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338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都不需要,李曦还真的不能出现在松远的婚礼,昨天监视萧鹰的两个人居心叵测,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萧鹰也不能完全的确定。他们两个还需要防一手,最好派人把他们也监视起来,清楚这一切到底是谁在幕后操纵;萧鹰特别想要知道,当年那支神秘的部队是谁,它的大boss是谁,谁又是它的实际掌控者,它的行动命令是经过怎样的程序下达的,是不是一家独大?
  让萧鹰产生这样的疑问是昨天晚,两个人之间的对话。既然有这样一直射你的部队存在,它的长官处应该有很多人才对,不可能只有一个人拍板钉钉;萧鹰手的资料没有任何的信息,如果真的要调查的话,只有亲自去一趟燕京了,当面问一问隐藏在燕京的刺客了。
  白天三个人出去了。临近婚礼,松远不自觉的开始紧张起来,有时候还会不自觉的傻笑,还有时候会怔怔的出神。结婚之前,松远去了一趟他的未婚妻家,见了结婚之前的最后一面。

  “你什么时候结婚呢?”毛健问萧鹰。
  萧鹰明显被问住了,一时间没有明白过来,“等等吧,还有时间。”
  “你知道我问的问题吗?”
  “我和你不一样,有了今天不一定看到明天。你觉得我应该和谁结婚,谁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呢?”
  “不知道。”
  “所以说嘛,看看说吧。要知道,我还不能轻易的说给自己的单身生活华桑一个句点。你呢,你喜欢吗?”
  毛健没有再说话,走到了这一步也是告别了年少轻狂的时代。
  “下一步你也收手吧,手里有钱了,做一点小生意都行,不愿意动的话找人帮你做,虽然钱少,可是过得很舒心。阿远这算是和过去告别了,你一个人不会觉得孤单吗?”
  “你呢?你还要过这样的生活吗?”毛健没有直接表态,而是问起萧同样的问题,“你难道没有过够吗?你才刚刚回来。”

  “我不知道,我的家早没有了。这条路和你们不一样,可能要走到死了,不过很短暂,我觉得快要到头了。”
  “收手吧,玉枫。不要走下去了,我不希望等我们再收到你的消息,是你的死讯了。”毛健把一只手放在了萧鹰的肩膀。
  “如果可能的话,我早收手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也不是两个人的问题,我的背后还有好多人,像你现在这样,你不干了,你身边的人去做什么?你难道不害怕他们脱离了你,跑到社会做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吗?我害怕啊,他们不是那种光着膀子拿着刀街砍人,他们是一群亡命之徒,手里有武器,足够在一个国家引发叛乱,我很害怕。他们跟着我一块出生入死,习惯了亡命天涯的生活,如果此收手,谁给他们想要的生活,谁给他们发工资?”萧鹰说起来一阵的苦涩,走了这条路是一条不归路,除非走到最高的位置,第二是死。

  “我不知道,这会很难。”
  “总会有办法的,不过肯定不是现在。”
  “当年我是抱着复仇的心态离开的,我发誓当我回来之际,定要有一片血雨腥风,让当年所有害我的人瑟瑟发抖。现在呢,我长大了好多,懂了好多,该放下的也都放下了,这次回来我不仅没有杀人,还帮助丨警丨察抓到了凶手。现在我算是明白了,死人再多解决不了问题,要从问题的根源,只要找到当年是谁下达的命令算是一个圆满的结束。”
  毛健深知他是一个怎样的人,让他轻易地放弃太难了,睚眦必报才是他的性格,是不知道燕京的哪一个官员要被满门抄斩了。毛健又看了一眼萧鹰,在他的眼睛之看不出来一丝丝的波动,也说明他现在还不知道或者是还没有行动,可能是在等待一个契机。几年的时间他变了好多,谈起自己的往事好像再讲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故事一样,面无表情的念台词;之前他可不是这样,往日的冷静是装出来,情到深处会有不自觉的激动在眼睛之流出,他还没有像现在这样能完美的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毛健对当年发生的事情还是较清楚的,他在震惊之余从头到尾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才明白过来;这是一件典型的死不认账事件,是那些人做错了,从到下处理这件事情都呈现出一种急匆匆的感觉,既然是国家机密相关人员必然是受到层层保护的,萧先生轻轻松松的全家逃离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全体下都呈现出一种迷茫的神色,也许只有当初的始作俑者保持了清醒,对于天下皆醉我独醒的局面也是无能为力,之后才想起来发布通缉令,还是小范围的。毛健不清楚他们的内部运作是怎样的,不过这种含糊不清一定说明了他们的死路一定清晰不到那里去,甚至执行命令的人也不知道面的意思。

  归来,欧阳山竟然来了。
  欧阳山径直走向了萧鹰,毛健才明白过来。
  两个人走到了没人的地方,萧鹰这才开口说道:“有人在跟踪我,我想知道他们是谁,谁派他们来的,监视我有什么目的还有能不能找人也监视他们。”
  “你这几个问题我只能尽力而为了。监视他们我能办到,前面的有点困难了。要是你着急得到答案的话,我想想办法,要是不着急的话,我找人监视他们,有可能得到一点信息,这需要一点时间。”

  “你不废话吗,昨天晚都跟到我面前了,你觉得我还能有时间跟他们周旋吗?马,我现在要他们的信息,有可能明天我被带走调查了,我难道要反抗吗?”萧鹰忧心忡忡的说道,现在的每一步都要小心谨慎,这还被人发现了,要是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他这里也不好采取相应的对策,害怕那只神秘组织来找萧鹰的麻烦,这样一来海肯定是待不下去了。
  “你的意思呢?你是要把他们干掉吗?”欧阳山能马召派人手前去调查,这要看萧鹰的意思,他要做什么,要不要把他们祖宗十八代的信息都找出来。
  “当然不用,是给他们一点压迫感好,最好是能让他们知道最好不要每天盯着我。当然能知道他们隶属于谁,长官是谁,如果有可能把当年的事情翻出来,找到那个幕后黑手我更高兴了。”
  “你真的是疯了,当年的事情不宜操之过急,我先帮你把他们长官的姓名查出来,顺便给你找一些他们组织的秘密资料。要想找到当年的蛛丝马迹,还是等待时机吧。现在没有人希望旧事重提,也不会有人轻易地吐露当年的事情,贸然调查的话,可能会让你危险,即使要查也要等你离开海再说。”
  “行,等你的调查结果了。我离开之前,我会通知你,顺便我也会派一些飓风的人过来,让他们帮助你,杀了所有的人。只要是牵连当年案子的人,全都杀了。”
  “全都杀吗?包括他们的家人吗?”
  “所有人,都要死。”
  “我知道,我现在去准备。”
  “松远的婚礼你来做什么?我只听说过老大结婚,小弟来捧场,怎么世道变了,小弟结婚,老大来喝喜酒。你可是一个不经常抛头露面的人。”
  “收买人心你懂吗?”欧阳山呵呵一笑,抬起手抽了一口雪茄,“你当然不懂,海的格局变了,我有一点想要玩一玩了,这不,毛健和松远两兄弟是我的目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