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270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就这样远远的监视着陈观澜,我跟踪的功底还不差,最起码陈观澜这样的废材根本发现不了我。
  陈观澜并没有什么异动,他整个人都显得很憔悴和焦虑,烟一根接一根的抽,那烟雾将他笼罩,让他看起来活像一直烟囱。
  我一盯就是将近两个小时,这段时间他连动都没动,就那么坐着抽烟,烟头甩了一地。
  “叶哥,要不然你去休息休息,我在这里盯着他就行,放心,不会让他跑了的。”
  李家雄悄声在我身边说。

  “没事,再盯一会儿,他的状态不太对劲。”
  陈观澜那神态,除了焦虑之外,还有些躁动不安,那感觉就像,他在等待什么东西或是什么人...
  果然,又过了没多一会儿,有个染着一头屎黄色头发的哥们儿走到陈观澜面前,低头跟他悄声说了些话。
  在听了这哥们儿的话后,陈观澜的神色顿时发生改变。

  他的表情先是出现了几分内疚,接着那内疚瞬间便烟消云散,他脸上的焦虑和躁动全部不见,整个人都松了口气,情绪也立刻高涨起来。
  他挥手叫来了服务生,连续要了几瓶酒,价值都在万元左右。
  “不对!”
  我瞬间意识到了问题,陈观澜之前一直再担心他的债务被家里发现,自己被彻底抛弃,可他现在却突然放松,那也就是说明...他的情况得到缓解了!
  可是他家里已经没人会帮他,唯一站在他那一边的,也只有想让他兄弟反目的幕后黑手,可是那幕后黑手也不会真的让他的问题得到解决。
  所以,他很有可能用了其他的办法...
  毛夏彤...
  糟了!
  我腾的一下站起身来,像是潜伏着准备捕食的猎豹发动攻击!
  从刚才开始,我的思维就局限住了!
  我一直把视线集中在陈观澜的身上,可是我忘记了,如果陈观澜真的要做什么,他也不一定要亲自去!
  妈的,真该死!
  我伸手按在桌子上,直接翻了出去!我的速度极快,李家雄还没等反应过来,我已经跨到了陈观澜的附近!
  情绪放松的陈观澜也没发现我,他还在眉飞色舞的跟旁边那黄毛说话。
  “今天你可有就口福了,他们家搞来的那几瓶里鹏庄园的红酒,我早就盯上了,就是一直没倒出功夫过来喝...你是不知道,这庄园里面的酒,每年只出六千瓶,其中有四分之三会卖给英国佬,剩下的流通到美国,他们家就是从美国高价收回来的...”
  “陈少,这酒可不便宜吧。”
  那黄毛还在旁边捧臭脚。

  “当然!”陈观澜自得的说:“要是有人告诉你他能两万以下把这酒拿下,那这酒肯定是假的!”
  “陈少懂的真多。”黄毛竖起了大拇指,可他看向陈观澜的眼神,却满满的都是嘲讽。
  “那是!”陈观澜还没喝酒,整个人却都像醉了一样:“对了,你们不会出尔反尔吧,答应我的事情一定要给我办了!”
  “哈哈...”那黄毛笑的很是肆意:“这个您就放心吧,就您那点赌债,我们少爷分分钟就给您还了...再说,过了今晚,我们少爷就是您妹夫了,都是一家人,怎么还会为难你呢。”
  听到这里,我眼中寒芒四射,整个人都透出几分杀意!
  好个陈观澜,他还真把自己的妹妹给卖了!
  这种事情他也能做得出来?
  不过现在还不是教训他的时候,我必须把毛夏彤的下落问出来,希望还来得及救她!
  陈观澜此时背对着我,他的情绪高涨,全部精神都用在跟黄毛炫耀他的酒上,根本没有意识到我的到来。
  反倒是黄毛看了我两眼,目光中带着些疑惑。
  我根本没有留给他们反应的机会,整个人像是一只大鸟般腾空而起,直接跨到陈观澜的面前!
  呼!
  我二话不说,一脚扫出!

  陈观澜桌上摆着两瓶红酒,被我这一脚直接扫飞,瓶子撞到陈观澜的胸口,他疼的往后倒。
  黄毛的反应倒是很快,他目光一沉,抬手便向我抓来,看他手的姿势,赫然是擒拿术的路子。
  没想到他还练过?
  可惜,在我面前,这点玩意儿还不够看!

  我的手比他还快,先一步托住他的肘关节,在黄毛悚然的目光里面,咬牙反掰!
  咔嚓...
  他的胳膊被我轻松扭断!
  黄毛可不是什么硬汉,胳膊被扭断的疼痛让他大声的叫喊起来,不过他的声音还没能完全扩散开,就被李家雄带人控制住。

  “去问问什么来路!”
  我低声吩咐李家雄。
  “恩。”
  他冲我点了点头,接着便带人将黄毛像死狗一样拖了出去。
  我一直捏着陈观澜的脖子,就像卡住了一只待宰的公鸡。
  他的脸涨的通红,那双手还在来回挥舞,试图挣脱开我的控制。

  我皱了皱眉,反手就是一记耳光甩了上去!
  这耳光抽的又快又狠,陈观澜那张颇为白嫩的脸上,赫然被我甩出了一个红色的掌印,他的嘴角也破裂开俩,一道血痕从他的嘴角渗了出来,看起来触目惊心。
  陈观澜被我抽的懵了半晌,等反应过来后,他更是疯了一样,他的脖子被我捏住,发不出完整的声音,可从他那含混的音节之中,我也能听得出他想说的话。
  “你敢打我,找死,我要弄死你!”
  不外乎就是这么几句,翻来覆去,没有半点新意。
  为了让他更快的平静下来,以及意识到自身的处境,我抬手左右开弓,将他抽的鼻孔蹿血,脸也肿的像个猪头。
  陈观澜这才露出些惧意,他这种人,就是典型的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落泪。
  “毛夏彤在哪里,说!”
  我目光冷冽,狠狠的逼视着他。
  陈观澜脸上露出冷笑,含混不清的说:“这都是...你逼我的...你现在想要去找她?呵呵,她估计正躺在别人的床上快活呢,你去了说不定还能赶上下半场...”

  “艹!”
  我抬腿便夯在了他的肚子上,这一脚势大力沉,陈观澜顿时抱着肚子开始干呕起来。
  “别***废话,快点说毛夏彤在哪里!”
  陈观澜在我的几次打击下,竟然生出了几分硬气,他疯狂的瞪着我,嘶吼道:“你他妈有本事就弄死我,要不然别指望我告诉你!你给我记住,毛夏彤都是被你害的,要是你帮我要到钱,我也不会对她动手!”
  “你他妈疯了,她是你妹妹!”
  “屁的妹妹!”陈观澜低吼:“一个野种罢了!凭什么我爸对她那么好,我好歹还能给陈家传宗接代,她能干什么?连伺候男人都不行,白瞎了那身皮肉!现在多好,也算废物利用...等她被男人弄爽了,说不定以后也就不喜欢搞百合了,说起来我这也算是帮她,她没跟男人试过,怎么会知道那种滋味...呕!”
  听到陈观澜越说越恶心,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又将他踹到了地上!
  “快说!”
  “我不是说了么?”陈观澜擦着嘴角的血:“除非你弄死我!”
  日期:2018-09-05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