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73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着这些兵卒的话,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只要两军一开战,开小差的开小差,投降的投降,还有几个准备去劫大户的。郑军听到之后,脸色已经变得铁青。如果不是他还有重任在身,这个时候早已经拔出来绣春刀,亮出来自己锦衣卫的身份,将这些兵匪抓起来治罪了。
  这些兵卒胡说八道也就算了,带兵的将军也是一脸萎靡不振的样子。看样子两军一开战,他们这些带兵的将军会第一个撤退。
  走出了战阵之后,车队继续前行了三十多里路。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晚,就要天黑的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队人马。为首的一人满头的白发,看着却只有二三十岁的年纪,正是广孝和尚的弟子灌无名。
  “是前来议和的人吗?请问吴勉、归不归两位大修士何在?”远远的看到了吴勉、归不归的车队之后,灌无名便大声喊了一句。这时候他背后的队伍已经点亮了火把、灯笼,远远的看过去也有几十号人马。
  “两位仙长正在车中休息。”郑军回了一句之后,继续带着车队向前行进。这时候,灌无名带着人马到了车队之前,郑军拿出来皇帝的圣旨,正要请灌无名查验的时候。没想到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看都不看圣旨,他自己骑着马溜溜达达的到了吴勉、归不归的马车旁边。
  “这不是无名吗?好久不见了……怎么你还在广孝和尚身边?老人家我还以为你们师徒俩早就闹掰了,原来你们什么事都没有。”归不归的脑袋探出来车厢,冲着灌无名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怎么?这次你师尊让你来带我们过去?”
  “的确好久不见归师叔了”灌无名冲着车厢里面的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师叔别听外面的闲言闲语,无名还在师尊驾前尽孝,怎么可能离开师尊?”
  “到底是广孝的弟子,当年也是和火山大方师齐名的人物,就是会说话。”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上一次在京城看到无名你还是有点棱角的,今天再看怎么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如果不是你头上的白发,老人家我还以为你师尊广孝和尚到了。”
  “你们叔侄俩说话有的是机会,先去办朱家叔侄俩的事情吧。”在车厢里面的吴勉有些不耐烦,翻了翻白眼之后,直接吩咐车夫继续驾车前行。灌无名也是熟知吴勉脾气的,当下只是笑了一下,便吩咐燕军分开一条道路,让车队先通过这里。

  随后行进了不久,便遇到了另外一个满是兵卒的营地。这里就是燕军的大营了,在灌无名的带领之下,郑军带着车队穿过营地向着后面扬州城的位置行进。看到这里的士兵,又是另外的一番景象。
  燕军的士兵都是满身的披挂,他们磨刀的磨刀,巡逻的巡逻。经过马车周围兵卒脸上都带着杀气,这些还不算,郑军在军营当中还看到了不少的蒙古兵卒。他们大多是燕王之前和蒙古征战之时的战俘,看着这些蒙古兵卒凶悍的样子,郑军便知道对面朝廷大军是守不住了。
  没过多久,车队便穿过了燕军的大营。又行进了十几里之后,便看到了扬州城。此时,城门口已经聚集了几百号人,借着他们手里的灯笼、火把来看,这些人当中为首一人正是当初在京城当中,有过一面之缘的燕王朱棣。
  看到了马车行进过来之后,朱棣便带人笑吟吟的迎了上去。这位燕王殿下走过去亲自拉住了马车的缰绳,随后笑着对车上的几个人、妖说道:“几位仙长远来辛苦,早上姚广孝还和本王说起几位,原本以为怎么也要两三天之后才能赶到。想不到晚上就看到几位仙长了……”
  “燕王殿下客气了,我们几个一介草民,怎么好意思让殿下拉马头?”归不归笑吟吟的看了朱棣一眼之后,从马车上走了下来。随后和燕王寒暄了几句,百无求和小任叁带着赵真元也前后走下了马车,只有吴勉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端着手里的‘冥人志’,在夜色当中一页一页的翻看着。
  “吴勉先生好雅兴……”燕王听说过这个白发男人的脾气古怪,当下也没有再说什么。说笑了几句之后,便带着这车队向着扬州城走去。燕王众星捧月一般,在亲随的护卫之下,和归不归一起走在扬州城的大街上。他的临时王府就在距离城门不远的地方,这样和归不归以及那几只妖物一起走过去,正好显示了自己对他们的重视。眼看着就要走到王府的时候,归不归才开口问了一句:“没有看到姚广孝和尚,不知道殿下派了那和尚什么差事,竟然都看不到人。”

  “老仙长你说少师(朱棣对姚广孝的尊称)……”燕王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您几位来的不巧,后天是佛诞,洛阳白马寺请了少师去主持佛会。原本他还想与本王一起迎接几位仙长的,不过你们也知道的,少师一直以佛法为重,最后只能拜托本王前来迎接各位。”
  “对啊,要不是殿下说起来,老人我都忘了后天是他们西方佛的佛诞。”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跟在朱棣身后的两位世子。又看了一眼正在向着人群当中张望的百无求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在京城的时候,老人家我有幸见过拖金郡主的。前些日子我们几个去了一趟妖山,还给郡主带了一点当地的土产,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有幸再见郡主?”
  听到归不归提到了拖金儿,百无求马上来了精神。他竖起来了耳朵,走到了老家伙的身边,等着朱棣说出来那个半妖女孩的下落。
  听着归不归提到了拖金儿,朱棣脸上便露出来尴尬的表情。那只半妖是他和女妖所生,他深以当年的荒唐事为耻。当时太子朱标死后,朱元璋曾经有意立朱棣为太子,最后被知道内情的丞相胡惟庸翻出他和女妖的旧账,密奏弹劾燕王淫乱无耻,与异族通奸产下女婴。丢了即将要到手的太子之位不说,还差点连自己的王爵都被拿掉。
  虽然后来胡惟庸也没有什么好下场,不过毕竟这件事让燕王深以为耻。拖金儿被送到燕王府之后,他看都没看一眼,便让手下送到外宅收养。当时还有过想要溺死拖金儿的打算,又怕这件事再被太祖皇帝知道,治自己残害骨肉之罪。拖金儿就是这样爹不亲,娘不爱的活到了现在……
  直到拖金儿长大之后,显露出来为妖的本事之后,朱棣才将她接回到自己的身边。毕竟有一层骨血的关系,有些事交给它做,总比交给那些修士们做要放心一些。不过做事归做事,朱棣除了默认了拖金儿是自己的骨肉之外,再没给它一点名分。现在听到归不归称呼这半妖为郡主,听起来是那么的突兀。
  “老仙长您问朱拖金那个丫头啊,它一个女儿家抛头露面的不放心。本王把它留在北平了……”说到这里的时候,朱棣岔开了话题,看了跟在归不归身后的郑军一眼之后,再次开口说道:“杨大人,上次京城一别,我们也是许久未见了。听说你带了陛下的圣旨,见了本王为什么不拿出来?”
  还没等郑军回话,有些失望的百无求突然插嘴说道:“等一下!圣旨那样鸡毛蒜皮的小事等会再说,燕王,老子问你点正事……现在知道把拖金儿藏起来了?当初你用它去京城的时候不是挺顺手吗?别拿我们几个当傻子,说吧,你是不是又派它去杀谁了?这次有没有什么危险?它那么点的本事能行不能行?”

  日期:2018-11-16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