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546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反对有用吗?”龙远山哼了一声道:“女大不中留,侄女儿当然也一样。只是……如果让我早两年遇到方长这小子,我就算豁出这张老脸去,也得把他拉进来,好好调教调教,现在嘛,我已经是有心无力了。不过也好,大森林才有他的用武之地,如果反他拉进圈子,就等于圈禁,他这样的人注定不是循规导矩的人啊。大伯相信,他将来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龙墨听得心中一颤,暗想,哪儿有这么容易,他家里那位就是不是个简单的女人。龙墨不能拿她当敌人,那样一定会让方长反感,那么,要怎样做到不让他反感的同时,又跟她良性竞争呢?
  想到这里的时候,龙墨有些走神了。
  正在这时,龙远山的电话响了起来,他连号码都不看接了起来,就听里面的人说道:“范成友这个问题性质很严重啊,不接受上级安排也就算了,还搞对抗,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是你们洪隆领导层面的悲哀,也是你龙远山的失职,明天就是南博会的开幕式,今天闹这么大一件事情出来,这让上面很头痛,你看看该先怎么处理一下,等待工作组入驻吧!”
  龙远山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了!”
  这一刻,龙远山知道,终于是对范成友下手的时刻了。不用翻电话本,直接拨号出去。
  接通后,里面的人慌慌张张地问道:“市长,有什么工作指示吗?”
  龙远山叹道:“季先忧,先天下之忧而忧,现在就是该你忧的时候了吧。”
  “市长啥意思啊?”

  季先忧是内部纪律检查处的处长,虽然是正处级,不过职能摆在那里,让市局一级的人还是非常头痛的。好在季先忧对不起他自己的名字,他应该叫季先乐。
  到这一刻,季先忧还在装傻,于是龙远山淡淡地说道:“你跟卢副市长在一起吧,他在管公共安全这一块,你先问问他的意见,到了地方,给我发个定位,我过来!”
  “唉唉,市长,我哪儿知道卢副市长在哪儿啊,我该问他什么啊,嗨,你这不是让我猜灯谜吗……喂,市长,市长!”
  季先忧一脸懵逼地把电话拿下来,冲卢世海愣道:“他挂了!”
  卢世海脸一黑,哼道:“他怎么说?”
  “他让我问问你的意见!”
  听到这话的时候,卢世海一把捂住自己的脸,狠狠地抹了一把后,在洗手台子面前来回走了几步后,说道:“老范在哪儿?”
  “他在市局呢,不是在查谁把人推下去的吗?”季先忧说道。
  “查什么查,查尼玛个头啊查,你马上带你们部门的人过去,直接带离,先圈了。对了,另外一组直接蹲他们家,别注意他家人动向。”
  季先忧听得心中大震,色变道:“老板,是不是要变天了啊?”
  卢世海深吸一口气,狠狠地骂道:“龙远山那个老不死的东西,他知道拿我没办法,就开始动我身边的人,没办法,这次算老范倒霉,这锅只能让他背了,赶紧去,动作要快……等等,等等!”

  季先忧连滚带爬地跑了两步后,马上又被叫了回来,听卢世海吩咐道:“挑选几个壮一点的,动作麻利一点,不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是,我知道了!”
  看到季先忧离开,卢世海马上从洗手间往包间走,参加南博会开幕式的工作组还在里面候着呢。推门的瞬间,立马换上了一张笑脸来。
  整个带离过程,几乎没有什么波澜,全程范成友都非常配合,就像已经料到是这个结果一样。
  只能说一切来得实在太快,让范成友这样的老油条都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反应。看到省里来人的那一刻,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卢世海的话,活人不能带走,可是他却不知道,就算不是他亲自动手,他也脱不了干系,事情的严重性超出了他的想象,卢世海的反应让他绝望。
  范成友一个局长,莫名其妙地成了弃子,风光了一辈子,最终落到这样的结局。

  对面坐着龙远山,范成友不禁开始思考人生,他纠究是哪一步走错了呢?
  龙远山散了支烟过去,丝毫不在意房间天花板的角落上那个摄相头处于工作状态。
  范成友很多年不抽烟了,复吸第一口的时候,头晕,眼前都发黑了,之后是一种久违的生理冲动——想吐!
  不过这感觉很爽,也让他知道这不是在做梦。
  “如果当初,我上去拦一下,保住了龙远道夫妇,今天会不会就有不一样的结果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龙远山笑道:“如果是那样的话,你的良心应该会过得去一些。不过无所谓,你这样的人是没有良心的,又何来良心过得去这一说?我在北方那几年,每端掉一个团伙的时候,都会去跟他们见一见,我享受他们畏惧的目光。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
  龙远山笑了笑道:“练胆,就是为了有一天可以直面你这样的人,如果今天坐在面前的是卢世海,也许我会更兴奋。”
  范成友怕了,他是真的怕了,这一次落到龙远山的手里,还顺带被卢世海那个畜牲推了一把,注定永无翻身之日啊!
  范成友把老泪憋了回去,输人不能输气势,揉了揉被烟薰得厉害的眼睛道:“龙远山,你斗不过卢世海的,省省吧。”
  龙远山站了起来,准备朝外面走的时候,微微笑道:“你还是先关心一下自己吧,你弄死了那么多人到现在还活着本来就是种奇迹了,多呼吸两口新鲜空气,万一明天就呼吸不到了呢?”
  范成友全身一震,然后开始发抖,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什么叫恐惧,然后呕吐,恐惧地呕吐,吐了半天,也不见吐出什么东西来,整个人看上去非常痛苦。

  龙远山虽然非常不想承认,但是这一刻,他是兴奋的。龙远道没有白死,他见证了时代,并不冤枉。相比起来,范成友这样活了这么些年的人,完全就是浪费了空气,浪费了粮食。
  走出这家装修得跟酒店似的特殊办公场所,龙远山抬头看了看天,喃喃道:“弟弟啊,你是大时代的牺牲品,不过我不会让你白白去的,你等着,还有最后一个,我带着他一起来找你!”
  次日的早光刚刚照亮洪隆市的那一刻,天空湛蓝,街道干净。
  五步一哨,十步一岗,让洪隆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井井有条。没有满街乱窜的行人与电瓶车,连大街看上去都宽敞了不少。
  数百辆中巴车从各大酒店出发,闪着双跳灯朝洪隆的会展中心进发。
  九点四十五,来自全世界各个国家的高新科技企业的代表进入会场。

  十五分钟后,卢世海上台致辞。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
  台下金发碧眼的老外纷纷交流着,有人问,“领导是什么鬼?”
  “就是他的老板!”
  “卧草,我们是来做生意的,不是来开会,这是什么场合啊……”
  日期:2018-09-05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