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337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三个人出去吃饭。
  松远几杯酒下去,开始侃侃而谈了。他谈到了自己的情感经历,给毛健了好好地一课,把自己未婚妻的照片拿给两人看。最后松远湿了眼眶,走到今天他很不容易,其的百般滋味谁有能体会得到,他说自己预感到,这样的路不会走太远了,时代已经不同了,走到最后他会选择重新选择一条路,他不想让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孩子永远的背另外的名字。松远还说这是新篇章了,他也算是有家有室的人了,也算是没有白活这些年。

  松远也算是一个有钱人了,不过从穿着和气质萧鹰实在是没有看出来;面对人生大事和刚刚学的小学生一样手足无措,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活的很好,也肯定忽视了许多的东西,当他们面对这些最真实的情感,也会和普通人没有两样,能区别开,能忍受得了情感的煎熬,是那种在大白天走到熙熙攘攘的马路也不会有人注意到的人。
  真正的猛士有好多种,从来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在里面。
  回去休息之前,萧鹰接到了他在婚礼的任务——司机。萧鹰预想要做伴郎或者是司仪,没想到竟然成了一个领盒饭的。松远也觉得怪,好钢用在刀刃,把萧鹰放在司机的位置有点大材小用了,何况也要顾及到人家的感受。毛健却信誓旦旦的说:“你说,你把他的车当做婚车,除了他之外谁会开?再说了,你看看他这张脸,你看一看,要是他往台一站,你这婚也别结了,新娘都要跟人跑了。”
  纵使萧鹰一百个不愿意,松远都默许了,萧鹰还能说什么呢。这个仇萧鹰是记下了,等着毛健结婚,萧鹰一定会做司仪的,谁拦着都没用,非要大闹一场不可。
  光头胖子毛健一脸的不在乎,和松远并排的走了。
  萧鹰在黑暗之隐匿,从来之前他总感觉有人在监视他。之前没有,是最近几天才有的,萧鹰不确定他在哪,今天下午萧鹰借口去车那东西仔细的过了一遍停靠在路边的车,村子里有车的不多,平时都放在自己家里,停靠在外面的车辆一定是外来的。在萧鹰之后没有停过一辆车,这很怪了,你监视我一定会跟在我的后面,但是却没有任何的交通工具。为此,萧鹰特意去村口看了一下车印,没有任何的发现。

  本来萧鹰还在疑惑之,瞬间变得明晰了。他们早知道了自己要来这里,因此在这里守株待兔。隐藏在黑夜的人,他的背后是一张巨大的情报,能清楚的知道他和毛健的关系,也能准确的预测他一定会来这里。
  看来是燕京的人对自己起了疑心,萧鹰脸色难看,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
  收拾他们很容易,不过会引起连锁反应的,杀了他们能怎么样,无非是燕京那边派更多更好的人。倒不如接近他们,融入他们,听听他们想要什么,除了那个,都可以给他。萧鹰不想在自己的祖国还要提心吊胆,隐姓埋名。
  萧鹰的人和他们有过交手,挺难缠的。
  在口袋里掏出记事本,撕下一张纸,萧鹰写下几行字。
  在远处等了很久也没有人来,萧鹰选择了离开。离开的路,依旧有人监视自己,但是萧鹰猜想,那张纸条也被人拿走了吧。
  黑夜之依稀见到两个人的轮廓,一高一矮。
  听他们短暂的交流,矮的那个是个女人,高个是男人。
  “面写的什么?”男人急切的问道。

  “你自己看吧。”女人把纸条递给了男人。
  “生命若花,春之盛开,夏则绚烂,听风变色,见雪枯亡。你我本是浮萍,”后面的话萧鹰没有写去。“这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没有写剩下的半句话?”
  “这办句话是我们来写的。他故意留了半句话,是想说主动权在我们手里,他不想和我们有冲突,也希望我们不要主动招惹他。”女人读懂了面的意思。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现在我们被发现了,要不要继续监视他?”
  “监视他也没有多大的作用了,你没有看到吗,我们手的资料,苏晴晴,李曦,萧慧雅,宋诗涵,宋子兴,还有唐烟梦,都是好惹的角色吗?他和这些人的关系都不错,随便找一个都能拦住我们半天,这点时间足够他跑了。”女人在说唐烟梦这个名字的时候叹了一口气,心起了小波澜。
  “为什么叶夫人也?”男人惊讶的说道,“这是为什么?”
  “这是他的事情,和我们无关。况且——”女人的语气到了这里变得急促和凶狠起来,“这是我的家事,和你无关。”
  两个人消失在了夜色朦胧之。
  “家事?叶家的人吗?”萧鹰离开之后绕了一个圈回来了。
  在一座散发着幽暗绿色微光的宫殿,一个黑袍男人坐在高高在的椅子。黑袍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能露出的只有在黑袍底下若隐若现的两颗黑红的眼睛。
  另外一头,一个人穿过大殿来到了黑袍男人的面前。来的这个人脸没有生气,眼睛是黑寂的,行礼的动作也是十分的僵硬。
  “殿下,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王子殿下回不来了。”

  “哦?回不来了,难道他已经——?”黑袍男子语气有了变化,可是身体连动都没动,好像一件艺术品。
  “他已经和那个人融为一体了。殿下,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机会?呵呵。”黑袍男人站了起来,现在终于能看到他的真实面目了,可是在黑袍底下什么都没有,只有两颗散发着嗜血光芒的眼睛。“你错了,还有一个人,不是吗?”
  “他吗?他太小了,不成气候,能坐那个位置的人只有您了。”
  “不会的,他是一个野心家,那个位置还是他们两个之一个的,我早没了资格。”

  “王子殿下不都已经——?”
  “你别忘了,欧仁妮也去了。”黑袍男人从高高的椅子慢慢走下来,伸出手,他的手竟然只是一团黑气形成了手的形状,“从他们两个一出生注定了会有一番腥风血雨,这是我们无法避免的,我想他也知道了这个结局所以才会撒手不管了。”
  “这不是机会吗?您想坐到这个位置已经很久了,当年是您妥协退让,现在怎么说都应该是您来做。他们两个既然注定会有争斗,必然会有人死掉,那么我们等着他们两败俱伤,我们坐收渔利不好吗?”
  “你错了。他们虽然会有争斗,可是争斗的结果从一开始,有了结果。”
  “是谁?”
  “结局已经很明显了,你不知道吗?”
  清晨,萧鹰被电话铃声吵醒了。电话的那一头是李曦,刚接通电话是劈头盖脸的一通臭骂,把萧鹰骂的是狗血淋头,差一点摸不着北。总结起来是两个问题,萧鹰需要几天的假期以及需要她做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