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0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祝雨农不悦:“方市长不能把这事儿上纲上线吧?山区生源流失严重,学校形同虚设,教师人浮于事的现象客观存在……”
  “为什么存在生源流失问题?根源在于山区家长看不到希望!农家孩子读书,想的是鲤鱼跳龙门,借助相对公平的高考改变命运,可实际上呢,山区学校师资薄弱,教学水平落后,我注意到有些英语老师本身发音就有问题,怎么培养孩子?”方晟尖锐地反问道。
  郑拓道:“山区与城区相比,确实存在很多先天上的差距,那些不是教育能解决的,而是社会问题。我们不能指望山区孩子丨弹丨钢琴、跳舞、打网球吧?所以要因地制宜,因材施教,近几年来市教育局选拔的田径、游泳等方面优秀运动员,大都来自山区,成功的途径不止一条嘛。”
  一直没开口的华叶柳说:“方市长有什么举措推动山区教育水平?”
  这句话时点恰到好处,既中止了双方争执,又把注意力拉回成刚宣读的方案上,显示了高超了局面掌控水平。
  确实,混到厅级这个层面总得有些真材实学,或在某个方面有过人之处,而非很多人以为“如果我当市长也能做得很好”,积累、经验和智慧缺一不可,否则难以驾驭和应付复杂场面。
  方晟道:“前提是山区学校一个不能少!在此基础上,市里要选拔招聘优秀的、自愿投身山区教育的优秀人材,或者定向委培等等,让山区孩子享受与城区孩子同质量教育,这不是空话,要切实落地实施!”
  祝雨农闲闲道:“鄞峡教育系统实际上严重超编,要是再招山区教师,财政可就吃不消了。”
  “再穷不能穷教育,宁可财政赤字也要把老师配强配足,”方晟的狠劲又上来了,“再不济每年组织党员干部捐款,每人捐两三千就能多供一个山里孩子上学,这笔账划得来!”
  那不得天下大乱?副市长们面面相觑不敢说话。
  关于强行摊派、强行要求公务员捐款,双江已发生过几次**,怎能顶风作案?
  方晟话锋一转:“还回到刚才的话题吧,其实我不反对教师竞聘上岗,也不反对压缩编制,但怎么竞大有商榷余地。一张试卷决定各学科、各年级老师能否上岗,太武断也太简单粗暴,我不赞成。方案要合理,要有可操作性,要让绝大多数人口服心服,不然没法收拾残局”
  郑拓道:“之前有个选拔方案,教育局担心操作繁琐、历时太长所以搁置了,那就是分学科按比例竞聘。目前来看语文老师相对较多,而数学、英语老师却达不到规定要求,我个人建议通过砍掉部分语文、政治、历史编制,把资源向数理化和英语倾斜……”

  “语文是基础学科,不可忽视!”华叶柳是语文老师出身,听了很不入耳。
  “我的想法是不带预判地进行教师资格筛选!”方晟出人意料道,“我不管哪个学科老师多与少,也不管编制够不够,首先要求是作为老师,你到底有没有站在讲台传道授业的资格!”
  祝雨农皱眉道:“这……这怎么判断?”
  方晟笑了笑:“语文老师最基本的要求是讲好普通话,不能教出方言浓郁的学生,那么很简单,请提供普通话等级证书;英语老师起码得有六级证书吧?数学老师更简单,出10道应用题限时完成;物理、化学、生物……所有学科都可以考,把依赖参考书、只懂得死搬硬套的淘汰掉,然后视情况补充新鲜血液。大家觉得怎样?”
  听起来没毛病,只是……副市长们以前从未这样想过,均不约而同陷入沉思。
  华叶柳当过七年语文老师,对学校情况反而比分管教育的郑拓熟悉,沉思片刻道:
  “普通话证书、英语六级这些,对三十五岁以下的年轻老师没问题,基本上大学阶段就拿到证书了,可年长的老师,比如八十年代大学毕业生,当时根本没有英语考级,怎么办?四五十岁的人刷考级题目是不是太残酷了。”
  方晟沉声道:“让不合格的老师教育孩子才是最大的残酷!省城中学英语教师资格是专四,鄞峡要求六级还算高?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就是最典型的事例!”
  几个人被反驳得哑口无言。

  良久郑拓说了句闲话:“整个鄞峡都捞不出10个专四……水平高的跑绵兰、舟顿了。”
  “说明鄞峡原先的要求太低,四级证书就能报考英语老师,让专四、专八的怎么参与竞争?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嘛!我们卡专四杠杆,本地招不到,跑到省城大学里招,我就不信招不来高水平英语老师!数学、物理、化学等等都是,拿外省中考、高考题目来做,做不成还当什么老师?都靠参考答案我也能教是不是?”
  一番连珠炮轰得副市长们哑口无言,不再提反对意见。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成刚宣读的教改方案就算通过了。

  阻力比想象小得多,散会后方晟突发奇想提前回宿舍,想看看每天烹煮美味可口饭菜的“田螺姑娘”长什么模样。
  轻轻开锁,透过玻璃门看到厨房里有个俏丽的身影,不由想起素手炒茭白的徐璃,心里感慨万千,愣在餐厅那儿呆呆出神。
  厨房里那女孩装好菜碟端着出来,乍看到方晟大吃一惊,差点把菜碟打翻,手忙脚乱道:
  “方……方市长好,我……大概动手迟了……不,不好意思……”
  她一付纤细小巧的模样,瓜子脸细细长长的眼睛,无论手脚还是身材都给人柔弱犹怜的印象。
  “我提前下班了,不是你的问题,”方晟和颜悦色道,“老师贵姓?”

  “姓何,何杏。”
  “何老师……你接着忙,我坐会儿。”
  方晟在客厅沙发看了会儿书,何杏把饭菜备齐,边解围裙边红着脸说:
  “方市长请用餐,我回家了。”
  “一起吃个便饭吧。”方晟道。
  何杏愣了愣,连忙说:“不,不,我还是回家吧……”
  方晟笑道:“怕菜不够是不是?我少吃点就行,顺便了解些情况,关于鄞峡撤并学校和教师竞聘问题。”
  听到这句话,本来坚决要走的何杏立即说:“那我……坐旁边喝点茶。”

  夹了两筷蔬菜,方晟笑道:“你的手艺蛮不错,咸淡也正合我意。老家就在鄞峡?”
  “地道的山里人。”何杏说。
  “在我这儿做钟点工,一个月不到1000元,够不够日常开销?”
  何杏微微红了脸,低头道:“听说我帮市长做饭,市区两个学校抢着要,现在我上午在一家学校代课,下午到另一家……”
  “嗬,齐垚这小子!”方晟哑然失笑,“原来还想帮你弄个指标的,看来用不着了。”
  “能有正式编制当然好,省得跑来跑去,就是……不能叫方市长为难。”
  “你教哪个学科?”
  “数学。”
  “从客观角度分析,鄞峡全市数学的教学水平如何?你处于什么层次?”

  何杏轻轻抿嘴,隔了会儿道:“若论教学水平恐怕……全省垫底,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按常规高中教研组每周要有一次活动,大家分享发现的难题偏题以及解题思路,这套做法在鄞峡根本没实施过,大家都在应付差事,上课、改作业、下班,就是这样。”
  日期:2018-10-08 18: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