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619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竟柳婆子已经在长江找了他那么久了,这妖岛能不能找到龙宇扬我没多大把握,如果能,柳婆子与灰雅儿应该早找到了。

  一路这么聊着,到了开车开了十三个小时,才到了最近长江附近,因为已经是晚七八点了,感觉十分疲惫的我们,自然先去好好的吃了一顿饭,然后找地方休息一个晚再说。
  当然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我先给雨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我的具体地址后,让她帮我查一下这块地方有没有发生什么怪的事,也是附近有没有神秘事件,如果有,那么是有成精的精怪要作怪。
  既然有成精的精怪,那么让他带我们去妖岛行了。
  雨说好,最快明天早给我恢复,我自然说了一声谢谢后,准备挂断电话,不过想起了柳庸的女儿柳惜君给我说的话,让我再去苗疆一趟的事,我自然好的问了一下蛊门最近是不是出事了。
  雨停顿了一下说,“可能出事了。”
  听到雨这么说,我更加好起来问她出什么事了,她想了想继续说道,“柳庸所在的蛊门最近十分严密,不见任何人,也不准任何弟子出去,有点闭门造车的意思了,我有点怪,特意打听了一下,但柳庸一直没有出现,我也以为没戏了,但我意外听到了另外一个消息……”
  听到这里,我急忙问听到什么消息了。
  雨接着说道,“我意外发现柳庸居然在苗疆其他地方的山区转悠,他似乎将想他的蛊门从现在的地方迁移过去。”
  我怪了,好好的地方干嘛要迁移啊?
  那蛊门的地方也次我与唐曼去过了,看去十分古朴,一切都是好好,有点像古迹的意思,要是圈起来收门票估计很多人会被吸引过去的,我完全是想不通柳庸为什么要这么做,喜新厌旧了?
  “对,我起先以为柳庸想换换环境,也没多想,但后来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历代蛊门都是那里,也不能去别的地方,的是说除非那个地方不能在呆下去了,所以柳庸才会另外找地方。”
  “不能呆下去了?是什么意思?”我微微诧异。
  “对,这事我也挺怪的,所以仔细查了一下,正好蛊门之我有一个内线,他对我说,前段时间,蛊门的一个地方突然冒出什么东西出来了,所以柳庸开始要准备换地方了。”雨接着说道。
  “冒出什么东西?”我神色当即一动了。
  第五百八十二章梦
  “对,是冒出什么东西了,但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当晚柳庸封锁了所有消息,知情的弟子全都吃了蛊虫入体,不得将那件事泄露出去,我那内线较机灵,在发现不对的时候,直接退了出来,所以他虽说没有吃蛊虫,但知道的事情很少,是说一个地方突然响了一下,地下面冒出东西了,而柳庸当时发现了,但进去之后立马出来了,而且脸色很震惊……”
  雨接着说道,语气也有些诧异无了。
  柳庸的蛊门居然也冒出东西了,而我所知道的长江底也冒出东西,同样的东西?这是巧合?
  应该是吧,不然怎么会这么巧?
  同时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居然出现了同样的事,相差一两千公里呢,应该是巧合!
  “所以柳庸准备放弃他的传承那么多年的蛊门旧址?”我问。
  “十有八九,毕竟他已经开始找地方了,估计花不了多久,将一座山买下来,然后建造他的蛊门,同时将他原来蛊门的东西移过去,时间应该花不了多久的。”雨说道。
  “那他冒出东西的地方准备怎么处理?”

  我忍不住好起来,这东西居然让柳庸直接果断的丢掉老巢,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连柳庸都要弃车保帅,那这所谓冒出的东西应该十分厉害了。
  “这个,他应该会处理好的,不然当地的有些人是不会让他离开的。”雨说道。
  武接下来问我怎么突然问她这个事了,我柳惜君对我说的话全部说给了雨听,她听了之后也是轻笑了一声,“看来,柳庸觉得你可以帮他解决问题。”
  “我?”
  我摇头,“我跟他又没什么交情,他蛊门出事了,关我什么事?我才懒得理他呢。”
  次差点栽在他手了,要不是张道陵突然我身,我现在恐怕已经成了柳惜君的老公了,也不是,应该是下人,作用恐怕是端茶倒水,再加替他们柳家传宗接代。
  “呃,好吧,不过我怀疑柳庸的蛊门冒出东西后,其他的地方也许也会有可能冒出来,到时候涉及到我了,你可得过来才行的。”雨语气变得认真起来。

  我自然说没问题,不过应该不会那么巧的,要是真的还有其他地方也冒出东西,那柳庸那边,加长江那边,我可不会认为是巧合了,或许真到了那个时候,事情变得复杂了。
  接下来再说了几句,挂断了电话。
  躺在床,闭眼睛睡了过去,睡到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居然梦到唐曼毒了,我想救她,但我始终触及不到她。
  我好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只能看着她平静的神色开始变化,渐渐的露出少有的痛苦,脸色也变了,眼睛也没有了神采,似乎疲惫异常起来。

  她想睡了。
  我开始大声对她说话,让她保持清醒,不然一睡再也醒不过来了,她似乎听到了,抬头看着我,一双眼眸微微一亮,“你怎么来了?”
  “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我大声问。
  唐曼摇头,“你不能来这里,我也不想你来这里,在木屋等我,我会回去的。”

  “可我已经等了一个月了,你还没有回来,而你现在已经毒了,还怎么回去?”
  我说话的声音很大也很急,因为我看到她的脸色越来越暗,越来越疲惫,这种样子太真实了,仿佛真的一般。
  她没有说话,反倒看着我问,“你有没有怪我不告而别了?”
  我摇头,说怎么会?她的突然消失我只是担心,怎么会怪她?
  她只是不想让我卷进来罢了。
  “这算是我骗了你一次,我回去后会给你道歉的……我会回去的,我一定可以回去的,你等我……”
  她轻声说着,咬着嘴唇,鲜血从她嘴唇流出,她似乎因此而清醒了几分。
  然后她从地爬了起来,艰难的转身,缓缓的走,孤单的背影,她越走越远,渐渐淹没在黑暗里,直到彻底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而我至始至终想抓住她,却触碰不到她,眼睁睁的看着她走远,孤单的走了。

  我猛然惊醒,才发现已经出了一身冷汗,我做这种诅咒唐曼的梦做什么?
  我使劲摇头,来驱散脑海里残留的画面,我印象的唐曼一切尽在掌握,她怎么会毒?怎么会疲惫?不会,她不会的。
  我这么安慰自己,但……
  叮,的一声,我回过神来,却是我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我打开手机一看,是雨给我发的信息,是昨天她让我查这附近有没有什么神秘事件的是,她查了,有,而且具体的事已经发到我手机了。
  我仔细的看了一下,也起床洗刷了一番,去隔壁房敲尹芳的门,她开门后,也是已经准备好了,我将这条信息给看。
  尹芳看了之后,露出惊喜的神色,说我“神通”越来越广大了,我苦笑摇头,我这哪是我的神通啊?是雨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