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0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部长……”姜姝奇怪地看着他,心里明白八成来当救兵的。
  还好,相安无事!
  朱正阳悬在嗓子眼的石头落地,笑道:“听说白主任来银山,中午做个东道……姜书记一起热闹下?”
  姜姝淡淡道:“不好意思,中午有安排了。”
  “嗨,中午不准喝酒!我是说晚上,许书记特意推掉几个活动专程陪同白主任。”
  “喔……”姜姝暗想被许玉贤架着再推辞就不象话了,只得说,“好吧,尽量参加。”
  白翎仿佛不怕事大,补充道:“樊红雨也是老梧湘,叫过来一块吧?”
  “可以呀,看到一桌子美女,许书记肯定要多喝几杯。”朱正阳开心地笑道。
  事实证明,朱正阳想得太简单了,或者说他根本不了解方晟的女朋友们的能量。

  当晚,许玉贤少有地酩酊大醉。
  当晚,朱正阳再次醉倒不起。
  当晚,特意从省城赶来作陪的严华杰中途跑了两次洗手间,第三次倒在洗手间。
  当晚,姜姝又一次狂吐之后提前离席。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白翎表面上完好无损撑到结束,回到酒店短短二十米的走廊摔了三个跟斗,幸好没被其他人看到。
  唯有樊红雨完胜。
  主要因为两点,一是白翎知道她的实力,不敢正面交锋,不停地怂恿朱正阳敬酒;二是樊红雨早有防范,赴宴途中在路边小摊吃了两碗馄饨,肚里有垫底,自然不怕喝快酒。
  消息传到鄞峡,方晟连说七八声“荒唐”,然后分别打电话:向许玉贤表示“慰问”;“怒骂”朱正阳和严华杰办事不力;“安慰”姜姝、“关切”白翎、“佩服”樊红雨,再次承诺“下不为例”。

  打完电话,方晟继续寻思上午第二起**。
  第一起**是收购贩子围堵收购站,经正府和丨警丨察到场调解,然后于正主持三方会谈,虽说没有达成一致,但围在收购站外的人群逐渐被疏散开来,徐莫两位代表也同意在继续提供数据的前提下择日再谈,事态有所缓和。
  第二起**却缘于意想不到的教育系统。
  教育向来是烧钱的产业,从硬件环境到老师待遇每个环节都得大手笔投入,可鄞峡正府最缺的就是钱,可想而知整体教育环境的恶劣程度。

  教师待遇得不到提高,水平高的纷纷远走他乡;校舍日益破落,高考升学率每况愈下,鄞峡教育陷入恶性循环。
  于是乎,家境好的、有能力的、对子女教育非常看重的,从小学起就设法转到绵兰或舟顿读书,大不了每天在山路上往返,有希望总比没指望好。
  山里的孩子则早早退学回家或种田或做买卖或外出打工,反正考不上大学,混张中学文凭有毛用?
  到去年底,鄞坪、鄞洲两县设在山里的学校生源流失严重,个别班级竟出现任课老师比学生多的状况,学校不得不把几个年级合并到一个班实施分层教学!

  市正府为了合理化利用教育资源,避免人浮于事,前任市长要求半年内撤销一半山区中小学,县城、市区也要撤并三分之一学校,老师则采取通过考试竞争上岗措施。
  上周市教育局在系统内组织全员考试,结果两百多名老师因为名额限制赋闲在家。根据规定,在家待岗老师每月只拿1000元基本生活费,要等到下学期开学再度参加考试竞争上岗机会。
  两百多名老师炸了,上午一窝蜂堵在市正府大门口,拉起横幅:
  我要吃饭!
  我要上课!
  教育局归还我们工作的权利!

  看到门口黑压压愤怒的人群,方晟才知道前任市长荒唐而不负责任的决定。
  此时方晟正认真研读教育局出台的考试竞岗方案,时而眉头紧锁,时而用铅笔画道横线,时而摇头叹息。
  秘书齐垚小心翼翼敲门进来,道:“食堂没饭了,要不叫个外卖?”
  “不卫生,泡方便面吧。”
  “方便面没营养啊……”齐垚为难地说。

  鄞峡正府食堂没有专为领导服务的小灶,饭点一过立即洗碗涮锅下班,天王老子也不管。吴郁明、方晟初来乍到经常下基层调研、开会等,经常忘了吃饭,等想起来时食堂已关门大吉。
  吴郁明已连续好几天跑到附近小饭店凑合,私下跟方晟感叹说我俩有能力批准开五星级酒店,却没法解决自个儿吃饭问题。
  前阵子鱼小婷偶尔在宿舍做饭,最近FBI潜入双江、白翎亲临指挥,鱼小婷又转入隐匿,这样一来方晟吃饭更成了问题。
  齐垚慢吞吞走到门口又折回,鼓足勇气道:

  “方市长,要不帮您找个钟点工怎么样?每天上午负责帮您打扫屋子,中午晚上做两顿饭,费用由办公室列支……办公室有这项支出的。”
  方晟想了想,道:“有个干净利落的钟点工帮帮手也好,免得吃饭如打游击,费用我出,这点小钱没必要让别人说闲话。有没有合适人选?”
  “有,”齐垚看看方晟的脸色,道,“我学妹……”
  方晟奇道:“你的学妹?”
  “跟我一样都是山里人,中学时成绩优异,每次考试都是全县第一,可高考前她父亲得了重病,为看病家里把院子都卖了,自然没钱供她上学,眼睁睁与高考失之交臂,”齐垚道,“后来她凭努力三年内通过本科自学考试,应聘到山里的中学教书……”
  “噢,”方晟听明白了,“去年清理整顿教师队伍,凡是非全日制大学本科的老师一刀切不再聘用,她下岗了。”

  “其实这条规定对她很不公平,我承认教育局要求全日制是正确的,可自学考试文凭能跟党校、函授、电大那些相提并论?欧美国家都承认中国自学考试文凭,为什么鄞峡不认可?”
  方晟没正面回应,而是问:“下岗后她干什么?”
  “上半年参加公务员考试,笔试第一,面试被刷掉;市招商局竞聘,她因为属于不在岗的事业单位人员,资料审查没通过,今天上午……也有老师叫她一块儿闹事,她没答应,正在家里收拾东西准备出去打工,我帮着联系了省城的一家饭店,先过去帮帮厨,打打下手,毕竟以前她在山里中学既教书又负责学校食堂……”
  “叫她别走!”方晟沉声道,“先在我这边干阵子再说,鄞峡的教育环境必须要有改变!”

  齐垚惊喜道:“好,好,明天就让她报到,谢谢方市长关心!”
  方晟微微一笑:“试用三天,我很挑剔的。”
  第一天中午,方晟因为主持教育系统部分老教师座谈会晚了半小时下班,回到宿舍觉得眼前焕然一新:沙发、桌椅上的杂物不翼而飞;地板、家电、家具擦得锃亮;床上更整理得如同部队宿舍,被子都叠出棱角。
  厨房里香气扑鼻,四菜一汤摆成圆形,两素两荤,份量并不多,一个人吃正好,可见钟点工作了精心算计。
  尝了两口,咸淡适中,清爽可口,很有几分徐璃的风格。方晟不由胃口大开,将饭、四碟菜和汤一扫而光,然后舒舒服服睡了个午觉。

  下午方晟在成刚等人陪同下到山区学校视察,晚上回到家餐桌上已放着一碗小米粥,一小碟炝黄瓜,一碟炒素,旁边还有小纸条:
  日期:2018-10-07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