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538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鲟鱼干砸碎扔进酒桶里泡着,铁头盔当做铁锅,穿鲟鱼的黄金权杖被金锋丢弃,取而代之的是纤细的十字剑。
  淡水确实是找不到,好在有葡萄酒,他们含的糖分足够补充金锋的身体。
  没有任何的水果和蔬菜,光是吃这些鲟鱼干和葡萄酒,长期以往肯定对金锋的身体有所伤害。
  不过,这些都可以克服。
  从火塘的下方抛出昨晚上丢进去的鲟鱼干,一边啃着连骨头都不放过,金锋开始这一天的搜寻。
  最先去的地方是昨天罗恩最后待的地方。那地方也是罗恩找到那只大鼎资料的地方。
  地上放着一本线装的古书,用厚厚的牛皮纸包裹着。
  神圣之城对于古籍古书和史籍资料的保护历来都是为人称道。
  银制的五指神圣烛台放在一边,金锋捡起这本书,面色慢慢的收紧。
  还没弯腰的时候金锋就已经看到了这本书上的内容,等到握在手里的时候,金锋的心里已然有了答案。
  这是神圣之城的一本类似日记的密录,纸书的纸张是用十九世纪最高等级的油画纸。

  在十九世纪中后期,大工业革命高丨潮丨迭起,欧罗巴人就跟开了挂一般,各种技术层出不穷,日新月异。
  纸张也成了欧罗巴人引以为傲的东西,还反过来回流到了神州。
  这本日记密录上,记载的全是神圣之城的秘密。日记的主人并没有看到他的名字出现,他所写的记录上的人名金锋也没听说过。
  被罗恩撕掉的那一页金锋并不在乎,关于那只大鼎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

  被撕掉的前面几页用潦草的拉丁文记录了主人的行踪。
  “1895年4月14日,奉主的神谕东进。”
  “圣殿骑士和医院骑士团在金字塔国停留化装教士布道,我们进入胡夫金字塔,寻找法老的宝藏。”
  “在进入金字塔的过程中遭遇到不明诅咒,损失了两个主教和夺宝骑士,被迫后撤。”
  “胡夫金字塔寻宝失败。”
  在这些潦草字迹的下面,还有一行明显笔墨浓度不一样的文字。
  很显然,这是日记主人的补充文字。
  “疑似神州青铜时代的大鼎……未知物。”
  时期跳到了1898年的9月,日记的主人已经抵达了进入神州的先遣站——
  澳岛省的圣保禄神学院。
  这座大教堂也是整个西方世界的白皮们学习和了解神州的大讲堂。
  在这里,带着各种目的人们会领取各种各样的任务,交换各种各样的情报,跟着进入神州执行不可告人的任务。
  这些人分别来自由石匠、共济会、光明会、神圣之城的三大骑士团和驱魔人。
  这地方,其实就是神圣之城设立在东方的秘密基地。
  他们为了同样的一个目的走到了一起。

  所有的指令都是由神圣之城传递到这里,再由这里的负责人下达分配任务,让各个成员化装成教士进入神州。
  打头的、寻宝的、刺杀的、盗宝的、走私的、运输的所有的明确的细化的人手都以教士的名义进入神州,开赴神州各地,进行肆无忌惮的大规模的行动。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搞垮神州,传播信仰,盗尽所有!
  这种行动早在十九世纪初期就已经开始了。
  文明对上文明,从来就只有两个结果。
  臣服或者毁灭,千古不变的真理。
  圣保禄神学院也就是现在最著名的大三巴的遗址。
  在撕掉的那一页后面的几页上,并没有注明日期,简简单单的画了几幅画和留白文字。
  看到这里,金锋手禁不住一抖。

  画的上面……
  赫然是残缺不全的大鼎碎片!
  日记主人的画工很差,大鼎碎片几乎看不到任何纹饰,但这些图片对于金锋来说,却是永生永世永不敢忘的印记。
  死,也不会忘!
  默默的把日记捡起来,翻完最后两页,金锋沉默了半响,露出一抹疑惑。
  最后两页日期是1916年的10月,也就是自己的抱着大鼎跟
  那些人同归于尽后的第四个月。
  “汴梁城甘家湾、四大驱魔人、两位大主教以及圣罗家族两大圆桌骑士……死于传说中的修真者手下,至今无法找到他们的埋骨之所。”
  “无法寻回八大英雄的兵器和信物……”
  “马修斯、库萨克、白修士、诺曼伯格、吉姆额尔金五大骑士在营州古城遗址抢夺大鼎……被东方魔鬼自爆所杀,尽数陨落。”
  “我们赶到营州古遗址之时,现场一片狼藉,尸骸满地……”

  “有与神州传说中修真者交战,对方不低火器败退,带走大鼎鼎足碎片……“
  “大鼎碎片已无法收集齐全……”
  “神圣之城在神州遭遇前所未有之重创……”
  “任务失败。”
  “大鼎残余碎片已于昨日已运回圣保禄神学院,即日启程回归神圣之城。”

  “在圣保禄神学院,驱魔人大团长保罗二世与共济会诺曼哈特达成绝密协议,两块大鼎残片交由诺曼家族保管。”
  “协议规定,大鼎绝密永不告知圣罗家族。”
  在这本日记的后封面上,写着短短的一行字。
  “1935年,我已完成我的使命退隐,余下一生照顾我的儿子里奥,他是未来的裁判所议长。”

  至此,这本日记本也就完成了他的使命。
  金锋紧紧的咬着牙,把这本日记本撕开,一页一页吃进嘴里,狠狠的嚼着,狠狠的嚼烂,嚼成纸浆吞进肚子里。就连那牛皮纸也没放过。
  眼泪无声的流淌下来淌进嘴里,勾引金锋回忆的伤,苦涩难当。
  什么是绝密,这上面的就是绝密!

  什么是起源,这上面的就是起源!
  这就是大鼎的绝密!
  这就是金锋的起源!
  金锋万万没想到,进来看见的第一件有价值的东西,就是这本日记。
  一口一口的把这本日记吃了下去,金锋已是泪流满面。
  这本日记的主人是里奥老头的父亲,妮可的曾祖父。
  神圣之城昔日驱魔人的领袖。
  慢慢的,金锋擦干了眼泪,走到了西边的入口处。从第一个柜子开始,从最上面的第一本开始,轻轻的翻开第一页。
  往事已矣,俱成云烟。
  自己,还活着。
  自己现在也叫金锋。

  前一世金锋的灵魂,这一世金锋的身体。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被揉搓在一具平凡少年的身上,造就成一个全新的自己。
  这一刻,金锋感觉到九分的疲惫和一分的愤怒,又感觉九分的愤怒和一分的疲惫。
  自己要做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原本找到大鼎就是自己的归宿,却未曾想到,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直到看过这本日记之后,金锋才真正的了解到,自己将要面对的是怎么样的一群敌人。

  自由石匠、共济会、光明会、盎格鲁撒克逊人、神圣之城、圣罗家族……
  这等于自己在跟全世界为敌。
  而自己,却是不能倒下,因为自己的身后再一次的空无一人。
  金锋心头一阵颤栗,紧紧的闭上眼睛,脸上现出一抹从未有过的痛苦。

  过了好久才慢慢睁开眼,深吸一口气,收敛所有的心绪,精力集中到眼前的这本书上来。
  事有缓急轻重,大鼎的下落慢慢的去找去查,现目前最要紧的,是找到救治梵青竹的方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