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544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掉网页,用特殊的方式抹掉路径,其余的,就算追查到也无所谓了,他们知道方长在这里,可就是不敢来,心太大,胆太小啊,看来还得等上一阵子才行。
  于是,方长马上给谭斯贵打了个电话过去。
  秒接,谭斯贵喘了口气,叫道:“方长啊,大兄弟,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啊?”
  方长嘿嘿笑道:“你怎么搞得像一直在等我电话似的啊?在哪儿呢,南博会这么大的场面,你不来参加一把?”
  “去,南方高新科技博览会啊,跟我有毛关系,总不能让我进去推销一波走私零配件吧?”
  听到这话时,方长笑了笑,说道:“不管你在哪儿,赶紧滚回来,三机厂马上量产变矩器,你赚钱的时机来了,别怪兄弟不给你财路啊!”
  “得得得,你等着,财路怎么可能少得了我谭斯贵呢?”
  吆喝得厉害,谭斯贵马上挂了电话,两眼一下子成了斗鸡眼儿,看着脑门儿上的枪口,颤声道:“大大大大哥,手别抖,我可一点都没有说漏馅的意思啊!”
  面前的西装男,戴着墨镜,把枪收了回去,哼道:“你走你的私,我不管你,国外配件要多少有多少,但是有一点,别特么坏了规矩,如果你要是倒霉了,影响了整条产业链,我告诉你,你全家一个都跑不了!”
  “是是是,老大你放心,咱的嘴严实得很,我要是倒霉了,我一个人抗,怎么也不能影响海港城所有走私链啊!”
  西装男哼了一声道:“自己订机票,滚回去,忘掉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你要是敢对外人多说一个字,你全家一个都跑不了!”
  “放心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的!”谭斯贵冒起了冷汗来,背上还有些痒痒的感觉,那一条小疤已经结了瘸,掉了之后应该就好了,只不过里面黄豆大小的东相摸起来始终不太舒服。
  放了谭斯贵,西装男换了一个房间,里面坐着两个老外,他以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老板,就这么放他走吗?”
  “不这么放他走,还能怎么样,杀了他?”其中一个身高只有一米七多一点,但是宽得跟台压路机的老外笑道:“韩,放宽心,他身上加装了语音接收器,所有的对话信息都会上传云端,我们可以第一时间下载,就知道哪一个是我们的目标了。”
  西装男一听,皱眉道:“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这么麻烦,我们一起过去,难道还解决不了他一个人吗?”
  “韩,你刚加入,可能不太了解他,他是组织当中最优秀的机械师,组织需要他,所以能将他活着带离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不行,就要进行精准狙杀,不过……谁又知道他现在长什么样子呢?”
  西装男取了墨镜,露出那绝美的容貌来,好奇问道:“你的意思是他改变容貌了?”
  压路机老外笑了笑,点头道:“我们在韩国的分部传来消息,他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是首尔,我们猜他已经对容貌进行了改变,所以不能着急,这条线不能断,我们可以通过这条线,精准地找到他,要么带走,要么……”
  看到老外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西装男明白了,看来要大显身手,还需要些日子。机械师?哼!这根本就是个不入流的角色,垃圾!
  救了谭斯贵这老小子一命,他应该会记自己一个人情吧!
  其实按照谭斯贵的性格,方长现在把乔山镇搞得风生水起的,他没道理不现身来讨点好处。再不济,走私的零配件价格也该有所浮动才对,而他却雷打不动的维持着原价。
  如果谭斯贵真有这么大气的话,方长也不会觉得他格局小了。
  嗨,反正早晚都会来,谭斯贵当了饵,总不能看他就这么玩完,救他一命,以后还有用得着的地方啊。
  刚想到这里,方长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龙墨的来电,方长赶紧接起来道:“墨墨,怎么了?”
  “方长,你可以跟我去个地方吗?”

  “好啊,你在哪儿?”
  方长挂了电话后,来到十字路口,坐上了龙墨的车,副驾的坐椅下面放着香蜡纸钱,方长想,他应该是知道龙墨要去什么地方了。
  车绕着三环往北行驶,进入莲云山公墓,这一大片白色的墓碑排得整整齐齐的,让方长有了想推多米诺骨牌的冲动。
  停好车,方长跟在龙墨的后面,龙墨往前才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然后牵住了方长的手,弄得方长全身一震。
  龙墨马上说道:“你连我不穿衣服的身了都抱过了,牵个手,你紧张什么啊?”

  “呐,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当着这么亡灵的面,你可得给我一个清白啊!”
  听到方长这话,本来还挺沉重的,一下子被逗得又羞又怕,嗔了一声道:“你坏死了,就知道吓我。”
  天黑了,又在公墓这样的地方,女孩子怕鬼这种事情总是无解的。
  就算面前的墓当中,合葬着……龙墨的父母。
  在方长的帮助下,龙墨很快在墓碑面前摆了一碗五花肉,一只白煮的鸡,还有一盘水果,还倒了两杯白酒,点了午蜡,然后开始坐在墓碑前拿着个大铁盆子开始烧纸钱。

  “这块墓地当年买的时候并不贵,却把大伯的积蓄都搭进去了。”龙墨一边往盆子里递纸一边笑道:“本来应该白天来的,但是大伯说,我们的身份做这样的事情会被人背后说闲话的,所以还是得注意一点。”
  直到这一刻,方长才明白,为什么龙墨怕鬼,却偏偏要选在晚上来祭拜。龙远山这人,心思实在太过缜密了,连这样的细节都顾及到了,也难怪他可以隐忍这么长的时间。
  方长蹲下来的时候,龙墨顺手就给方长递了一摞纸钱道:“见见我爸妈吧,他们死的时候我很小,他们也很年轻,他们把年纪定格在了最青春的岁月里,现在看起来就像我的哥哥姐姐一样。”
  看到龙墨笑,方长借着火光看了看墓碑上这对年轻的夫妻,龙墨可以说把他们的优点给完全继承了,一点儿也没剩下。
  “他们看起来很善良!”

  龙墨点点头,笑道:“是啊,他们就是太善良,所以相信他们所做的事情一定会得到理解,也会得到支持。他们用生命印证的事情到最后只是个悲剧而已。我前几天收到公墓的电话,说是这块墓地的管理费涨了,催缴。我告诉他前几年涨过一次,三十年的使用权内是不能涨价的。他告诉我跟谁签的合同,找谁去。于是我查了查,原来是公墓的领导换人了。来了个新的……我今天把合同的条款发给他们看,他们过了五分钟发短信过来说,这是单墓的管理费,但是我爸妈是合葬的,所以得收双倍,他们给我打折。”

  话音未落,一阵风吹来,卷得没烧完的纸钱与火星子乱飞一气。
  方长见这场面,马上道:“你爸妈的棺材板子按不住了!”
  龙墨捶了方长一把道:“你这人,没个正经,人家是带你来见我爸妈的,你胡说八道什么啊!”
  “啊?”方长有些意外地说道:“那也不用这样见吧,说点开心的事情好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