了自己的名字,政府那笔那更是大开绿灯,一路放行。
  前几天乱的像是一锅粥,谁都不肯让步,怎么萧鹰一出马泾渭分明起来,死不松口的人也乖乖放手了,还乐呵呵的希望你做,怪。
  “你怎么办到的?”唐烟梦激动的问道,要是早让萧鹰去办,省去了多少的麻烦,“这怎么可能,我不是在做梦吧?那个村长昨天要是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怎么说都不愿意在那块地动工,今天变了脸,竟然大力支持了?”
  “你是一个商人,言语的交锋是必不可少的,可是关键时刻忘了一个最简单、最浅显的道理。”

  “什么道理?”唐烟梦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除了忽悠,还有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唐烟梦恍然大悟,“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这些人脸明摆着要钱两个字,我怎么看不出来了呢?该死该死。”现在回想起来,村长和项目负责人是一伙的,在她的面前演戏而已,明摆着要钱,唐烟梦给忘了。
  “对症下药,自然是药到病除。”萧鹰颇为得意的说道,“但是你先别急着高兴,后面还有用钱的地方,你的项目,你得拿钱。”

  “你这次花了多少?”
  “两千万,再少了实在办不成,我估计这些人也这样了,鼠目寸光,这块地之后的建设绝对不止两千万。你怎么看,两千万买一块地值不值?”
  “我认为有点多了,你不要忘了还有后续的基金注入,绝对不止两千万这么简单,后面的花销会更多。我还是认为在这个节骨眼,两千万有些多,一千万刚刚好。”唐烟梦真的没有想到萧鹰会为了几张盖着红印章的纸花掉两千万,有些不值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