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6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菁菁身上有伤,萧晋当然不会对她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但两人之间毕竟还没有发生过亲密的关系,他的行为自然会让姑娘大为紧张,晕染双颊,话都说不利索了。
  关键是她还不能随便中止视频会议,因为镜头那边坐着的都是公司的管理层,她就算是经理,也得给予足够的尊重,所以她只能一边尽量维持着自己的正常声调,一边腾出一只手来死死的拽住衣襟,阻止萧晋解开。
  这种程度的反抗怎么可能难得住一个花花公子?萧晋只是伸出舌头在她的手背上轻轻舔了一下,就让她像触电一样躲开了。
  递给姑娘一个安心的眼神,他解开两颗病号服的扣子,然后掏出小刀割断缠在她腹部的绷带,露出已经缝合好的伤口来。

  凑近了观察片刻,见没什么异样,他就找来酒精和药棉将伤口处的药物擦去,之后才开始仔细涂抹自己的药膏。
  等他抹完的时候,方菁菁的会议已经结束,正满脸通红嗔怨的看着他。低头在姑娘白嫩的小肚子上轻轻一吻,他嘿嘿笑着说:“菁菁,你有了赘肉之后,手感可比咱们刚见面时好多了。”
  想起两人刚认识时就被他各种吃豆腐,方菁菁心里既甜蜜又羞恼,抬手打他一下,嗔道:“你怎么这么讨厌?人家正开会呢,让公司员工看到你选择的经理出丑,很有面子吗?”
  “我离开前有没有告诉你要好好休息?你竟敢背着我工作,这就是对你的惩罚!”刮刮姑娘挺直的鼻梁,萧晋拿来绷带,一手托起仍然纤细的腰肢,为她重新包扎起来。
  享受着男人的呵护,方菁菁心中一片温暖,撅嘴说:“我又不是得了什么重病,一点小伤而已,根本用不着休息。”
  “你是医生我是医生?你是老板我是老板?”扶着姑娘躺好,萧晋没好气道:“为了带回去一个假情报就敢往自己身上开窟窿,你想当黄盖,爷儿可不是无能的周瑜!跟你说,爷儿的气这会儿可还没消呢,老实点儿,再不听话,真抽的你下不了床!”
  方菁菁拉过他的手贴在自己脸上,闭目沉默片刻,幽幽地问:“秦承志和秦院长都已经被你抓住了吧?!能告诉我你都做了什么吗?”
  “你懂不懂怎么给人家当下属啊?不该问的不要多问!”给她拉好被单,萧晋佯怒道,“你只需要记住,从现在开始,你跟那家孤儿院以及秦氏母子都再无瓜葛,你的亲人是我,是雅洁,他们不配!”
  方菁菁突然泪崩,数息之间就湿了他整个掌心。“先生,我从没求过你什么,这一次我……”
  萧晋用手指抵住了她的唇,柔声说:“不要为了那种垃圾求我,我也没杀他们……至少,没有亲手或亲口下令杀掉他们。”
  方菁菁泪眼朦胧里满是不解。他叹息一声,在姑娘身旁躺下,抱着她将自己惩罚秦氏母子的方法说了出来,然后道:“秦承志是必须死的,因为他不死,就等于置你家先生我、甚至是沛芹她们于危险境地,这一点希望你能理解。至于秦淑芳,她是死是活,就全在于秦承志的一念之间了,不管他最后做出了什么选择,你都不许怪我。”
  方菁菁张了张嘴,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用尽了全身力气趴在他怀里放声大哭。
  她太了解秦承志了,如果萧晋的行为算冷血的话,那秦承志就是典型的毫无人性,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指望他为母亲献出生命?可是,萧晋说的没错,他的惩罚方式虽然残酷,但确实是给了机会的,而且这个机会还是因为她方菁菁的存在,要不然,估计这会儿他们早就被剁碎喂狗了。
  身为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她当然于心不忍,可作为萧晋的身边人,她没有理由指责或要求什么,唯有悲伤。
  方菁菁哭了很长时间,而且明显是要将近十年来一直压抑着的痛苦全都宣泄出来,哭的撕心裂肺,令人闻之动容。
  起初,萧晋还能轻拍着她的后背予以安慰,渐渐的就有些担心她挣断伤口缝线,最后不得不用按摩手法让她沉沉睡去。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坏人作恶,承担痛苦的永远都是无辜的好人,操蛋到了极点。
  走出住院处的月亮门,看到等在那里的梁喜春,萧晋就吩咐道:“交给你一个任务: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把菁菁的心结解开!今晚我会在这里住下,一晚上的时间,够不够?”
  梁喜春想了想,郑重点头:“请先生放心,喜春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谢谢!”说完,萧晋就朝巫雁行的小楼走去,梁喜春却呆立在当场,心中反复的回响着一句话:魔鬼竟然向我道谢了!
  我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换来的只有钱财,可现在只是哄一个女人,他竟然就那么正式的向我表示感谢!这……这就是他的女人才能享受到的待遇吗?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同时拥有那么多女人还把每一个女人看的都比钱重的男人?
  萧晋不知道自己有感而发的“谢谢”两个字给梁喜春带去了怎样的震撼,就算知道也无所谓。他原本就不是一个看见美女就一定要收入房中的种马,没有感情,再美的女人于他而言都是红粉骷髅。

  说到美女,这医馆里还有一位真正的美人儿需要他的安慰,累吗?累!后悔吗?傻B才后悔!
  推开巫雁行卧室的房门,名叫“小小”的虎斑猫便从屏风后跑过来蹭他的腿,紧接着屏风里面的床上就传来了美人儿的娇嗔:“我供它吃供它穿还供它玩儿,见了你却比谁都亲,跟你一样,都是没良心的!”
  萧晋抱着猫绕过屏风来到床前,笑望着手拿一本书的巫雁行问:“小花雨跟你告状了?”
  巫雁行美目一翻:“什么叫告状?我的徒弟自然向着我。”
  “好吧!”放下猫,萧晋在床边坐下,大手很自然的就伸进了被子,“既然被你抓了活的,那我认罚,亲爱的巫大神医,你想要什么?说出来,我都满足你!”
  “别……别闹了,我可以了……”巫雁行鼻息咻咻,十指全都伸进了萧晋的头发里,像是要把他的头抬起来,又仿佛要将之给摁进自己的身体里。

  “抱歉!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从美人儿甜美的胸前抬起头,萧晋舔舔嘴唇,笑得要多坏有多坏,“你的身体还很虚弱,最需要的是补,而不是泄。”
  “那就从我身上滚下去!”巫雁行有些恼羞成怒,用力把他拱到床里面,并牢牢的掩上了衣襟。“还说什么我要什么都满足我,臭男人,说话就像放屁一样!”
  萧晋凑过去在她脸上亲吻了下:“相信我,作为一个觊觎你身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混蛋,我比你更想要,这不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嘛!”
  “那你一开始就别招惹我呀!现在被你搞的不上不下的,难受死了。”
  萧晋呵呵一笑,把她抱在怀里问:“我说,你之前给自己喝下的到底是毒药还是春药啊?以往抽的你再爽,你也没有这么饥渴过,今儿这是怎么了?”
  “以前不是不想,是不能,你个该死的混蛋总拿精神洁癖搪塞我,人家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
  日期:2018-09-08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