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0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午吃得多,晚上宜清淡。
  笔迹娟秀细腻,颇有几分魏碑的笔法,方晟会意一笑。
  接下来几天方晟密集到两个县城调研,没机会品尝家常式可口饭菜,但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看到整洁干净的屋子,确有精神一振之感。
  卓伟宏实地考察鄞坪山之后,认同蔡雨佳提出的旅游规划,即首先炸掉乱石岗,拓宽山路,确保汽车直接开到裕果岭;接下来以裕果岭为中心实施综合开发,一方面修建度假山庄和影视基地,另一方面分两个方向继续深度开发。
  “炸岗修路工程总预算三千万,市里已向省发改委申请配套资金,据方市长说大概能批一千万的样子,”说到这里蔡雨佳看了看卓伟宏的脸色,“市财政没钱,但可以提供一千万免息贷款;裕果岭这边分成两部分,影视基地由吴书记亲自负责,度假山庄主要依靠卓老板投资,这样算起来需要……”
  “钱不是问题,关键在于控制权和经营权,”卓伟宏直入正题,“之前有人提出与鄞坪地方合作,或者采取入股分成等做法,我不能接受。既然伟宏实业承担所有投资风险,就应该享有全部权益,这一点含糊不得。”
  蔡雨佳笑道:“请卓总放心,市招商局得到市委市正府充分授权,绝对不可能让投资者吃亏,程序方面的事慢慢来,咱俩同步搞规划方案,两头不耽误。”
  卓伟宏目光闪动:“我相信蔡局的承诺,但生意人喜欢把话说到明处,只要相关承诺不落到书面,资金就不会到位,也就不会启动工程实施。”
  “那当然,那当然。”蔡雨佳微微皱了下眉,一迭声应道。
  卓伟宏的要求看似很合理也很简单,其实在鄞峡却是大问题!

  多年以来鄞峡就有非常执著的地方保护机制,外来企业哪怕纯粹来帮地方发展,总要千方百计捞点油水,于是就有卓伟宏所说的“地方合作”和“入股分红”的潜规则。
  此外关于鄞坪山开发,整个鄞峡都知道旅游前景广阔,只要宣传到位、规划合理、有完善的商业和服务体系,肯定能赚大钱。但山区旅游开发的门槛太高了,前期简直拿大捆钞票往水里扔,连浪花都不泛半个。
  刚才说炸岗修路三千万,才通到海拔300米的裕果岭,接下来修建度假山庄和配套工程,起码又得几千万。度假山庄属于慢热房产项目,起步阶段入住率低,预计三年内都处于净投入状态。
  真正的大头在深度开发。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鄞坪山美景都集中于山腰也就是海拔700米以上,那就意味着必须继续修筑山道,没完没了往里面砸钱。
  要砸多少?

  深山之内施工最大的问题是运输,一吨水泥运到山腰其费用已远远超过水泥本身的价值;还有施工人员吃喝拉撒,什么都得人力往山里运。
  还有就是山区地理、地质情况复杂,施工缓慢,且必须有技术人员常驻,随时可能发生意外事故,开发成本高昂。
  所以鄞峡人明知怀里抱着金娃娃,却横竖不敢下手。上策就是有人投资,让别人承担风险,自己坐享旅游开发带来的红利。
  然则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爱?这一点不需方晟叮嘱,卓伟宏出于商人本能也不可能被白白占便宜。
  以招商局的职能,把投资商拉过来签署合作意向就算完成任务,接下来怎么运作,那是旅游局、市发改委等部门的事儿,蔡雨佳鞭长莫及。
  卓伟宏正是看出这个症结,把丑话说在前面:合作意向只是一纸协议,若不能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几千万乃至上亿投资将全部作废!
  蔡雨佳笑在脸上,急在心里,在山区陪卓伟宏吃了顿饭后匆匆赶回市区,想向方晟回报。
  方晟猜到何事,以要主持市长办公会讨论鄞峡教育改革方案为由拒绝,让蔡雨佳直接找吴郁明。
  鄞坪山一期工程炸岗修路若不能及时启动,将直接影响裕果岭影视基地施工,相信吴郁明更着急,况且吴郁明是招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招商大事他不管谁管?
  此外,方晟也做好市长办公会正面交锋的准备!
  经过几天密集调研,方晟基本推翻前任市长做出的决定,打算不单中断学校撤并和清理整顿教师队伍,相反还要加强校舍修葺维护,加大教育基础设施投入,分三年逐步提高教师待遇,全面优化鄞峡教育环境!
  听完成刚宣读的方案,几位副市长均面无表情,冷了会儿场,分管教育的郑拓道:

  “我说两句。我个人十分认同方市长忧国忧民,大力提升鄞峡教育水平的做法,事实上,去年市长办公会决定撤并学校也经过激烈争执,记得几位领导都拍了桌子,但最终还是屈服于现实。为什么?”
  祝雨农冷然道:“郑市长说得含蓄,我挑明了吧。以鄞坪山先锋小学为例,六个年级的学生加起来不到50人,各科老师按AB角配备12人,校领导班子5人,行政后勤保障10人,算下来等于1个老师编制伺候2个学生,财政负担不起啊。”
  郑拓道:“还以先锋小学为例,近五年仅有2人考入县中,小学毕业后辍学率高达百分之六十!这样的学校继续存在下去,不但家长、学生没信心,校长老师们也没信心,为此我们采取的措施是撤掉先锋小学合并到镇中心小学,山里的孩子周一至周五住宿,生活费由县教育局减免一半,皆大欢喜。”
  “是皆大欢喜吗?”方晟反问道,“两位市长拿先锋小学举例,正好昨天我到镇中心小学去过,经了解自打学校合并,原先锋小学学生只有21人继续地镇中心小学读书,其他27个学生哪去了?辍学!”
  “山里的孩子经常辍学,并不奇怪,山民看重眼前利益,往往不想在孩子教育方面花钱。”祝雨农说。
  方晟摇摇头:“大家知道我在顺坝担任了两年县委书记,那里全是山,交道不便,可一年到头难得有孩子辍学。我随机走访了两个辍学家长,人家说得很直白,就是家里穷付不起钱!”

  郑拓忍不住说:“我们出台的政策是先锋小学学生免两年学杂费,食宿费减免一半……”
  “你们知道镇中心小学一学期食宿费是多少?960元,减半还得掏480元,可一学期学杂费才84元,账算下来负担反而加重了,山里农民一年实实在在能赚多少?咱不能不帮农民兄弟算账呐,同志们!”
  “但是……”祝雨农说,“从全市宏观角度讲确实压缩了不必要开支,达到把钱用在刀刃上的效果,今年财政打算拨款给几所重点学校搞基建,扩规划,提高校园环境。”
  郑拓道:“市教育局计划市一中明年申报四星中学,争取两年内把硬件设施达到验收要求。”
  方晟还是摇头:“个人认为,祝市长和郑市长混淆了主次关系……”

  “正府搞教育的初衷是什么?”方晟说,“是创标杆学校,打造一流教育基地;还是普及九年制义务,提高全民素质和教育水平?依我看,目前大家选择了前者,以牺牲山区教育来保障城区学校投入,这么做是否偏离了教育方向?”
  日期:2018-10-08 06: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