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5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脸色铁青,见陆熙柔、小钺与贺兰鲛他们迎了上来,便用吃人般的眼神怒视着他们问:“谁给的菁菁枪?”
  三人都不说话,方菁菁把枪提溜到他眼前,笑着说:“我的傻先生,你看清楚,这是你的枪啊!”
  萧晋一怔,紧接着就想起之前方菁菁从身后抱住他时,手确实往他的怀里伸过,当时他还以为这是姑娘在表达喜爱之情。
  阴沉着脸将方菁菁抱进车厢,仔细检查过伤口之后,他才长长松了口气。正如姑娘所说,枪伤看上去虽然很恐怖,但没有伤及到脏器要害,只是皮肉伤。然而,当他从兜里掏出药瓶要打开盖子的时候,手臂却被姑娘给拦住了。
  “先生,你想让我这一枪白挨吗?”
  萧晋身体僵住,眼睛瞬间变得通红,胸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却无处宣泄。当时在仓库里,他是用枪杀的人,那方菁菁要取信于秦承志和王家,就得受枪伤,但姑娘知道,他一定不舍得开枪打她,更不会允许别人动手,所以,她只能选择自己动手。为的,不过是不想他左右为难而已。
  用袖子拭去方菁菁脸上疼出的冷汗,他坚持着打开药瓶为她上药。
  “先生……”
  “闭嘴!你是老子的妞儿,本就该随身携带老子调制的药膏,受伤逃跑,安全之后为自己止血很正常,你这么大咧咧的流着血跑回去才更让人怀疑。”
  方菁菁眨了眨眼,又微笑起来:“嗯,你这么细心,听你的一定没错。”

  “少在这种时候扮乖!”
  简单止了血,萧晋又从她的衣服上撕下一条布紧紧的包扎住伤口,这才又恶狠狠地说:“方菁菁同学,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爷儿现在超级的火大!所以,这件事情过后,不管涉及到谁,爷儿都要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方菁菁眼中浮现出一抹犹豫和挣扎,但最终却叹息了一声,说:“我已经为了院长赴死不止一次,想来应该能还清她的养育之恩了。再者,你是我的老板,你做的决定总是要听的。”
  萧晋脸上终于再次出现笑容:“这才是我的好姑娘。”
  接着,他轻轻抬起方菁菁的身子,让她舒服的躺在自己怀里,然后按揉着她的太阳穴说:“好了,这里距离孤儿院还挺远的,闭上眼休息一会儿,到了地方我叫你。”

  他的药膏原本就有止痛的功效,再加上高明的按摩手法,很快方菁菁就闭上眼沉沉睡去。
  看着她睡脸上一直带着的笑意,陆熙柔问萧晋:“一天之内,接连两个女人用行动证明她们愿意为你去死,亲爱的死变态,此时此刻你作何感想?”
  “我想杀人,还想抽自己几十个嘴巴子。”
  “后面这个我很乐意为你效劳。”
  淡淡苦笑一声,萧晋目光转向窗外的漆黑,沉默了好一段时间后才喃喃自语道:“还是太弱了啊……”
  一个小时后,商务车停在了距离孤儿院一公里外的路边,萧晋唤醒方菁菁并将她抱下了车。“可信的谎言永远都是七分真三分假,我当时在仓库里做的事情,你照实说就行。没了灯光,你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慌乱中挨了一枪,然后倒地装死。至于假的那部分:你听到我说了句‘仓库已经搞定’,口音像是浩州方言。
  另外,我已经把我的手机号设置为了你的紧急联络人,一旦发生什么危险,别犹豫,立刻快速连按五下关机键,我会第一时间赶来保护你的,记住了吗?”
  方菁菁没有回答,而是捧住他的脸,用嘴堵住了他的嘴。良久,唇分,她撅起红艳艳的小嘴儿,问:“中午的时候,董总告诉我你让梁喜春做了你的助理?”
  萧晋不明白她这时候为什么要问这个,茫然的点点头:“怎么了?”
  “你的助理不是我吗?难道你要炒我鱿鱼?”
  萧晋愣了愣,继而微笑:“好!回去我就炒了梁喜春,只让她当跟班,我的助理是你,不管什么时候,都只会是你。”

  “这还差不多。”又踮起脚亲了他一下,方菁菁转身离去,“我的口红快用完了,记得抓紧时间给我送新的来。”
  萧晋在原地站了很长时间,手中握着自己的电话,直到东方天空边缘的颜色有了变浅的迹象,陆熙柔才劝他说:“这会儿菁菁应该已经过关,或许都睡下了。”
  萧晋不动,目光依然望着孤儿院的方向。“小柔,帮我!在我真正强大之前,不要离开我。”
  陆熙柔娇躯一颤,眼眶迅速泛起了红,口中却道:“别像个娘们儿一样唧唧歪歪了,赶紧上车回家,忙活一宿,姑奶奶现在急需睡一个美容觉。”

  在今晚之前,尽管萧晋是只丧家之犬,尽管他也没少在悬崖和死亡的边缘跳舞,可他从来都没有丧失过自信,甚至都不曾放下过内心中那独特的傲慢与自负。
  他了解自己,深知自己儿时经受住的残酷磨练所赋予他的武力和才华,因此,无论面对怎样的困境,他都能做到微笑沉着面对。
  然而,今晚方菁菁流出的鲜血却深深的刺激到了他,那种眼看着心爱的人受伤却无能为力的憋屈感,让他出离的愤怒,也真正的明白了一个道理:自身就算再强大,无法让身边的人远离伤害,都狗屁不如!
  四十七个像牲畜一样被装在箱子里的儿童,二十五条人命,这搁在哪个城市都绝对能算得上惊天大案。
  朝廷震动,省厅田立诚厅长亲自坐镇龙朔指挥调查,全省警力取消放假,各地江湖的城狐社鼠们更是遭了秧,几乎所有的大佬都被请去了警局喝茶,无数夜店娱乐场所关门整顿,以往嚣张跋扈的街头混混更是集体成了宅男,非出门不可的也都乖的跟三好学生似的,就差扶老太太过马路了。
  动静这么大的案子,根本瞒不住悠悠之口,况且还要寻找孩子们的父母,所以衙门干脆主动在网络上做了通告。
  一时间,尘嚣四起,舆论纷纷。为人父母者指天咒骂,崇洋媚外者夸赞西方完善制度,恨铁不钢者指责衙门无能,阴阳怪气者到处刷“厉害了我的朝廷”,而小粉红们除了一句“有能耐你移民啊”之外,什么都不会。
  而在这其中,一个名叫“譬如朝露”的公众自媒体一炮而红,因为它没有骂谁,也没有指责谁,而是用极其冷静克制的笔触发表了一篇揭秘世界人口走私贩卖现状的文章,里面的资料之详细,令人不寒而栗,尤其是文章最后那句“奴隶买卖,从未消失”,更是发人深省。
  你永远都触摸不到人心之恶的底线,这个所谓“文明”的时代也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安全。

  “小子,你跟我说实话,这里面有没有你的事儿?”
  市局案件调查总指挥临时办公室里,萧晋刚打算跟为自己端水过来的田新桐眉来眼去一下,准老丈人田立诚就重重拍了下桌子,吓得他闺女手一哆嗦,水一点儿没糟践,全倒萧晋裤裆上了。
  “呀!”小警花一声惊呼,本能的扯了张纸巾去擦,忽然想起自己老爹就在身后,赶紧收回手,转身红着脸冲父亲嗔道:“爸你干嘛呀?有话不能好好说么?”
  日期:2018-09-06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