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430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琳神秘的往上指了指说:“万。”
  王亚洲惊讶的看了一眼马琳,又看了看李沧海问道:“真的?”
  李沧海笑着点了点头却不想把话题往万芳身上引,赶紧接着说道:“这第二层意思呢,刚才王哥说了,马局比我大,是哥哥,今天有幸认识了马哥,也是我的荣幸,还有,上回的事,给马哥添麻烦了,我道个歉,不过您也得体谅兄弟,我也是有病乱投医,这样吧,我表个态,这杯酒,我干了,”说完,李沧海横下一条线,把酒杯里剩得足有二两酒一口干了。
  王亚洲见李沧海干了,喊了声好,也跟着把酒干了。
  马琳见了微微一笑,不露声色的把杯中酒也干了,显然他的酒量比王亚洲还要大。

  三个人三口干了三两酒,气氛一下热烈起来。王亚洲红着脸回忆起当初和马琳拜把子的事,颇为得意,显然他也为有一个当公丨安丨局长的义弟感到骄傲,说到高兴处,他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喊道:“唉,要不这样,今天咱们三个再拜一次咋样?”
  李沧海看了看马琳,怕他不乐意,便笑着没说话,谁知马琳听了也附和道:“好啊,沧海,你说好不好?”李沧海连忙说好,又问怎么拜?
  王亚洲四处看了看,又是一拍桌子:“这样吧,也没地方找香炉了,咱们摆三杯酒,报个生辰八字,磕仨头把酒一干就算齐活,咋样?”
  马琳和李沧海齐声说好,一起跟着王亚洲走了一套程序,就算是拜了把子成了兄弟,再坐下来时,气氛就越发的不同了,就连李沧海再看王亚洲仿佛也比原来顺眼多了。
  三个人酒足饭饱,李沧海王亚洲惦记着找甜甜去春风一度,也没心思多呆,打电话叫来司机便率先走了。
  李沧海又叫林硕开车送马琳,亲自陪着他一直送到他家楼下,这才下车道别,临别前又塞给他一张车友汇的金卡笑着说:“二哥,以后没事了去串串门儿。”

  马琳接过金卡捏在手里翻看了几眼,笑着说:“你小子,怪不得大哥喜欢你。”
  李沧海嘿嘿一笑,心中暗喜,有了马琳这个二哥,自己以后只怕是如虎添翼了。
  事实上,马琳一晚上也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自从那天接到万芳的电话,他便知道李沧海和万的关系不一般,而他作为一个分局局长,虽说帽子是丨党丨委给的,可工作上却受市长领导,况且从层级上说,他和市长还差了一层,对市长直接交代的工作,他怎么敢怠慢?对上回的事,他原本就没指望李沧海能念他的好,所以当他听王亚洲说李沧海要请客,心中还是有些意外的,只是从王亚洲嘴里他也没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这让他越发的好奇,对李沧海的邀约,也就欣然接受了。经过这一晚上的接触,他感觉到李沧海此人背景深厚而又做事周到,不管是从哪方面说,将来都会有用。毕竟老书记眼看到站,不出意外的话,万很可能顺位接班,若是通过私人关系率先和领导拉近距离,将来上位的机会自然会大大增加。

  从马琳家出来,李沧海抬手看了看表,隐隐约约的看见仿佛是九点多,想到独自回江北新城也是独守空房,便有些冲动,想找地方释放一下,想来想去,决定问问李姝娟,她单身一人,相对比较方便。
  接到李沧海电话时,李姝娟已经躺下了,听说他要来,欣喜的坐了起来,马上就要去开门,听李沧海说完才知道他还没到。
  李沧海听出李姝娟的欣喜,笑着说:“别着急,我还得会儿才到呢。”
  李姝娟也意识到自己的状态,羞涩的笑了笑,又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竟然 有些发烫,幸亏李沧海不在跟前,否则肯定要被他看到红彤彤的脸庞了。
  到了芙蓉小区,李沧海下了车便打发林硕回去了,他扶着墙爬上楼,还没等敲门,防盗门便轻轻打开,这才知道李姝娟早就等在门口,偷偷的通过猫眼往外看。
  俩人在门口纠缠在一起,李姝娟闻到李沧海身上的酒气,关切的问:“喝酒了?”
  李沧海晃了晃身子,笑着说:“喝了点。”
  李姝娟感觉到李沧海神志有些不清,知道他喝的不少,便问:“喝了多少啊?都站不稳了。”
  李沧海自豪的伸出手指说:“一瓶。”
  李姝娟听了大吃一惊,他知道李沧海的酒量有限,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酒,这一次喝了一瓶竟然还能自己找到上门来,实在是不可思议,她把李沧海扶到床上,伺候着他脱去外衣,又给他盖好被子,这才转身出来给他倒水,待回来时,他已经昏昏睡去了。
  李沧海一直睡到后半夜,感觉口干舌燥的,打开床头灯看到旁边有水,便端起来咕咚咕咚的喝了半杯,这才感觉舒服多了,只是看着陌生的房间,却不知身在何处,又仔细的辨别了一下,看到睡在身边的李姝娟,这才知道昨晚自己稀里糊涂的找到她这里来了。
  李姝娟此刻也醒来,她揉了揉眼睛,看见李沧海坐在床上揉着太阳穴,便问道:“醒了?”
  李沧海哦了一声,笑着说:“喝多了。”
  “你知道你喝了多少吗?”李姝娟撅着嘴说:“以后可别那么喝了,多伤身体?”
  李沧海嗯了一声,笑着说:“没事,”刚要翻身躺下,却瞥见李姝娟睡衣领口内白皙的皮肤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越发的粉嫩而勾人,瞬间身体便有了反应,突然想起昨晚自己来找李姝娟的目的。
  李姝娟见李沧海凑了过来,瞬间明白他的意思,轻轻的分开腿,静静的等待着,这一刻她期待多日了。
  李沧海笑着说:“小东西,是不是早就盼着这一刻了?”
  李姝娟没说话,只是闭着眼睛嗯了一声,却极尽温柔,让李沧海瞬间明白了她的渴望。
  俩人在半夜里折腾了许久,或许是酒精的麻痹,李沧海一直没有要冲刺的感觉,反反复复的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倒是把李姝娟弄得死去活来的。

  李姝娟知道李沧海还没到站,觉得是自己做的不好,略带歉意的问:“是我做的不好吗?”
  李沧海笑着说:“傻丫头,不怪你,喝了酒,累了,再睡会吧,”说完便关了灯,在黑暗中盯着天花板发呆想事儿。
  李姝娟心里很不踏实,毫无睡意,便支着胳膊看着李沧海,过了会儿适应了黑暗这才发现他一直睁着眼没睡,便笑着问:“想什么呢?”
  李沧海扭头看了看李姝娟,笑着说:“没什么,工作的事。”
  李姝娟听了往李沧海怀里靠了靠,没说什么。
  李沧海拍了拍李姝娟光洁的肩膀,突然觉得有些愧对与她,便低声说:“小娟,要是有合适的,你就再找一个吧?”

  李姝娟听了突然抬起头问:“李哥,你不要我了?”
  李沧海叹了口气说:“咱俩这样,也不是办法,我工作忙,冷落着你,我心里也不好受,早点找个人,将来也有个依靠。”
  李姝娟再次把脸贴在李沧海的胸膛上说:“我不在乎,跟着你我心里踏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