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377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五年之后,霍衍和萧玉枫再度相遇,霍衍还是那个霍衍,萧玉枫却不再是当年的萧玉枫。霍衍没有认出萧鹰,但是萧鹰认出了霍衍。如果真的要深究的话,其实是萧鹰抢了霍衍的女人,霍衍该给萧鹰有微词才对。萧鹰才不管这些呢,他始终认为霍衍是他和韩怡婷之间不确定的因素,所以萧鹰一直仇视霍衍。
  萧鹰自始至终都知道韩怡婷在哪,他从来没有过要找她的想法,因为不敢。
  萧鹰惧怕面对现实,面对自己成为霍衍的现实。
  霍衍没有太过于纠结自己,萧玉枫和韩怡婷三个人纠缠不清的关系,说到底一句话,他放手了,他愿意把韩怡婷当作自己的亲妹妹看待,是萧鹰一直不依不饶。
  霍衍都已经放下了,对于他和刘正清的恩怨,三言两语都能解释的清楚,都是男人。因为主观的因素,萧鹰一直希望两个人撕破脸皮,打的越欢越好,和萧鹰没有半毛钱关系,萧鹰还特别关心,简直是吃饱了撑的。
  事事不能顺利,萧鹰的期望还是落空了。霍衍一大早出门,会面的对象正是刘正清。
  刘正清拿得起放得下,苦苦追求萧慧雅几年,连一亲芳泽的机会都没有;萧鹰刚来几天,萧慧雅和他形影不离,命运反复无常,强求不得不如放手。刘正清想明白了,自己努力了几年的时间都不别人几天,说到底还是萧慧雅的眼光,她不喜欢,再多也是无用功。想清楚了放下,何苦为难自己成全别人呢?
  萧鹰本身用情很深,自以为所有人都和他一样,坠入情无法自拔;然而不是,有拿自然会有放,虽然不情愿,可结果是人不能改变的。刘正清看透了,自然也放下,如果是萧鹰,可能连几个月的时间都不会付出,不喜欢是不喜欢,用不着理由。

  两个人在一家咖啡馆里会面了,更让萧鹰惊讶和没有预料到的是,两个人坐定之后点了三杯咖啡,这是说还有一个人没有到。
  不一会儿,最后一个人到了。
  宋子兴。
  现在不只是霍衍和刘正清冰释前嫌,宋子兴也加入到这支大军里。
  宋子兴和两个人见面,全然没有当初在盛世皇城和刘正清撕破脸皮不死不休的状态了,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好像认识了很久。宋子兴和刘正清没有多少的交集,你是海市委书记的儿子,我是南京人,不过是在海学而已;霍衍也一样,刚刚回国没有多久,朋友都没交几个,犯不着和刘正清交恶。
  三个人不是世仇,只是犯了年轻人都会犯过的错误,因为年少轻狂自然会在处事有意或者是无意冒犯一个人,这绝对不是不可挽救的错误;霍衍和刘正清都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现在和好如初,宋子兴也一样,头脑一发热跟着霍衍去了,完全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
  宋子兴是一个很容易被情绪左右的人,当时他为情所困,大脑都是一蒙一蒙的,霍衍对他讲的话他来不及细想身体做出了反应,事后才会思考是对还是错。

  三个人性格有一部分原因让他们坐在一起,更多的还是他们有共同的利益。与自己的父亲不同的是,他们更需要考虑眼前,还没有达到眼光放长远的层面要从脚下做起。宋子兴很清楚,霍衍和刘正清在真正的政策帮不了自己,两个人加起来的话语权还不如一个区长管用,他需要借助两个人的名号,官宦出身,单是名字是一笔无形的资产。同时通过这两个人,宋子兴也能快速的洞察到政府的意向。

  宋子兴不同于其他人,他在这个年纪要面对未来了。宋家的未来,在自己的手,他能达到怎样的高度,宋家的前景是如何。
  当下宋家所言面临的一个最重要的转折点,几个月之后在海的一次竞标。宋子兴和宋家的高层考察过好多次了,海原本是寸土寸金,能拓展的方向只能向外,这一次因为老楼房的拆迁,在繁华地带留出了一片大空地。这一块地放在不同人的手里自然会有不同的作用,宋子兴曾经豪言,如果他能得到这块地,一定能大展宏图。
  宋子兴还在暗地里做了一份详细的计划表,从头到尾修改了十几次,据说宋家高层看了之后被否决了,原因是投资大,见效慢,回收期太长;宋子兴很无奈,宋正伦却对宋子兴的议案很感兴趣,虽然他不能改变大多数人的意见,宋正伦还是给与了自己的建议:这份报告很完美,不过要等待一个契机。
  宋子兴相信这个契机很快会来的。
  与其坐地等待机会,不如主动出击。宋子兴希望在竞标之前笼络一群人支持自己,在大会获得自己的发言机会,他始终坚信这份议案是最好的,也是对海最有利的。做人不能眼光短浅,放长线钓大鱼不只是嘴说说,如何把海以及长江三角洲的人才收拢在一块,才是最关键的。新世纪人才最关键,手里有一对宝贝,不怕任何的困难。海有望成为下一个科技心。
  借助海的影响力,一旦这个人才科技圈有一个雏形,宋子兴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个大家庭里,做自己喜欢的研究,用自己的疯狂改变这个世界。
  这只是宋子兴的构想,任重而道远,一旦做成,未来世界的进程有可能掌握在这些人手里。
  这个构想偏偏和萧鹰不谋而合,萧鹰是为了自己,宋子兴是为了海考虑。
  萧鹰在国外混迹多年,还在科技摇篮硅谷待过一年多,他肯定希望自己的身边时时刻刻都有一个硅谷。提出这一个有些不符合商业的议案,萧鹰猜到了会有很多人反对,但是没有猜到会有人和他心有灵犀。
  宋子兴太想获得一次机会了,哪怕是在竞标大会单纯的陈述自己的蓝图,现实来看,商人和政客不同,商人以利为主,尤其是对钱有种莫名的喜好,喜欢回报大的投资,政客不一样,他们喜欢用一系列的指标来标榜自己的政绩,他所能利用的是政客单纯的喜欢政绩,寄希望于政府透过这个计划能够看到海的未来。
  由于自己的计划是不被商人认可的,这几乎是赔本的买卖,拉拢过来的人才更多的只是闲置,他们之前进行的研究需要的经费自然要自己掏钱,多数研究和自己经营的产业没有半点关系,花钱白白供养一群疯狂的人,还不如拿出钱来做风险投资;国内没有这种风气,国外也不多,可是改变世界的不都是一群疯子,一群被认为是不可理喻的人吗?

  当宋子兴把心里的想法告诉两人之后,刘正清和霍衍同时保持了缄默,一切都在宋子兴的预料之,对于疯狂的想法保持缄默是最好的选择。
  “子兴,我明白你的想法,这是我听到的最巧妙的方法了。”霍衍率先开口,“我同时也有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回答我。我相信正清的心里也有一个疑问,和我的一样,对吧?”
  刘正清点了点头。
  “你问吧。”宋子兴略带失落的说道。
  “对你来说,对宋家来说,如果按照你的方法,即便是竞标成功,你如何能够说服你需要的合作伙伴,我知道这种方案政府一定会参与的,前提是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己经完成,政府才会参与。你的方案很大,我个人来说很佩服你,冒昧来说你的方案真的是赔本赚吆喝,这和商人的宗旨相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