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6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是秦承志的母亲,从他跟你姓上就能看出你有多么深爱着他,这本也无可厚非,可你不该把别的孩子视为工具,尤其是在你开着孤儿院的情况下。你是给了许多孩子活下去的机会不假,但这不代表你就拥有肆意使用他们生命的权力。
  别的孩子不说,光是菁菁身上的旧伤就不下十处,曾经还险些为了你儿子丧命,昨晚更是挨了很不该挨的一枪。她今年不到二十五岁,一朵鲜花还没有完全绽放就被你们母子摧残到这个地步,你觉得你磕的这个头有多值钱,才能弥补她这些年所受到的伤害和痛苦?”
  秦淑芳老泪纵横,却不是因为后悔,而是害怕,这从她抖如筛糠的身体和磕头时的呜咽上就能明显的看出来。
  萧晋双拳握紧,闭上眼深吸口气,再慢慢的吐出去,才算是压下了亲手拍碎眼前这个老太太肮脏脑袋的冲动,转身走到墙角的一张椅子上坐下,翘起二郎腿,说:“你们母子情深,都愿意为对方而死,真是让人感动!我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特别容易心软,哪怕原本恨不得把你们碎尸万段,这会儿也有点下不去手了。
  可是吧!菁菁遭受过的痛苦又不能就这么算了,你们必须付出代价,该怎么办才好呢?”
  他晃荡着腿装模作样的思考起来,秦淑芳与秦承志互视一眼,心中不约而同的燃起了希望的火焰。

  为了钱作恶多端的人最为怕死,因为他们贪财的目的就是想更好的享受活着的人生,昧着良心赚了那么多的钱,死了岂不是都要便宜了别人?付出代价无所谓,只要能活着,怎样都行。
  这时,萧晋突然拍了大腿一下,兴奋道:“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既能安抚我心中的愤怒,也能全了你们的母子之情,怎么样?你们同意吗?”
  这就是肯定死不了喽!秦淑芳与秦承志顿时大喜,连连点头:“同意同意!”
  “好,既然你们都同意,那就这么定了。”萧晋脸上的笑容灿烂无比,起身来到门前拍拍贺兰鲛的肩膀,“给他们母子一人一把刀,在这儿监督他们,两个小时后,这间屋子除你之外只能再出去一个人,明白吗?”

  贺兰鲛面无表情的点头:“明白。”
  反观秦淑芳秦承志母子,双双如遭雷击,呆若木鸡,脸上忽而茫然,忽而恐惧,像是在做梦一样。
  “对了,贺兰,”拉开门已经走出去的萧晋又探回头来,声音仿佛地狱魔鬼一般地说,“看好喽!如果他们中有人自杀,你就把另外那个也杀掉!”
  “啊死变态!‘母子相残’这种缺德的法子你都能想得出来,我真是爱死你了!”萧晋一走到外面的监控室,陆熙柔就扑过来,像条八爪鱼一样,抱着他的脑袋重重亲了一口。
  捞住她的两条大腿好让她抱的更轻松一些,萧晋无语道:“我又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刘振海父子、陈家父子不都一样嘛,你至于这么激动么?”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陆熙柔一本正经道,“同性相斥、异性相吸是大自然颠扑不破的真理!在一个家庭中,大多是女儿更听父亲的话,而儿子则往往更爱母亲。弗洛伊德就说过:一个人童年形成的精神原料中,对父母爱一方恨一方,是其主要成分。

  于你们男性而言,弑父恋母,也就是那个著名的‘俄狄浦斯情结’是普遍存在的。换句话说,你让一对父子相残,不过是逼出了他们深埋心底深处的、对彼此排斥与憎恨的黑暗面罢了,而母子相残却与之有着天壤之别,因为在一个新的女人出现之前,儿子是很难因为什么事情去憎恨母亲的。
  简而言之,母子之间只有纯粹的爱与亲情,你让他们互相伤害对方,他们所承受的痛苦和精神压力,将是原本就存在着恐惧与憎恨的父子相残的数倍、甚至几十倍,当然更刺激、更残忍、更变态啦!”
  萧晋彻底没了话说,摇摇头:“矜持!姑娘,请你矜持一点,对这么残忍变态的事情如此兴奋,小心以后除了我没人敢要你。”
  “切!”女孩儿满脸鄙夷,“你确定你敢要?”
  萧晋耸耸肩:“好歹也是一张床上抱着睡过的,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孤独终老吧?!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啊啊啊……小姑奶奶快松口!再咬就掉啦!”
  “哼!我看你就是讨打!”松开他的耳朵,陆熙柔从他身上跳下去重新坐回到监控器面前,看着屏幕里依然处在呆滞状态的秦氏母子问:“如果他们宁愿一起赴死,也不愿伤害对方,你打算怎么办?”
  萧晋在后面的沙发上坐下,接过梁喜春端来的酒喝了一口,无所谓道:“我只是说了两个小时后只准出去一个人,又没说三个小时后不准出去两个人。”
  陆熙柔高高的挑起眉:“所以说这只是对他们母子情深的一个测试?死变态,你是不是闲的蛋疼啊?”
  “你看我很闲吗?”萧晋翻个白眼,指指肩膀示意梁喜春给自己按摩,然后道:“这不是测试,而是给他们一个活下去的机会,毕竟再怎么说,他们曾经是菁菁的亲人,我不把所有的路都堵死也算是给她一个交代。当然,以这对母子之前做过那些肮脏事来看,他们错过活命机会的可能性绝对超过了九成。”
  “哦?那你觉得最后是母亲杀了儿子?还是儿子杀了母亲?”

  “明摆着的,动手的一定是秦承志。秦淑芳做的所有坏事都是为了儿子,说明她对儿子的爱毫无保留,而秦承志虽然孝顺,但也足够自私和贪婪。另外,别忘了他还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江湖大佬,指望他会选择自我牺牲?太不现实。”
  这时,显示器里秦淑芳动了,只见她爬到贺兰鲛身前,一边磕头一边流着泪说着什么。陆熙柔把声音调出来,音响里就传出诸如哪里哪里有多少房产、银行里有多少存款,全都愿意献出来换她们母子一条活路之类的话。
  贺兰鲛当然无动于衷,像个石雕一样站在那里,秦淑芳见干哭没有作用,还想去抱他的腿,却被他一脚踢开。
  “哎呀!贺兰好冷血,人家都看不下去了呢!”陆熙柔夸张的说着,眼角眉梢的笑意却显示着她有多么的言不由衷。

  萧晋摇摇头,起身离开。
  “看不下去了?”陆熙柔转过脸,似笑非笑,“他们现在的局面可是你一手导致的,这种时候还撇清,太虚伪了吧?!”
  “作为一个经常被你们发好人卡的高尚人士,母子相残这种事对我而言太有伤天和了,鉴于我的儿子就快要出生,我得多给他积点阴德才行。”
  萧晋头都不回,话说的大义凛然,自然换来了女孩儿一声重重的“呸!”
  走出地下仓库回到地面上,阳光刺眼,萧晋长长吐出一口浊气,问:“你觉得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后面梁喜春瞅瞅一脸冷漠的小钺,见她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只好犹豫片刻,开口说:“喜春觉得,您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好人,但也算不上坏人,应该说是一位能让坏人敬畏,也能让好人不齿的强人!”
  日期:2018-09-07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