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0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呢?”
  “我……我最大的遗憾是从来没有迈出过鄞峡半步,在家复习、考试,然后在山里教学,没机会接触到外面的世界,所以方市长问我的水平,老实说我根本没法评估,只能说尽自己的努力把孩子教好。”
  方晟若有所思:“井底之蛙可不行啊,要创造机会到外面走走看看,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对于提升自身水平很有帮助呢。”
  “是的,我也很想啊。”
  “过阵子市里出台新政策,或许你有机会考一考,具体情况等教育局正式公布吧。”
  “好啊,谢谢方市长。”何杏笑靥如花。
  看着她青春而有朝气的脸庞,方晟不禁想起了明月。也是山里的姑娘,也扎根在山里工作,也向往大城市繁忙富足的生活,结果明月成功了。
  何杏能成功吗?

  听取了蔡雨佳的回报,吴郁明怒发冲冠,立即拿起电话通知相关部门下午到市委开现场会,看看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到底哪些人想虎口拔牙,连招商引资项目都想揩油水。
  现场会上,市发改委认为山区旅游开发项目目前没有私营独资先例,考虑环境保护、人文、综合治理等因素,全流程离不开正府监管。
  环保、安监等部门先后谈了从本部门监督管理角度的“忧虑”,觉得私营企业的本质是利润最大化,必须有正府这只看不见的手进行宏观调控。
  旅游局则强调注意避免外来资金捞一把就走,或者利用投资从事洗钱等非法勾当,也提倡本地实力强、名气大的企业入股参与。
  方晟因为到市教育局听教改操作方案回报,没有参加——他是诚心回避,不想参加这种务虚会议;作为正府分管领导,耿大同和郑拓列席会议。

  “二位市长怎么看?”吴郁明问。
  郑拓含糊其辞道:“规范市场行为,合理合法开发旅游资源,正府不能置之度外,但凡事要有度,不能打击投资者的积极性。”
  典型的官话套话!吴郁明暗皱眉头。
  可在官场,这种四平八稳的官话偏偏很有生命力,一个都不得罪,又面面俱到,出了事可凭此摆脱责任,不出事自己则是功臣。
  “大同市长呢?”吴郁明又问。
  耿大同略作沉吟。
  伟宏实业投资鄞坪山旅游开发的消息传开后,郜更跃第一时间找到耿大同,直言不讳想分一杯羹!
  耿大同头痛万分,道:“郜总,天底下的钱是赚不完的,南泽厂那边你不肯放手,又想插足鄞坪山,你知道全面开花的后果是什么?”
  “资金链断裂?”郜更跃信心十足,“耿市长放心,对我来说只要有项目,资金来源不是问题!”
  “我说的不是钱,而是……吴、方两位都盯着你,知道南泽厂背后有你的影子,鄞坪山呢如果插手,他俩肯定猜到是你,”耿大同叹了口气,“更跃兄弟,能不能提个建议?新官上任三把火,通常都是逢山开山,逢河架桥,人神皆灭,这种节骨眼上避避风头为好,等过了那阵劲头,两人都消停了,随便兄弟你怎么玩,好不好?”
  郜更跃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耿市长,你以为我真在乎赚几个小钱吗?如果这么想,那就看错我郜更跃了!”
  接着郜更跃说了一番话,耿大同听得又心惊又感叹其目光之深远。
  因此必须预伏棋子,为日后郜更跃介入作好铺垫。
  想到这里,耿大同沉着道:“正府监管只能充当看不见的手,主要靠市场约束和行业自身规范,这就必须打破垄断,充分引入竞争机制,让经营者接受社会监督,随时迎接来自竞争者的挑战。”
  “噢,大同的思路不错。”吴郁明赞许道,随即将话题延伸到各部门如何联手加强监管,并把权力关到笼子里的具体措施。
  说到最后,各部门以及各分管条线领导纷纷表示端正态度、改变旧的观念,全身心融入市场经济大潮,以全新姿态迎接经济建设。
  吴郁明表示很满意。
  其实私底下他知道,今天的会就是务虚会,参会人员也是言不由衷,尽说空话套话,但这种会议必须得开——万一工作搞不上去,至少我开会部署落实了,对上对下都有交待。所以文山会海有它存在的合理性。
  周末,方晟独自驱车来到省城,乘坐傍晚航班飞往京都,参加于老爷子的生日晚宴。
  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风格,于老爷子向来反对操办生日宴会,何况并非传统意义逢“五、十”的大生日。
  小生日嘛,自己在家吃碗面就行了,没必要惊动孩子。于老爷子如斯说。
  但于云复坚持要办却有深层次的考虑。

  重点当然是方晟,大半年来迫于京都特殊的政治环境,他很少来于家大院。于云复很想亲自跟方晟聊聊鄞峡、聊聊吴郁明,聊聊未来发展方向。在官场纵横捭阖数十年,于云复深知方晟属于那种很难掌控的官员,必须时刻关注其思想动态,巧妙将于家这付担子移交到他肩上。
  其次为了于道明。于家大院都知道于道明想当省长,关于这一点,于老爷子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于云复其实打心眼也不赞成。
  无它,倾家族之力争取省长位置是桩大事,必将耗费非常多的政治资源,在许多方面要退让、要承诺,才能换取各方势力的认同。
  从于家整体布局来看,上面有于云复这面金光闪闪的正治局委员招牌足矣,于道明是省长还是常务副省长根本不重要。
  甚至于家大院私底下流传一个说法:于道明当常务副省长不引人注目,万一当上省长反倒麻烦,无论国内还是海外会含沙射影说“兄弟提携”之类的闲话,对于云复不利。

  但对于道明本人来说,这一步可谓天壤之别。常务副省长虽然大权在握,风光无限,只是副省级干部;一旦成为省长,就位列中国屈指可数的几十位封疆大吏行列,其份量不可同日而语。
  此次于云复想和弟弟推心置腹谈谈,倘若于道明执意争取,起码得商量个折衷方案。
  还有就是于铁涯付出巨大的努力后——当然于秋荻幕后也出了不少力,终于被任命为区开发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享受正处待遇。虽说跟已步入正厅级、主持地级市工作的方晟不好比,总算回到当初去黄海的起点,而且是实职干部,在于老爷子看来也是值得祝贺的。
  成功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敢不敢直面失败,勇敢地投入新的挑战。戎马生涯过来的老一辈最注重抗击打能力。

  没有这股韧性和毅力,当年红军早就倒在几道封锁线前,倒在草地、雪山里,哪有后来波澜壮阔的大反击?
  最后,晚宴主题也跟赵尧尧有关,或许,于老爷子最终松口答应举行这场生日晚宴,就为了赵尧尧。
  这么说有点伤方晟的自尊,但某种意义上讲的确如此。
  此事涉及到京都传统家族在经济方面的布局,也是于家与詹家另一个战场的遭遇战!
  历来——大概要追溯到三十年前,詹家就牢牢把控了远洋航运尤其是货运领域业务,从海洋局到海关,从远洋总公司到集装箱码头,都分布着詹家子弟和他们的外围势力,可谓针插不进水泼不入。

  日期:2018-10-09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