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542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坐在工业镇少丨妇丨幸运签总店的二层包间之内,袁伟上上下下地看了很久,说道:“我得看看你小子装摄相头没有,你这招待让我有点提心吊胆啊。”

  “别闹,我这一顿饭,还没有你那壶里装的飞天值钱呢!”
  袁伟嘿嘿一笑,拧开瓶盖,香飘四溢,首先给方长倒上了一杯,再给自己倒了一杯,各二两,这壶里也就空了。
  “最后一点发财酒,给你吧!”
  袁伟笑着,把壶底那几滴滴进方长的杯子里,然后把壶盖起来,放在脚边,听方长笑问道:“发财酒怎么不留给自己啊?”
  “我是发财命吗?有那命,也没那胆,明明是根搅屎棍子,非得被拧出来黑白分明,以后啊就没这么好的日子过了!”袁伟长叹一声,端起杯子冲方长肃声道:“谢谢!”
  一句谢谢包含了太多的话,有些能说,有些不能说,不过方长明白就行了,就不用说得太多。
  袁伟以前是根搅屎棍,擅长和稀泥搞关系,但是本身还是个有原则的人,他的心中没有好坏,只有利弊,一切都为了平衡为了发展,有点剑走偏锋的意思。如果不是遇到方长,他注意走远。方长的出现帮他重新制定了目标,让他看得更远,也更有想法。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方长算是替他照亮前路的一盏灯,说一声谢谢不过份。
  方长也破天荒地喝了酒,很爽很过瘾。
  “去哪儿?”

  “南岛青沙县当县长,我现在啊终于是成一把手了。”
  听到袁伟的话,方长问道:“那个地方可穷得尿血啊,你一点都不怨吗?”
  “怨什么,穷是穷点儿,大有作为啊,我又不是去玩的,要是条件太好,这不是惹卢世海怀疑吗?不符合龙市长当前行为意图,我理解,理解万岁!”
  方长微微一笑道:“你把龙叔想得太简单了,调你离开看似发配,那也得让你有所成绩,而不是单纯的做秀。有些东西你可能看不到,但是计划是在暗自进行的,我估摸着龙叔也不确定是真是假,他可能也只是听到了一点点风而已。但是你应该知道,这世界上哪有空穴来风的事啊。相信我,老袁,你这次充当的可能不是出气筒子。”

  “我就知道走之前来见见你肯定没错!”袁伟跟方长又碰了一下杯,笑道:“你总是能带给我好消息。”
  袁伟对方长的信任已经到了盲目,可以说是方长说什么他听什么。为什么这样呢?因为方长告诉他的事情到目前为止就没有变过。
  原本约定的一年时间,好像过了才没多久,看看这乔山镇上的人来人往,这种盛况可以让人忘记多年来乔山镇萧条,忘记几个月前的那一场洪水,这座小镇抢在城东大发展之前就布好了局,到现在袁伟都还懵懵懂懂地没有回过神来。实在难以相信,这是靠方长一人之力而完成的。
  这一帮子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们被方长如提线木偶一样地操控着,让他们每一步都走到了方长既定的位子,没有丝毫的偏差,说到运筹帷幄,谁敢说他是方长的对手啊。
  看着这个恐怖的年轻人,袁伟真是百感交集,真希望以后还能跟他合作,完成更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想到这里,袁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临走之前,我再推了卢世海一把,液化气储备厂站要大力推厂,清洁能源下的供暖要全省推广,基础建设还得熟手来做,三大公司合力之下,没人能抗衡,卢世海胆子再大,也不敢再打明星工程的主意。”
  方长嘿嘿一笑道:“老袁,有点意思了!我想做的事情,让你给做了,后期应该会顺利许多。”
  袁伟说道:“在你身边待得久了,也学会要做一些影响深远的事情。卢世海啊,心是越来越大,脑子却没原转得灵光了。”
  方长却不同意他的说法,道:“你临走背上了黑锅,他记你人情当然不会怀疑,他啊,好日子到头了。”
  到目前为止,方长推测的龙远山每一步棋都对了,后面的,他也不会再去质疑,淡淡地说道:“我走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去找招商局刘国川,这家伙也精得一批,路子野人脉广,在省内拉经济的大环境下,他这样的人更有优势,需要他帮忙的,你只管开口,他不帮忙,我坐飞机回来削他!”
  方长笑道:“老袁啊,我突然都不舍得你走了!”
  “怎么,还动感情了?”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方长缓过劲来,说道:“既然你送我一个临别礼物,那我也送你一个吧!清河?青沙?听起来像亲人吧?你去青沙,有一家企业正在青沙搞光伏发电产业的企业,负责人应该叫……奚媛。你要想在青沙市干出点名堂来,拉她一把,对你百利而无一害。老袁啊,等着吧,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来南岛找你晒太阳的!”
  袁伟一听,“真的?”
  “废话,不是真的,还能是假的啊!”方长一边笑一边拿出了震动半天的手机。

  方长看了看号码,接起来问道:“怎么了?”
  “老大,省里的人和市里的在医院干起来了,他们在抢人。”
  听到这话的时候,方长微微笑道:“知道了,你再盯着,有什么结果马上告诉我吧!”
  方长挂了电话,似笑非笑地看着袁伟,不等他开口问,就直接告诉他道:“你以为龙叔把你扔得远远的,就是表面上给卢世海一个下马威,太简单了。省里来人了,直接怼医院去要把那个捅人的莽子带走。”
  袁伟眉头一跳,紧张道:“这是要对卢世海动手了吗?”
  方长摇了摇头,从兜里掏出一个U盘来,微微笑道:“这里面的东西非常劲爆,你把它带走,等到龙叔要给卢世海致命一击的时候,你再把它寄出去,务必不能让龙叔功亏一馈。记住了,时机不能早也不能晚,你得掐着时间来算。”
  “你还没跟我说发生什么事了呢?”
  方长哼道:“十多年前,那场全国性质的大裁员,让许多大型企业一夜之间鸡飞狗跳,比如国能集团的员工,又比如许多矿区的员工,再比如铂锐的前身,都因为那场冲击而失去了工作。那一年龙墨才十多岁,他爸是洪隆阀门厂的厂长,年轻有为,负责阀门厂改制的工作,这个厂跟其它的厂不一样,它不是一刀切,而是正儿八经的考核,不达标待岗人员达到到全厂一半以上,袁叙东就是其中之一。那天上面待岗人员冲击龙远道的家,撞开门,龙远道跟他老婆当场被打死。龙墨亲眼看到这一切的发生,而她也看到了以范成友为首的公务人员袖手旁观。法不责众,在没有实质证剧的情况下,袁叙东出来了,从此成了卢世海崛起不可或缺的帮手!”

  听到这话时,袁伟的太阳穴狂跳,原来龙远山从上任的那一天起就跟卢世海撕得不可开交是因为这件事情。
  这件事,袁伟是清楚的,当初卢世海出面干涉过阀门厂,后来因为厂长没有给他一点面子,于是有了后来的**。袁伟当是没有注意厂长是谁,听方长这么一说,他的心狂震不已,龙远山这次根本就是为自己的亲弟弟回来报仇的。
  “可是,为什么龙市长这么能忍,而且一忍就是这么多年?”袁伟不解地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