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229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乐雪薇被他这激动的样子给震住了,仰着脸些微有些疑惑,他这是怎么了?“斯文,你怎么了啊?我没事啊!我虽然在D·S,可是,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的……”
  “……”梁斯文一窒,这个丫头,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他的心意?他不只是想帮她,更是想一辈子都保护她?

  为了缓解气氛,乐雪薇打着哈哈,挽起梁斯文的胳膊往前走,“好啦,我们好不容易见一面,好好说说话,你手伤了不能运动,我陪你在外面转一转?”
  两人正一路往外走,医务室的门却从后面推开了,刚才给梁斯文看手伤的那位医生,背着医药箱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接着电话。
  “是,是……知道了,贵宾1708号房,我已经出发了,马上就到,是,倪先生您放心。”
  听着这话,乐雪薇脚下步子一顿,贵宾1708号房……那不是韩承毅的房间吗?还有,倪先生,不就是倪俊吗?
  倪俊让医生去韩承毅的房间,他怎么了?也受伤了?可是,刚才明明没有看他有事啊!
  这么想着,就有些心不在焉了。
  幸而梁斯文也没有时间在这里多逗留,他今天还有生意上的事,是听说乐雪薇在这里,而他刚好在这附近,所以才过来看看的。
  “散步就不用了,我还有事,既然是来度假的,就好好玩,回去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来接你。”
  梁斯文没有在意到那个医生的话,拉住乐雪薇的手,眼里净是不舍。
  乐雪薇一听,忙点了点头,“既然你还有事,那你就去忙吧!”语气里暗含着某种迫不及待的情愫。
  “好,那我走了。”
  “嗯。”
  送走了梁斯文,乐雪薇想都没想,一转身就走向了客房部贵宾楼。乘着电梯到达17层,停下脚步站在了1708号房门前。

  刚才一路走来,明明是很着急的,可是,现在真的到了这里,乐雪薇却又磨蹭起来了。她要进去吗?进去合适吗?进去的话,见到他要怎么说?
  哎呀……真是伤脑筋。
  乐雪薇徘徊不定之际,房门被拉开了,回过头一看,是倪俊送刚才那个医生出来。还真是韩承毅受伤了?
  “你慢走。”倪俊客气的朝着医生点点头,将人送走了。
  这才朝着乐雪薇微微弯下腰,恭敬的说到:“三少奶奶,您是来看三少的吗?三少正在里面,您来的正好,他的手需要敷药,属下是粗人,笨手笨脚的,您进去帮帮三少吧!”
  “……”

  乐雪薇蓦地一怔,他的手受伤了?是刚才打球时弄的?真是……她怎么就看到了梁斯文被球击中,没注意到韩承毅呢?
  “倪俊,你在跟谁说话?”
  里面传来韩承毅略带焦躁的声音,还伴随着轻微的吸气声,“嘶……怎么不听使唤了?靠之!快进来帮我摁着手,这药有点刺激……”
  倪俊在乐雪薇身前比划了个请的姿势:“三少奶奶,进去吧!”
  乐雪薇心提到了嗓子眼,吞了吞口水,推开半掩的门,进去了。
  里面起居室里,韩承毅正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了一只水盆,水盆里是黑乎乎的药汁,有股刺鼻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散开。
  韩承毅没抬头,正专心的对付着自己那只左手,垂着眼帘,眉宇间一股焦躁。听到脚步声,催促到:“磨蹭什么呢?”
  乐雪薇加快了脚步,走过去二话没说卷起袖子摁住了他的手。
  看到摁在自己胳膊上的那两只细白鲜嫩的小手,韩承毅愣了会,猛的抬起头来看向站在眼前的人。嘴角不自觉的就扬了起来,眉宇间的喜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不过,嘴上却硬的很。
  “哼……你怎么来了?不是陪着男朋友呢吗?”韩承毅瘪瘪嘴,话一出口,又充满了酸味,让刚才那股喜悦打了折扣。
  乐雪薇听见了,却不回答,垂眼看着盆里说:“这是什么药?你刚才伤着哪儿了?没看到你有不舒服啊?你也是,怎么受伤了不说一声……你不说,别人怎么知道?”
  这几句别扭的话语,却包含着浓浓的疼惜和自责,韩承毅觉得,足够了,什么都不用说了,小雪心里有他。

  韩承毅抬起完好的右手,一把将乐雪薇揽到怀里,乐雪薇吓了一跳,双手一抖,药汁洒了出来。
  “你干什么啊!药都洒了!”
  “洒了就洒了!”韩承毅抱住她不松手,这丫头怎么弄不清状况呢?这时候药洒了是重点吗?老婆再不加紧追,就要跟别人跑了!
  “你放手啊!你再这样,我走了啊!”乐雪薇不安的在他怀里挣扎着、扭动着,真是后悔进来了,明知道他这么恶劣,怎么自己还送上门来?

  韩承毅单臂刚好将她的腰身环住一圈,斜勾唇角云淡风轻的说着:“好……你走吧!”
  “你!”乐雪薇气结,他这么抱住她,她要怎么走?
  韩承毅满意的垂了垂眼,胳膊一收,将人放在了自己腿上,这情形越发恶劣了!乐雪薇臊的脸一直红到脖子根。
  “放开我!你别这样啊!”
  乐雪薇依旧徒劳的挣扎着,忽而韩承毅贴着她的耳朵,轻轻的往里吹气,“别动,我的手很疼,你不是让我说吗?那我现在说了,手很疼,刚才打球弄的。”
  话音一落,乐雪薇不动了,老实了,是啊,她是来看他的。
  “那……那刚才医生怎么说?怎么伤的这么重?要不要紧?”这个药汁,看上去黑乎乎的,味道也难闻,很不好惹的样子。

  “嗯,有点重,医生说,最好一边泡药,一边有人帮着揉一揉……”韩承毅一边说,一边若有所指的打量着乐雪薇。
  乐雪薇当仁不让,站了起来,“你别闹了,我帮你揉就是了。”
  说着将手放进了药汁里,握住韩承毅的左手,顺着关节一下一下按摩着,不时抬头问他:“这样可以吗?我不知道做的对不对的。”
  “嗯……可以,只要是你,我怎么样都觉得舒服。”韩承毅单手托着下颌,痴迷的看着乐雪薇,这话却说的是不怀好意。
  乐雪薇脑回路没他那么复杂,只是单纯的帮他一下一下按摩着,“好点了吗?究竟是伤着哪里了?看不出来啊!”
  突然的,乐雪薇发觉了哪里不对劲,怎么觉得他的左手小指有点怪怪的?她刚才不小心拨了一下,那小指像是没什么存在感一样软绵绵的?
  “你这……”乐雪薇抬头疑惑的看着韩承毅,“这手指怎么了?”
  提到这小指,韩承毅蹙了眉,眼底浮上来一股浓重的忧伤,小指……孩子……韩承毅摇了摇头,苦涩的一笑:“没什么,四年前的旧伤了……”
  四年前?又是四年前?究竟四年前他还有哪儿受伤了?怎么她全都不知道?在她离开以后,他经历了哪些事?
  “它……要紧吗?”不知道什么原因,乐雪薇突然觉得嗓子眼堵得慌。
  “不要紧,除了没什么感觉,有的时候断过接上的地方会很疼之外……”韩承毅目光灼灼的盯着乐雪薇,话他只能说到这里了,他很想像个孩子一样告诉乐雪薇一切,可这……和小雪受过的苦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

  断过?乐雪薇眼底一片惊愕之色,为什么会这样?他这么厉害、这么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让自己的手指断掉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 此网站转让,包括域名和全部源代码,并提供技术培训.有意者请留言. **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