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465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年华笑着说:“哎呀,弟妹要生小孩呀?这是大事儿,你是得陪着去,得了,那你先忙着,等回来再说吧。”
  李沧海放下电话,略感不安,心想年华几次三番的约,若是一味推辞,确实有点不太合适,看来等从上海回来,还真得找时间约她吃个饭了。
  索菲娅见李沧海在家里也电话不断,知道他工作上忙,便诚恳的说:“文姐陪我去就行了,要不你就别去了。”
  李沧海摇了摇头,还是坚持陪着索菲娅去了上海。
  在上海逗留了几日,索菲娅还没有临产的迹象,李沧海便决定先回家一趟,这几日闲来无事,他思考了不少东西,第一个问题就是化妆品公司投资的事,他决定不等贷款了,既然申建军已经答应了,贷款应该是早晚的事,既然这样,手里的流动资金就可以先动用一下,抓紧把老陈的投资拨付到位,让楚天天和孟小尽快开展工作;第二个问题就是房地产公司的事,他决定既不采纳佟胜楠的建议,也不完全遵从何嘉彧的思路,他打算以总公司名义用泛海公司的股权作价入股,再将CH投资股份的房产事业部整合出来,成立一家新的CH房地产公司,如此一来,他以总公司名义控股CH房地产,小卫直接受他领导,不至于和佟胜楠有什么矛盾,而CH投资股份仍然享有CH房地产公司的股权收益,对佟胜楠来说,也没什么太大的损失,也许这是当前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刚一回到办公室,李沧海便把辛迪和小卫叫了过来。
  二人坐定,默默的等着李沧海开口。
  李沧海笑了笑,一边摆弄着手里的钢笔一边说:“这几天我不在公司,考虑了不少问题,简单跟你俩说说,分头落实一下。”
  二人听了点了点头,又不约而同的打开了笔记本,准备记录。
  李沧海很是欣慰,却又突然想起什么问道:“中行的那笔款怎么样了?”

  辛迪知道李沧海这是问她,便点了点头说:“材料我第二天就送过去了,后来又补了一部分材料,应该问题不大了。”
  李沧海点了点头说:“好,那这样,我是这么想的,既然中行的款问题不大,那我们手上的资金就可以动用了,辛总,你先给化妆品公司打一笔启动资金,让楚天天和孟小尽快开展工作;小卫这边,准备成立新的房地产公司,班底儿就用投资公司的房地产事业部的老班底儿,我准备把房地产事业部整合出来,作价入股,但是直接隶属于总公司,小卫直接向我汇报。”
  听李沧海说完,二人都点了点头。
  李沧海又问道:“我说明白了吗?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二人都摇了摇头说:“没有了。”
  李沧海一拍扶手说:“”好,那你俩分头行动吧。
  辛迪听李沧海说完,点了点头说好,又看了看小卫,心说李沧海对这个男人真是不错,只可惜卓不凡不成器,否则这个位置很可能是他的,唉,真是应了那句话,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有卓不凡这么个千斤坠拖后腿,自己再折腾,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李沧海并不知道辛迪会想这么多,见她沉默,便又问道:“辛总还有问题吗?”
  辛迪被李沧海打断思绪,连忙说:“没有了,财务上的事,我全力配合卫总。你放心吧。”
  小卫知道辛迪和李沧海的关系,对她一直是尊敬有加,此时听辛迪说的这么客气,连忙笑着说:“辛总您别客气,我在财务管理方面就是个棒槌,有不懂的地方还请您多指教。”
  辛迪见小卫言谈举止很是得体,便莞尔一笑,没再说话,可心里却越发的黯淡,不免感叹,唉,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人,卓不凡和这个好绿帽的小卫相比都欠着不少火候儿,更别提和李沧海比了,看来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认命吧。
  安排完这一切,李沧海挥挥手便打发二人走了,刚刚静下心来,却又突然想起一件烦心事来,那就是李姝娟。
  李沧海想过,李姝娟怀孕的事应该不会有假,看安若素那天的表情,显然她早已认定李姝娟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李沧海的了,而以李姝娟的为人和她对李沧海的忠贞,也不太可能在和李沧海交往期间怀上别人的孩子,可这事李姝娟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李沧海这个当事人,显然她是担心李沧海会反对她把孩子生下来的,若是这样,则恰恰说明她是打定主意要把孩子生下来了,看来这事还真是挺麻烦的。

  李沧海揉了揉太阳穴,想劝李姝娟去把孩子打掉,可一想起那一晚她眼角的泪水,又有些于心不忍,再想想为了爱怀上自己孩子却最终离自己而去的祁薇,还有为了一点安全感而努力怀孕的索菲娅,他越发的理解孩子对一个女人的重要性,一想到这儿,他又有些动摇了,暗暗的在心里权衡着,要不就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李沧海想了许久,都没有一个结果,最终还是拨通了李姝媛的电话。
  听李沧海问起姐姐的事,李姝媛有些迟疑,最终还是嗯了一声,又马上哀求道:“李哥,你就别管她了好吗?她说了,这孩子她自己养,不用你管,也永远都不会让人知道这孩子是你的。”
  李沧海叹了口气问道:“这么说,你也早就知道了?”
  李姝媛听出李沧海有些怨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这个消息,有些心虚,便沉默着没说话。
  李沧海并没有真的责怪李姝媛,又跟她解释道:“我不是担心我养不起这个孩子,而是不想让小娟受这个苦,你想想,她一个单身女人,莫名其妙的冒出个孩子,会面临多大的压力?还有将来这个孩子的衣食住行教育等等,会牵扯她多少精力?你自己也有孩子,你想想你们两口子抚养孩子吃了多少苦?她自己一个人,后半辈子得吃多少苦?”
  李姝媛听了也犹豫了,犹豫之余又有些气愤,便没好气的说:“早知道这样你俩就不该有……,”话说到这儿,又觉得有些重,便叹了口气说:“算了,我再劝劝她吧。”
  挂了电话,李沧海心情越发的烦闷,索性走进里间,把门反锁,躺倒在床上,默默地想着自己毕业以来的这些人和事,真是仿佛在梦中一般,那么多人从自己的生命中走过,有的留下痕迹,有的则像一阵风吹过,人来人往,真不是自己的意志所能左右的,也不知道多年以后自己是否还会记得他们的样子。
  李沧海昏昏沉沉的睡了足有一个小时,感觉身体从极度的乏累中苏醒过来,再起来时,精神状态明显好了许多,他又想了一下,既然李姝娟执意要生,就由她去吧,大不了自己在经济上多给她些照顾,实在不行就让她辞职安心在家带孩子吧,反正以自己目前的经济实力,养活她倒也不成问题。
  从里间走出来,李沧海痛快的伸了个懒腰,感觉身体上有了力量,世界也变得明媚起来,他坐到椅子上,拿起电话来,通知林硕过来接自己,去省城。

  日期:2018-11-17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