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545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龙墨深深吸了一口气,苦笑道:“对不起啊,爸妈,我每次来都告诉你们这些不好的。今天说点好的吧,我身边这个男人叫方长,他很厉害,大伯还喜欢他,我也很喜欢他,不过追他的女人很多,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为最后那一个赢家,你们得保佑我才行啊!”
  话一说完,一股子旋风在方长的面前郑起一串火星子,像一小股火龙卷一样,看起来有点邪乎。不过方长却一点都不害怕,只是微微笑道:“看来叔叔阿姨很喜欢我啊,我得多给他们烧些纸钱下去。”

  说着,方长蹲下来开始烧纸钱,而龙墨却白了方长一眼,她明明知道方长这是有意回避这个话题,却也不说破。而是说道:“大伯等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还他弟弟,弟妹一个公道,现在事情就在眼前了,他不打算再停下来了。”
  方长点点头道:“我知道,是不是要先拿范成友开刀啊?”
  龙墨心头一颤,她没有想到方长居然会知道这件事,于是好奇地说道:“方长,如果你知道圈内的事,能告诉我,接下来会怎么样吗?”
  方长想了想,说道:“远的猜不着,反正从近来看,卢世海应该很稳。只不过范成友应该要倒霉了,不得善终应该是少不了的。”
  “怎么个不得善终法呢?”
  龙墨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她的经历,她的环境都让她明白这个世界并不像表面看着这么干净,所以方长毫不掩示地说道:“叔叔阿姨这么年轻,身体这么好,都能死于非命,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吗?范成友年纪大了,年年的体检报告上,问题的数量是越来越多,突然患个什么绝症很正常,死于什么怪病也不是新鲜事。再不济,猝死在工作岗位上也是有可能的,这样一来,大家的脸面上都过得去不是!”

  听到这话,龙墨稍稍有些担心,她想听听看方长对她大伯这一步的深意,但是又怕让一些圈子内不该外传的东西传出来,这样会不会影响到形象呢?
  长时间以来,龙墨在这条路上都走得谨小慎微,生怕出一丁点有差错。可是此刻,她真的很想知道方长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犹豫片刻后,龙墨言语之中透着为难,吞吞吐吐地道:“可是……卢世海他……他会……”
  看到龙墨吞吞吐吐的样子,方长知道她的考虑。
  于是,方长微微一笑,不想在龙墨面前装傻,那是没有必要的,当着先人的面,方长直说道:“龙叔拿掉范成友,算是敲山震虎,也算是引蛇出洞,又或是投石问路,接下来就得看卢世海有怎样的反应。按照卢世海的性格,第一时间肯定炸,如果他没炸,那么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龙叔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准备。如果卢世海炸了,那么他接下来的每一步,怎么走都是错招,要对付他的话,随便抓一条就够他喝一壶的了。龙叔不是要自己动他,而是要让某些层面的人下决心令卢世海成为弃子,他不就是死路一条吗?如果卢世海选了乖乖忍下来,他以后啊,注定会被限制得想要发疯。这种人,注定不甘寂寞,忍得越久,捅的篓子越大。我说这么多,你听明白了吗?”

  龙墨歪着头打量了方长半天,她的眼神让方长第一次感觉没有了天真,而是能直面一切黑暗的勇气,这样的女人是强大的。
  方长承认,龙家的人一次又一次地刷新着他的认知。只听龙墨笑道:“方长,以后多找找我好吗,我也想学学你这种波澜不惊的轻松心态,干我们这一行的,总得有这种的心态不是吗?”
  方长嘿嘿一笑道:“那得看你教什么学费啦!”
  龙墨哼道:“我把我自己交给你,难道还不够吗?”
  “呐,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女孩子要对自己负责!”方长严肃地说道:“当着父母的面,你庄重一点,笑什么笑,哼!”
  方长的心里慌得一批!
  培养一堆女企业家还不够,现在边走仕途的也要跟他学东西吗?
  方长觉得压力大的同时,当然有点怀疑自己,到底是回来干什么的啊?

  祭拜完龙墨的父母之后,两人一同下了山,坐上龙墨的车时,方长听龙墨说道:“这是我第一次来见他们离开时,心情很轻松,方长,谢谢你!”
  方长嘿嘿一笑,说道:“你要是觉得轻松,以后每次来的时候都叫上我吧,我这人长得辟邪!”
  “哎呀,你这个人,真的是没有一点正形啊!”龙墨嗔了一声后,满脸通红,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会喜欢方长这样的人。
  说话间,两人就已经到了市区,方长跟龙墨送到了小区门外,然后走了下来。
  龙墨摁下车窗,冲方长勾了勾手指头道:“大伯说,今年洪隆的天特别的蓝,感谢你对洪隆做的贡献,洪隆的百姓也许不知道你,但是会有许多人记住你的……过来啊,愣着干什么?”
  方长哦了一声,把头伸到窗户边上,龙墨一双手瞬间吊在方长的脖子上,在他的嘴上狠狠地亲了一口道:“我代表他们感谢你。”
  我去,你代表得了谁?充其量也就是乔山镇那帮子人,我也不想让他们亲啊!
  龙墨的滑舌在方长的嘴里纠缠了很久,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哼道:“这就当我交的学费啦,南博会之后,有得你忙的了,既然乔山镇上了道,那就把乔山镇的周边建得再漂亮一点,没有你的帮忙,我一个人可能很难!”
  说着,俏脸飞霞,赶紧开着车进了小区。
  带着这种忐忑的心情,龙墨回了家,龙远山在沙发上坐着,笑看了龙墨一眼道:“刚跟他见过?”
  “嗯,我带他去见爸妈了!”
  听到这话时,龙远山知道龙墨铁了心,也罢,这次让袁叙东赎罪,方长这小子可是下了大力气的。虽然不知道这样的布局对方长到底有什么用处,至少,是在为民除害,满足龙远山隐藏的私心。
  看到龙远山沉思的样子,龙墨坐在龙远山的身边挽住他的手臂道:“大伯,你还好吗?”
  龙远山嘿嘿一笑道:“我比任何时候都要好……等等,是不是方长对你说什么了?”

  龙墨不会对龙远山隐瞒的,于是把刚才的那些话都告诉了龙远山。
  龙远山听得先是一惊,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暗想,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撑不住,他真想看看方长这小子到底可以闹出多大的动静来呢。
  看到龙远山的样子,龙墨不禁问,“大伯,方长他猜对了吗?”
  “你说他在猜吗?”龙远山摇头道:“丫头啊,一个人做事说话等每一个瞬间都透露接下来的选择或是动向,能把这些东西都很好地隐藏起来,叫心机,也叫城府。但是不管隐藏得再好的人,都会留下一丝痕迹,顺着这痕迹可以推演出之后发生的事情,这就叫目的性。方长这小子高啊,他的脑袋就像一部计算机,从我见他第一眼起,明明就知道他不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我却一次又一次地小瞧他啊,现在我都知道,他脑子的极限在哪里了!”

  “推演?”龙墨觉得这种东西太玄妙,好像不是特别可靠,突然脸一红,看着龙远山道:“大伯,你不反对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